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討論-第五百三十八章 給力的賈赦閲讀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贾赦却不愿意继续被搪塞,直接跟贾母要起了当初荣国公留下来的东西。
“没什么……东西,我……我还没死呢……你就……就要……忤逆……不孝吗?”
贾母显然有些意外贾赦突然态度这样强硬,深吸一口气呵斥道。
贾政本就因为贾赦为了一个庶女驳了自己的话不自在,这会儿见贾赦居然一副旧事重提的样子,也有些压不住火,跳出来指责贾赦道:
“长兄,父亲他老人家当初走的急,什么事情也没来得及交待,这话当初母亲不是就说过吗?母亲手里真的没什么东西,真要是父亲留下了什么,长兄当初为何不说,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母亲身子又不好,长兄却要将这件事情翻出来。”
“当初?当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弟不是比我这个当兄长的更清楚吗?”
贾赦见他这会儿还敢跳出来说话,给王保善使了个眼色,将茶盏“啪”得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冷笑着说道。
之前出了退伍将士被虐待的事情之后,小女儿就几次提到过金陵老家那边的事情,不过他觉得贾政夫妻在京都,手应该没有那么长,祭田又是了不得的大事情,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担心,所以一直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这次要不是因为和梅若昀商量的事情,他估计还能再拖上一阵子才去,可是就因为实在是没想到,等查到贾政夫妻在金陵做的事情之后他才那么气愤。
他是真的没想到,贾政和王夫人居然那么大的胆子,居然真的联合王家人将贾家在金陵那边的祭田卖了大半儿,要不是……他估计连命都得交待在那儿。
本来他还想着京都最近一段时间不太安稳,打算等局势稳定些了之后再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没想到犯了这么大的错,贾政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顿时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长兄……长兄这是什么意思?长兄是这府里的承爵人,弟弟不过是寄人篱下罢了,还能有什么事情不如长兄知道的清楚?”
贾政被声音吓了一跳,不过却不愿意在众人面前示弱,一边求救的看向贾母,一边外厉内荏的道。
“老大……你这是……你这是……要逼……你弟弟……和我搬出……荣国府吗?王氏……王氏……去收拾行李,咱们……回金陵……这里容不下……咱们,咱们……也不要在……这里赖着了……”
贾母对于贾赦的不依不饶也有些不耐烦,又装腔作势的要从榻上起来,对着站在一旁的王夫人道。
这些年她也用这招拿捏过贾赦很多次了,几乎无往而不利,这次就又想用这招让贾赦偃旗息鼓。
不过以往她的行动正常,用起这招来倒是行云流水,说服力极强,眼下身子本就半边不能动弹,再做出这副要走的样子来,就让人觉得有些太过虚张声势。
迎春和邢氏凤姐儿等人在听到贾赦提到木匣子之后,就知道他已经下定了主意,这会儿自然不会给贾母什么台阶,只是低头不说话,就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贾赦也没有像以往那样立刻跪下来认错,而是往后坐了坐,靠在了椅子背上,淡淡的看向了贾母。
林如海说的有道理,这些年他实在是太纵容贾母和贾政了,京都接下来还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不把荣国府的事情处理清楚,以后麻烦事情还多着呢。
“母亲……母亲你别生气,长兄他不是那个意思,大嫂……大嫂你倒是说话啊,老太太可是都要回金陵了……”
王夫人自然知道贾母是装的,又见贾赦只是坐在原地看着贾母,根本没有阻拦的意思,有些绷不住,一边作势去拉贾母,一边企图把邢氏拽出来说话。
“说……说什么?红玉……没听到二太太的话吗?赶紧让人收拾马车,老太太要带着二老爷他们要回金陵那边了……”
邢氏像是刚睡醒,弄不清楚状况一样,转过头吩咐红玉。
“大嫂你……你……母亲身子可还病着呢。”
王夫人也没想到邢氏会这样说,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
寶貝,要不夠你的甜
“怎么?这话不是弟妹说的吗?你看这事儿闹得,如果早知道老太太要回金陵,之前你大哥回去的时候就把母亲一起带回去了。”
邢氏眨了眨眼睛,像是很遗憾的说道。
昨夜贾赦休息够了之后,也是将一路上的事情告诉了她的,在得知了王夫人如此短视的行为之后,她也很难心平气和的将事情忍下来,这会儿说起话来就有些阴阳怪气。
“金陵?长兄这次游历去了金陵?不是说要去杭州和苏州一带吗?怎么……”
她这话一出来,不止是王夫人愣住了,之前甩了袖子任由贾母发挥的贾政也急急的转过身质问,不过话说到一半,见贾赦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又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讪讪的笑着辩解道:
“……弟弟也是担心,随便问问……”
他和王夫人到底也是多年夫妻,又怎么会对她所作的东西一无所知呢。
亚人酱有话要说
之前贾赦出门的时候,只说贾琮这些年都在书院死读书,缺少游历,会带着他到苏杭一带游历一番,结识一些那边的文人墨客。
他也是想着贾赦带着贾琮去了苏杭一带,就算是不被那边的纸碎金迷移了性情,能耽误一些时间让贾宝玉后来居上也好,这才帮忙劝服了贾母,可是谁想到贾赦居然转道去了金陵。
想到王夫人借着娘家人在金陵做的那些事情,贾政也难得的心虚了起来。
“去……金陵……又怎么样?老二……帮我收拾东西……我要回金陵,让老祖宗……看看……老大这个……”
贾母见贾赦不像往常那样给自己磕头认错,本来心里就已经有些忐忑不安了,又见王夫人和贾政眼神闪烁的样子,心里就更是后悔了,不过这会儿她已经被架了起来,想要转口风也不太容易了,又强撑着道。
“让老祖宗看什么?让老祖宗看看咱们贾家的……”
贾赦看烦了他们母子的装腔作势,想要直接将事情说出来,不过话还没出口,就听到贾政说话了:
“母亲,之前长兄没问起我也给忘了,之前我去您私库帮您拿东西的时候,在最里面那个架子的最下面一层,好像真的有一个黑色的木匣子,看材质和做工,好像就是父亲当年留下来的,您进去的少,是不是没有注意到?”
“……”
贾母手下一顿,吃惊的看向贾政,见他一副哀求的样子,哪里不知道是贾赦抓到了他的把柄,心里又是气他不争气,又是懊恼大势已去,沉默了一小会儿,摆了摆手对琥珀道:
“我岁数大了,记不清楚也是有的,琥珀,把我私库的钥匙给你们大老爷,让他自己进去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