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落地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面显异色。
在浩漭有界壁时,是将星空异能以界壁净化,内部又精炼一番,形成纯净的天地灵气,供人族,妖族,所有诞生于浩漭的血肉能量采集。
那般纯净的灵气,造就了人族的修行者,也令无数大妖涌现。
龙族,地魔,鬼物,都以纯净的灵气而受益。
因韩邈远的决策,终年环绕浩漭的界壁消失了,让满含污浊杂质的星空异能,毫无阻碍地灌泄下来。
没有料到,源界星河无处不在的能量,在现在的浩漭,居然也悄悄发生着变化。
变得,慢慢和深渊世界的力量靠拢了。
浩漭仿佛在呼吸,深藏地心的那样深渊奇物,定然在默默转变浩漭,让浩漭变得和深渊一般。
ONE ROOM ANGEL
或许不用太久,留在浩漭的那些人族强者,就能感觉出从地缝喷薄出的奇异力量,他们也是能直接吸纳的。
能完全融入到血肉体魄,帮助他们强壮骨头血肉,令他们如异族般体魄强健。
深渊的异能不会进入他们丹田的黄庭小天地,和他们灵诀的运转方式不同,是像异族、妖族那样直接淬体。
在虞渊暗暗惊奇时,忽感应出了曹嘉泽。
以韩邈远期待的“魂”之大道,融合一股本源精炼出神位,识海多了一根灵魂柱的曹嘉泽,此刻不在玄天宗,而是在陨月禁地。
曹嘉泽就停留在,那个和灾惑魔渊连接的深坑,盯着可能在任何一刻,都会降临的外来者。
他在尝试以元神沟通地下意志。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现身浩漭之外的虞渊突然被触动,觉察出了曹嘉泽的动向。
“您,当真有智慧意识吗?”
“神王极慧,和我宗的韩宗主,我该听信谁的?”
“为何,我觉得你……时而在浩漭地心,时而在天外的某处?”
曹嘉泽的灵魂之音,在虞渊的识海,在他的主魂内泛起了涟漪。
沟通地心意志的曹嘉泽,他的每一缕心声,都反应到了虞渊的灵魂。
让虞渊有种,正在被钟赤尘,太虚,还有安梓晴等人询问意见的错觉。
如此异常,让虞渊更加肯定了一件事。
在他自我封禁的主魂深处,必有那样深渊异物的极深痕迹!
此物,因为侵染或吞没了源魂,才让曹嘉泽的沟通,能部分反应到自己的身上。
突然间,一股来自于地下的意志,渐渐地浮升。
那股意志向曹嘉泽的灵魂注入时,表现为一道模糊却令虞渊熟悉的魂影,出现在曹嘉泽脑海的那根灵魂柱。
也在这一刻,虞渊和曹嘉泽之间,存在的一种精神连系,被蓦地斩断。
他再也感受不到曹嘉泽的存在。
出现在曹嘉泽灵魂柱内的,那道模糊却令他感到熟悉的影子,就是目前浩漭地心意志的一种展现。
它聆听到了曹嘉泽的心神呼喊,做出回应的时候,该是觉察到了自己的存在。
它有能力切断自己和曹嘉泽的精神连线!
……
“洪前辈。”
有“天水之剑”称呼的剑宗大剑仙,从那一轮清冷圆月飞来,没有敢于接近虞渊和斩龙台,就在外空停住,拱手行礼道:“离太始约定的那个时间,还有十来日,洪前辈这是要先来看看?”
郁牧表现的很客气,但也显得很疏远。
“我来了,他们也能随时过来。”
虞渊脚下的斩龙台,耀出七彩光芒,一圈圈空间涟漪荡漾着,令这座绚烂的神台,瞬间成了最奇妙的“星河渡口”。
灰域,泯然跨域,湮灭星域,灾惑魔渊,歧幽星域。
但凡有神魂宗和商会“星河渡口”坐落地的区域,属于神魂宗的修行者,就能瞬间出现在斩龙台之上。
此刻的虞渊,自信在目前的源界,没有谁能破坏他以斩龙台搭建的“星河渡口”。
便是虚空灵魅和罗维复活,阿瑟斯脱离邪神圣殿,也没有能力以擅长的空间力量,破坏他以斩龙台铺就的渡口。
“是这样的。”
郁牧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因约定的那个时间没到,韩前辈,还有我们的宗主,包括祖安等人,在极慧的邀请下,以临天山脉的空间秘门离开了。”
“目前,浩漭的那些至高,还没有归来。”
面对虞渊的时候,即使双方已处在对立面,郁牧也没有敢隐瞒。
或许,也知道隐瞒没意义。
“极慧的邀请?我大概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虞渊轻一点头,微笑道:“这样吧,你陪我一同在浩漭走走。太始没来,这块神奇的大陆,也不会说碎就碎。”
“哦,对了,太始来了也不能轻易碎裂此方天地了。”
王国
虞渊感慨道。
浩漭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多基础法则生出了异常。
“现在就去?”郁牧微惊。
“放心,我会等韩邈远他们回来再说。”虞渊摆摆手,示意郁牧领路,“我没有以灾惑魔渊过来,没有虚空横移直接抵达,而是这样光明正大地,从外向内慢吞吞过来,就是一种态度了。”
郁牧沉默片刻,一咬牙:“那好吧。”
于是,这位到了自在境后期,也有望在不久后,去冲击至高席位的大剑仙,便亲自为虞渊引路。
两人,途径那一轮月亮时,并没有停留一霎。
许多自在境和阳神级的人族修行者,见到郁牧和虞渊,一前一后地向浩漭飞去,心情全部沉重起来。
他们频频地看向远处,觉得太始、太虚,还有传说中的摄魂,也会很快现身。
“就虞渊一人?”
“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是虞渊的本体吧?他和我们一样,还只是自在境?”
烘焙王~超现实~
萧宠儿 小说
恶堕的学生会
“这小子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他只是以自在境的本体过来,郁牧到底在怕什么?”
寒阴宗、灵虚宗和太渊宗的修行者,等两人远去以后,才议论开来。
这些人消息不算灵通,只知虞渊的阳神奇妙非凡,具备和妖凤一战之力。
韩邈远一直抛出橄榄枝,要求的也是虞渊以阳神归来。
也从而导致,虞渊的那具阳神,被浩漭的那些人视为大凶器。
而虞渊的本体真身,由于只是自在境,没有晋升元神,在他们心中不算什么。
郁牧一看到虞渊和斩龙台,在远方显现出来,所表现出的那种紧张和凝重,让他们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
“药神宗,地火山脉。”
半空中的虞渊,看着那片红褐色的区域,有些缅怀地说道:“这里有我很多的回忆,我先去那里落脚吧。”
“好的。”
郁牧乖乖在前领路。
“虞渊!”
“虞渊!”
浩漭的各方大地,许多人昂首望天,都看到了和郁牧一同现身的斩龙台。
还有斩龙台上的那道身影!
此刻还敢留在浩漭的,全都是以往征战天外星河的各宗强者,还有一部分因本源宽裕,而从天外回归谋求的老怪。
这些仅次于元神的人族巨擘,知道即将发生的那场惊世之战,而且都在准备着。
可时间明明还没到,也没看到神魂宗的大举涌入,韩邈远等人又刚刚离开。
虞渊为何突然现身?
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死死追随着虞渊在虚空中的身影,看着他和郁牧两人,向着地火山脉而去。
在暗地里,不知有多少消息在互通着,汇聚向了玄天宗,剑宗,还有魔宫。
“你怎么……突然就来了?”
地火山脉的辕莲瑶,将她的那口红魔钟,从一座沸腾的火山之心捞出来。
忽然发现郁牧和虞渊从天而落,她娇媚明艳的脸上,布满惊色道:“就你一人?”
“你是在尝试以地心之炎问鼎至高路?”虞渊询问。
辕莲瑶芳心顿现慌乱涟漪,忙道:“国师说,我的终极之路就在脚下,不论如何我都应该试一试的。”1
她以为虞渊不高兴了。
前不久,她和周苍旻还在灰域,在那块神奇的泰亚主星。
太始表态要和韩邈远在浩漭决一胜负后,她和周苍旻两人离开灰域,重新来到了浩漭的做法,看着的确不太妥当。
“试试倒也无妨。”
虞渊轻轻点头,知道背地里有无数目光盯着他。
面对眼前因莫白川的死亡,特意从灰域过来的佳人,他没有多说别的,而是问:“可是有一只火凤凰出现过。”
“一股火焰血魂化作的火凤凰,依附在国师体内,被吸入底下了。”辕莲瑶回应。
“地下?”虞渊眉梢一动,他从斩龙台上落下,蹲下后,以一只手按向了地面,道:“我来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