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末日世界之異能覺醒-第四十八章 超級生化疫苗讀書

末日世界之異能覺醒
小說推薦末日世界之異能覺醒末日世界之异能觉醒
黑衣蒙面人闯入我家,送了我一刀,直击心窝。
我瘫软在地上,连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剧烈的疼痛让我没办法呼吸,大脑里出现了很多过去的画面。
听说人死之前,一生的记忆就会涌入大脑,像放电影一样飞速的在脑海里过一遍。所以说,我是要死了吗?
那些画面从小时候开始,到上学,到毕业,有父母有朋友,然后到了工作的阶段。最后苏南城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苏南城对着我笑,他的笑容阳光而皎洁,可是渐渐的,苏南城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隐约间,我听见那个黑衣蒙面人在我的书架上不停翻找着,我收藏的那些书被黑衣人翻的散落一地,她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咚咚咚。”客厅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浅兮,你在里面吗?快点开门。”门外是苏南城的声音。
黑衣人一愣,翻找的行动明显慢了下来,但是并没有停止。
“你们让开,我来。”是林修的声音。
只听“咣”的一声,是林修发动了异能石化了右臂,想用蛮力破门而入。
黑衣人有些慌,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地上像是已经死掉了的我,转身跑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跃而出。
“咣!”又是一声砸门的巨响,门锁被巨力砸坏,门应声而开。
我听见一堆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家伙,看样子来了一群人救我啊。
苏南城把我从地上翻过来,看到我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后瞬间慌了起来,想抱我起来,又不敢抱。
我想睁开眼睛,奈何我一丝力气都没有,眼皮前所未有的沉重,我只能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心想大哥你轻点翻我,我胸口疼啊。
此时地板上已经有一大滩我流出来的血了,不过匕首应该是扎偏了,如果扎到心脏,我是不是会当场死亡呢?
可是这流失的血量,我恐怕也要凉了,华佗在世也救不了我了吧。
于晨曦轻车熟路的打开抽屉,将抽屉里那个长方形金属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盒子,是一只针剂。
“生化疫苗?”在场的人异口同声。
于晨曦没有时间跟他们解释,迅速将针头扎进了我的脖子上。
嘶…真疼,于晨曦你是疯了吧,你扎胳膊就好了,为什么要扎我的脖子?你是丧尸片看多了吧?
这时魏东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喊到:“快,急救车在楼下,快带蓝浅兮下来。”
苏南城听到后把我抱起来,大家马上让出一条路,苏南城抱着我就往楼下冲,其余的人紧随其后。
楼下停着一辆120急救车,我被平放在车里的担架床上,车里的医护人员立刻拿出血袋,给我输血。
“你们知道浅兮的血型吗?”苏南城一脸担忧。
医护人员瞪了一眼苏南城,一副了如指掌的神情,继续给我输血。
胸口一边流血,血袋一边给我输血,我一直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着。
心底有一丝暖流,渐渐流淌到全身,似乎胸口也没那么痛了,我好困啊,真想舒舒服服睡一觉。
“浅兮,别睡。”苏南城在一旁提醒着我。
不一会,急救车就开进了市医院,医院里的专家早已就位只等我的到来。我从车上被推下来以后,又被人飞快的推向手术室。
苏南城等人被拦在了手术室外面。
“你们放心,浅兮一定会没事的。”于晨曦坚定的说,但声音还是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苏南城红着眼,焦急的徘徊着,突然站到于晨曦面前道:“到底怎么回事?”
其余人也都一脸疑惑的望着于晨曦,大家都是被于晨曦叫出来的,当时于晨曦只说了蓝浅兮有危险,时间紧迫,赶紧去营救。
于晨曦叹了口气:“我梦见了林晚星。是她告诉我蓝浅兮有危险的,还告诉我在蓝浅兮的抽屉里放着一只超级生化疫苗,让我给浅兮注射了。那个袭击浅兮的人,目的除了想杀掉蓝浅兮以外,还为了找到那个超级生化疫苗。”
林修听到林晚星三个字也有些激动,又强忍住想知道林晚星消息的心情,问道:“什么是超级生化疫苗?”
于晨曦摇摇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按照我的理解,我们最初注射的都是初代生化疫苗,而国家经过一年多以来的研究,对疫苗不断的优化,最终研发出来的比较完美的超级生化疫苗。”
苏南城问:“我不关心什么初代疫苗还是超级疫苗,我只想知道,这个疫苗能让浅兮活着吗?”
于晨曦顿了顿,眼神闪烁,他也不确定这支疫苗到底有什么功效,更不确定在我失血过多很可能无力回天的情况下到底会不会起作用。
我和苏南城的情况不一样,和大家的情况也不一样,幸存者们当初注射了疫苗,疫苗在他们身体里潜伏并融合了很久,才成功变异觉醒。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生化疫苗磨合。
苏南城看见于晨曦的反应后,显得极其愤怒,不是冲着于晨曦愤怒,而是对于我被袭击这件事,他觉得他没有保护好我,在我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没有在我身边。如果我死掉了,苏南城会特别痛苦。
我此时躺在手术室的床上,几个专家正在研究怎么把匕首拔出来,匕首离心脏和动脉太近了。
血袋已经空了好几个,我的胸口还在不停的流血。
邪王追妻:爆宠狂妃
我觉得我快没救了,这个世界的“我”也不友情提醒一下我会有这一劫难。在自己的家被杀,真的挺丢人的。
心底的暖流将我全身包裹,我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了。医生们商议好对策以后,将呼吸罩扣到我的口鼻之上,向我传输麻药。几个呼吸的功夫,我便失去了意识。
其实当医生给我扣麻药的时候我是抗拒的,我这么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反而感觉身体很舒适,我不想失去意识,哪怕只是被麻醉睡过去,我害怕我再也醒不过来。
在我失去意识之后,匕首被医生拔了出来,让人奇怪的是,我的伤口此时已经不再往出流血了。
醫門宗師
在匕首拔出来的同时,手术室里面所有的身体检测仪器相继发出了尖锐的响声,屏幕里显示的数据也不停变化着,医生们开始慌了。
手术室外面的队员们也听见了这奇怪的声音,顿时全都站了起来,紧张的盯着手术室大门。
医生们乱作一团,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似乎仪器被某种力量干扰,无法正常运作。
就在医生们忙着推测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我胸口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直到伤口完全愈合。手术室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所有的仪器全部黑屏死机了。
整个手术室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寂静。
在场的医生们内心慌的一批,一个比一个惊恐,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头上滚落。上面可是下了军令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救活我。
手术室外面的灯也受到了影响,医院走廊里以前昏暗,随即启动了应急灯。
苏南城比手术室里的医生还要紧张,他顾不得那么多,推开手术室的门闯了进来。
有两个医生还想拦住苏南城,谁也不希望手术失败的消息被别人知道,至少别知道的那么快。
云天歌
苏南城哪里管那么多,被生化疫苗强化的身体自然不是普通医生可以挡住的,苏南城轻而易举就摆脱了医生的阻拦跑到了手术室里。
就在苏南城压抑的情绪马上要爆发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突然亮了,所有电子仪器也重新开机启动。
我猛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帝 尊
手术室里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我,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按理说我吸入了足量的麻药,最少要几个小时身体才能完成麻药的代谢醒过来,我不可能现在就有知觉和意识。
修罗神帝 田腾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周围细微的声响,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适感,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在看到苏南城担忧又惊喜的神情时,我咧开嘴冲他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