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古鎮老鵝討論-(54)閲讀

古鎮老鵝
小說推薦古鎮老鵝古镇老鹅
在邵松林的印象里,余大江俩口子在秦巷古镇上,应当称得上还是比较恩爱的一对夫妻。
搬过来做邻居那么长时间了,就只听他们夫妻俩吵过一次架,那次吵架不是正月里而是腊月天,吵架的原因到也是与这“圆子”有着关系的。
余大江从打鱼的转变成卖鱼的也就是到镇上买了邵松林二叔的房子之后的事,那日子在秦巷古镇上那叫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总体还是能够说得过去的,刚进腊月就能时不早晚地吃上一次江米面的“圆子”那绝对可以的了。
那天晚上,余大江在乡下的一位日子过得相当窘迫的舅舅,晚饭之前来到了他的家里,老人的目的是很显然的,那就是来外甥家吃个晚饭。
巧的是那天余大江家正好做的是青菜豆腐“圆子”大麦面粥。
余大江媳妇是属于那种看不起穷亲戚人的代表,哪怕这个亲戚只是被他们家穷了那么一点点,她也就看不起,她的这个坏毛病是打小跟她的父亲学的,是那种骨子里将钱财看得很重的人。对于余大江的这个穷舅舅,她是哪眼看哪眼烦,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那天是进入腊月以来她们家也才第一次吃的“圆子”,本来锅里的“圆子”就是按家里的人手几个来做的,一下地这个穷舅舅的贸然闯入,势必影响到每个人该有的数量。
一进家门就没看到自己外甥在屋的舅舅,当时心里有凉了半截,想直接调头就走吧,那个肚子是真的实在饿的难受。眼看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余大江舅舅也就厚着个老脸坐在屋里等着了。
眼看着锅里的“圆子”早就漂起来了,这个余大江媳妇就是不招呼自己的孩子吃饭,当然更不招呼这个穷舅舅了。
如果再这样耗下去的话,那个江米面在大麦面粥里再泡一会就快胮了,里面的馅子一出来,那就成了菜稀饭了。
实在坚持不住了的余大江媳妇,先给自己的孩子每人碗里盛好四个“圆子”后,才给那穷舅舅的“呆蛮碗”盛了一个“圆子”,然后盛了满满一碗大麦稀饭,而自己也盛了四个“圆子”在厨房里牛逼大口地吃了起来。
余大江那老实巴交的舅舅,几口就将那碗里唯一的“圆子”吞下肚子了,然后就在那里喝着那滚热的大麦稀饭,大腊月的天,那一碗热稀饭快喝完的时候,面色黝暗的舅舅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看到舅舅喝完了,余大江媳妇还装模作样地接过舅舅的碗,又给盛了一大碗的稀饭,锅里明明还有门个“圆子”她就是没有舍得再给舅舅盛上一个。正当舅舅无奈地接过那一碗稀饭的时候,余大江顶头正好看到那盛满稀饭的碗。
虽说我试着雇佣了未婚夫
他并是没有直接发作,而是走到厨房打开锅盖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开口就对媳妇大骂起来,“你眼瞎哈了,锅里有‘圆子’你不给他盛,叫他喝这稀饭!”,“你这个逼养的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余大江越吵声音越响,从没见过余大江如此发脾气的媳妇这会也是吓的不轻,忙解释说,“我给舅舅盛过‘圆子’,这是第二碗了”。
这一解释不要紧,当他听说第一碗才盛了一个“圆子”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伸手就给了媳妇一个耳光,“谁都有穷的时候,你怎么能这样待人啊!何况他是我舅舅啊!”。
看得出余大江真的是气愤到了极点了,媳妇的做法确实是伤了他的心了,“何况是我舅舅”这句话,他几乎是在歇斯底里,那声调有着明显的哭腔的。
一霎一花
舅舅没有再喝那碗稀饭,也没有再吃一口余大江用另外的碗给他盛的“圆子”,余大江心里明白的很,舅舅并不志那种人穷志知的人,今天如非迫不得已他是不会到外甥家讨这一口饭吃的。
那次之后,余大江舅舅直到死也没有再来过余大江家一次,虽然余大江让媳妇多次给他赔礼道歉。
余大江媳妇也是从那次事情之后,才真正看清自己的男人,别看他平日里吊儿郞当、婆婆嘴的,骨子里还是有点男人的性格的。也就是从那次之后,她似乎换了一个人一样,改掉了娘家带的不少坏毛病,死心塌地地跟余大江努力地过好日子。
这时候邵松林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估计他媳妇,每次吃‘圆子’的时候,一定会想到余大江的那一大巴掌”。越是这么想,他就越觉得邻居俩口子的好笑。刚才从家里面出来的时候的火气,经过这两件“圆子”事情的一“圆”也就小了许多。
平日里对邵松林比较尊敬的这俩口子,忙放下手里的碗和碗里的“圆子”。“唉!大哥,什么子事?”。
“也没得什么大事,我就想问问你啊!哪个跟你说我们家‘二子’他们躲到外面结婚去的啊!”,“外面现在传的象真事一样的,我打听了好几个人,人家都说这话是你先说出来”,“我不晓得你怎么想的,你看到他们出去不假,可你不能说孩子们一出就是到外面结婚啊!”,看得出,余大江虽然没有承认,但他的低眉和憨笑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来就是跟你说一声,邻居之间不要瞎猜疑、乱传话,时间久了会弄得不开心的”,“这件事情,我也就不和你们家再争议了,下次再听到哪个瞎说的话,我就不这么客气了”,邵松林这句话,既是说给余大江听的,又是在变相地说给那些在背后议论他们家事的别的人。
听到邵松林最后这一句话,刚才还始终保持一脸憨笑的余大江有点挂不住脸了,起身对着已经跨出他们家门槛的邵松林说道,“大哥,你话也不要说那么难听,什么客气不客气,我确实是看到你们家孩子都大包小行的出去的呀!”,“要不是出去结婚,那成双成对的在外面几天了,为什么没有回来?”。
本来也只是想一说了之的邵松林没想到自己已经往外走的时候,余大江却来上这么一句,“什么看到,你看到什么了呀!就胡扯八道的,就是看到什么,邻居之间你也不好就到处乱说啊!”,邵松林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往外面走的。
廢材逆天:傾城小毒妃
“看你这话说的,这么多年邻居了,噢,我大江在你印象里就是这样的人啊!”,余大江跟着邵松林的身后也迈出了门槛。“你可不要这样将我瞧扁了,我还真的不是见什么都说的人!”,余大江嘟哝的声音虽然低,但邵松林还是能听清楚的。
“还不承认,说就说了,我又不是在问罪的,你紧张什么呀!你到是说说,你看到什么没有说吧!”。
这个余大江被邵松林的话一激,还真说出了一句让邵松林更加恼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