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白領外傳 ptt-86. 你這個騙子!看書

白領外傳
小說推薦白領外傳白领外传
“你这个骗子!”夏雨讷抽泣着说。王欣只是抱着她一动不动地听夏雨讷不停地埋怨,一直到她说累了,问了最后一句,“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王欣知道多云转晴,
“我有间谍呀,专门跟踪你的!”王欣开玩笑。“你忘了,我们小新广告也算是外资,所以穆主任也去参加了会议,不知道他怎么听说的你病了,就打了电话给我。就这么简单!”王欣见到夏雨讷露出了笑容,就问,“你这儿有吃的吗?”
“你还没吃饭吗?”她站起来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搜索了一遍,只有一瓶Danonne酸奶,那种小包装的,里面也就是一两勺的量。“只有这个了!”
王欣揭开上面那一层铝箔纸,舀了一勺,喂到夏雨讷嘴边,她本来不感觉到饥饿,可是刚才王欣说了饿,现在又闻到了酸奶的味道,她的食欲真的来了,张大口就要咬下去,王欣把勺子往后一抽,说,“小心点儿!”
“不想让我吃,真是小气鬼!”夏雨讷撒娇。
“不是,你忘了我那一次把牙齿都咬坏了!”说完,两个人想起来那件事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夏雨讷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舔完了勺子里酸奶,然后夺过勺子舀了一勺喂到王欣嘴边,王欣大概是太饿了,还没等夏雨讷耍那个小把戏,就直接吞了那勺酸奶。然后说,“不行,咱们出去吃饭吧!”
“不行啊,我还是不想动!”
“也好,我出去买肯德基,在家里吃!”王欣出去了,夏总又恢复了那种自信,欢天喜地,动手开始整理房间。这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夏雨讷,来电话了!”喊了几遍,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赶忙扔掉手里的抹布,去接电话。
“Yvonne,我是Harry的秘书Tim,老板定了明天到你那里的机票,你安排一下!”
夏总问明了时间和航班号,就开始穿戴衣服,她要回工厂去,老板要来,可不是一件小事,必须回去预先安排一下,绝不能让Harry叔叔来了看到这里治理得不好,一定要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
首先她习惯性地打电话给康鼐开车过来,可是拨了两个数字,才想起来康鼐去了会议上接Michael回来。于是他就盼着王欣赶紧回来,送她去工厂。卫生也不搞了,她赶紧去洗手间收拾一番,然后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这时候王欣提了东西回来,一进门就吆喝,“夏总,快来吃呀!”
夏雨讷从里屋出来,王欣瞄了一眼,然后愣了一下,“你这是要干嘛?吃饭还要举行仪式吗?”
“我不吃了,必须马上回工厂一趟,我老板要来检查工作。”
“你老板,美国来的?”王欣一直认为夏总是美国派来的,自然她的老板应该在美国。
“别问了,赶紧放下,送我!”见王欣没有动作,夏总就抢了他手中塑料袋放在茶几上,拉着王欣出了房门。王欣把夏总送到工厂大门口,没有进去,夏总自己走进去,刚走几步,夏总就转回头,把她房门钥匙扔进了车里!然后直接转身,匆忙进了厂区大门。
王欣掉头,没有去那个公寓,而是先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掏出电话,拨给了荣mayor,很快里面响起了一个声音,“这里是荣mayor办公室,请问哪位?”
“我是仝家地产的,”王欣还没说完,对方就接了话,“你是那个王欣吧?荣mayor交代了说你有事直接过来!”
王欣知道这是荣的秘书,可是王欣昨天接到了那个隋莹莹的电话,提到了荣mayor找自己,他不知道要干什么,正好来看夏雨讷,也就顺便打个电话问问,其实他心里不太乐意和大mayor打交道,他心里觉得mayor那是很大的官。过去他害怕和大富翁接近,现在习惯了,距离仝老板那么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可是和mayor打交道,这还是头一次,所以,放下电话,王欣不知道该怎么做。心里就抱怨这个秘书怎么也不问打电话什么事儿,也不给王欣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说让过去,这让王欣有点捉摸不定。去吧,说啥呢,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是荣mayor找他,也不是他要找荣mayor,不去吧,这电话已经打了,荣mayor肯定已经知道他可能会过来,要是不去,人家那么大一个mayor会怎么想自己呢。再说他打的是仝家地产的牌子,那就是仝老板的面子,要是他王欣本人,谁认识他是谁呀?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一趟,看了一下表还有一点时间,就下楼开车,十几分钟到了那里大。过去王欣到过这里,帮范长进送过东西,可是进到办公大楼还是第一次。到了门口,汽车就被保安拦住,王欣打开车窗,说了一声,“找荣mayor!”
“找谁也不行,下车登记!”
王欣无奈下车,刚开了车门,里面的人就吆喝,“把车靠边!”
鬧婚之寵妻如命 小說
王欣再次上车把汽车开到了好远的一个停车场,然后叭嗒叭嗒走回来,这来回花得时间差不多比从他公司开到这里的时间还多。
保安乜斜了一眼,指指前面的一个本子,王欣知道怎么回事,就赶紧拿了那根用绳子绑了的圆珠笔,在紧挨着上一个人的下面填写自己的名字,身份,工作单位,联系电话,身份证号码,拜访人,时间,签名。王欣一一照做了,然后推了一下那个登记簿,就要抬腿进去,那门岗就说,“身份证?”
王欣摸了口袋,知道所有东西都在车上,无奈只得回去取,这又是一来一回,一二十分钟浪费掉了。王欣心里有点气,干嘛呀,难道我是贼吗?气归气,既然来了,就必须服从人家的规定,当初自己当保安的时候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递上了身份证,检查完毕,小门打开,王欣才算走进了这个让当地人崇敬的地方。
到了楼下,王欣见到里面的车位不少都是空空的,心里就想,干嘛呀,这些位置空着,让老子白跑了两趟,怪哉怪哉!
进楼,他有点迷茫,到底荣在哪里办公呢?王欣正在四处观看,突然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你干嘛的,鬼鬼祟祟的?”
“我找荣mayor!”王欣心里说我怎么就鬼鬼祟祟了,会不会说话呀?可是进了人家的地界,怎么敢这么说话呢。
“约了吗?”
“约了!”
“好了,站一边等着!打电话叫人下来接你!”看那样子,那人怎么也不大相信是和mayor约好了的。王欣无奈,掏出手机,再次打了电话,“喂,我在你们楼下大堂,出来接吧!”说完,王欣直接摁了手机。这一次他也不给那个秘书一点面子。过了几分钟,听到有人叫他,“是王欣吗?”
王欣转过身,认出了是荣mayor,急忙走上前去,握了手,荣mayor一起上楼。后面的那个保安大概看出来真的是找荣的,况且是他亲自下来接人,心里就觉得这个小年轻是什么来头,难道是亲戚,还是上面的公子哥儿?心里就有点后悔自己的不礼貌。
过了一会儿,那人又看到荣和王欣一起下楼,上了专车,开车出去了!
王欣陪同荣吃了晚餐,回到酒店,接到夏总的电话,“你人呢?”
“在酒店呀!”
“快过来,我进不了家!”
王欣突然想到她的钥匙在自己手上。王欣开车去了外国人公寓,见到夏雨讷站在楼下,心里觉得对不起,赶紧上前搂住她的腰,上楼去了。一个晚上就没有再下楼。这让外面的另外一个人一夜没有回去睡觉。
夏总接了Harry刚到工厂,荣mayor就带了一帮人赶到,见了夏总,说,“没有预先通知,打扰了。我们也是听说你们集团总裁驾到,过来表示一下问候!”
夏总很无奈,这些人的耳朵可是真够灵的。Harry来这里,就是怕惊动地方,所以为了保密,就是夏总也只是提前半天通知,最终他们还是知道了,真的是让人佩服。其实这个时候夏总还不知道泄露这个机密的正是她的小心肝宝贝呢!
既来之则安之。这样夏总预先紧急安排的程序全部被打乱,荣也是父母官,人都在这里了,只有请进会议室一叙。可是面对这些人,Harry也很无奈,他知道这种应酬既麻烦又无聊,可是mayor一动,各个部门首长陪同不说,还有各级新闻机构的尾随,着实会弄出不小的动静。接下来原计划是夏总陪同老板考察新工程项目的,结果换成了荣成为主角。除了看了蕻胪项目之外,顺便还看了整个高新技术开发区的配套情况。从Harry一直保持微笑的情况,夏总看不出老板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这样消耗了两个小时,然后去吃饭,又是两个小时,总算是结束了这个无聊的应酬。
大概是Harry上了年纪,早上五点起来去机场,到了又马不停蹄地应酬,所以午宴结束,一直在房间里休息。夏总也不敢回家,就在酒店的咖啡厅候着。王欣心疼她,专门开了房间,可是这种情况在Harry叔叔眼皮底下她怎么敢接受王欣的这种安排,万一那小子搞出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岂不是更让她难堪。在上海的那些事情到现在她都不敢让王欣知道任何信息。一直到了晚餐的时候,Tim才下楼叫夏总上去。
“下午总部有个电话会议,刚刚结束,Richard确定了过完春节,就启程到中国来。到时候你们的项目应该可以完成,我打算请他来给你们剪彩,怎么样,你这里搬迁有问题吗?”
夏总听说美国的大老板要来,心里自然高兴,当初能够拍板让她到这里来锻炼的就是这个老头子做的决定,尽管自己爸爸也从中阻挠,可是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所以,夏总赶忙说,“没问题,就是有问题,我们也能克服!”
总裁,你要对我温柔一点哦
“Yvonne,你已经被同化了!”Harry爽朗地笑了。
“近朱者赤,在这里工作生活难免会学到人家好的一面。Uncle,你说这样不好吗?”
“好,好!我问你,中午荣先生叫来一个小伙子叫王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儿?”Harry很随意地问。可是夏总知道这个王什么就是王欣,中午吃饭的时候,荣mayor见王欣不在,专门打了电话叫他过来。可是王欣到了大家都在相互敬酒,居然没有给Harry介绍。可是这么一件小事儿Harry叔叔居然记住了。这时候他又提起来,这老头子是啥意思呀?
“他是仝家地产的代表,也就是我们项目土地的合作方。这一次置换土地出了不小的力气呢!”
“嗯,年轻有为!蕻胪这里也需要这样的年轻人,可以独当一面,特别是工厂,今天我看到还是很多老工人,过不了多少年他们就会逐渐退休,如果现在不赶紧培养一批新技术工人将来工厂扩大了,人手方面会有问题。还有,明天你安排我专门见一下那个进入培养梯队的候选人!”
禁愛總裁,7夜守則
“好的,我来安排!”
“这样,等我回去,你还要去一趟上海,我们在那里要讨论一个接待Richard来访的方案。到时候还要地方上配合。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临时花了那么多时间和他们一起,你懂吗?”
香盈袖 小說
听了Harry的解释,夏总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看来大人物一招一式都是有他们的用意的。下面人还真是捉摸不透呢!
晚上,很小范围夏总陪Harry在酒店的西餐厅用餐,可是那个家伙居然就和几个朋友也在那里。虽然Harry没有注意到他,也可能Harry根本就没认出来他,可是夏总一直在担心Harry叔叔提到那个年轻人绝对不会是毫无来由的。
不管怎么样,这顿晚餐,王欣还算是守规矩,除了说话声音大一点,没有故意和自己打招呼,完全就像是一个陌生人。夏总心里就想,这个家伙看着平常什么都毫不在乎的样子,到了正经场面还是知道轻重的,一直到Harry回房间休息,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出来酒店门口,突然黑影里跳出一个人来,“站住!”夏总吓了一跳,“举起手来,缴枪不杀!”夏雨讷顺从地习惯性地举起了双手,这时王欣大笑,一直大笑到直不起腰来。
“混蛋,你搞什么!”夏总明白过来,是这个家伙,自己内心的小宝贝在做恶作剧。
“赶紧离开这里,老板在这里,谁也不敢保证附近没有保镖!”夏总示意王欣赶快离开。
夜夜貪歡:悶騷王爺太妖孽 竹夏
王欣听了觉得有道理,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阴影里。
“大骗子,马上过来,我有话说!”夏总回到家立即打电话给王欣。
“不去,在你那里就像住监狱!”王欣真的不想去,昨天晚上在那里一夜,开始两个人卿卿我我,还好,可是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老问题来了。王欣倒是下了决心,准备和夏雨讷同床共枕,他觉得阿妍姐说的有道理,不能再让她受煎熬,爱她就应该把一切都给她,可是夏雨讷倒是不干了,一次次把王欣赶到客房去。她想清楚了,既然中国老祖宗有这样美好的传统,既然她也爱这个小宝贝,就满足他的愿望,也算是一种爱的奉献。既然这样想了,她就把王欣积极主动的表现误认为是为了满足她的欲望,所以越是王欣表现强烈,她越是解决不后退一步,到了后来不只是爱的问题,成了一个人能不能坚守自己的信念问题。所以,她认为自己最终胜利了,赢得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拉锯战。不过,这让王欣十分不解,好不容易他战胜了自己,确定要拥有夏雨讷的一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局面。他很想打个电话问问阿妍姐是不是透露了错误信息,可是他知道阿妍姐在未来婆婆的老家,肯定不是那么方便,所以,这种事儿推两天也不会馊了,所以,他还是屈服了,顺从了夏雨讷的意愿,独自在客房坚持了大半夜。清早起床他准备离开,可是夏雨讷出门的时候交代等她回来。王欣心里有点生气,自己连续耽误两天的课程,这回去要怎么给教授解释呢,说是约会女朋友了,所以没办法来上课,教授听了岂不是会疯呀!
“乖,正经事儿,谈完了,你就回酒店睡觉!”夏雨讷还是使出了女人的杀手锏,撒娇,这是自古以来女人百试不厌百试百灵的妙方。
听了这句话,王欣还是乖乖去了外国专家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