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全家去逃荒,極品後孃有空間笔趣-第154章 顧易相伴

全家去逃荒,極品後孃有空間
小說推薦全家去逃荒,極品後孃有空間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
许前见到罗氏也高兴了叫了一声婶子。
一阵寒暄以后,罗氏才注意到,姜素素旁边还领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呢,她有些疑惑。
“素素啊,你们咋领个小姑娘回来呢,她这么小,能干啥活啊。”
“娘,这是小易,我们就是偶然碰上救了她,她无家可归我们就把她带回来了。”姜素素又把巷子里的事,跟罗氏讲了一遍,听得罗氏一阵唏嘘。
我家蘿莉是大明星
“真是造孽,这么小的孩子,咋能卖给人牙子呢,还差点去给瘸子当媳妇,这太平世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还好这丫头碰上你们几个了。”
“是啊,娘,您看小易这丫头这么可怜,我想先留她在家里住一阵子,等过一阵子再给她找个去处。”
顾易也不是傻的,姜素素说完这话以后,她也立马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冲着罗氏掉了两颗泪珠。
“婶子,求求你发发善心,让我留下吧,我很乖的,我可以给你当丫鬟,只要别撵我走就行了,我不想嫁给那个瘸子当媳妇。”
罗氏哪里受得了这阵仗,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你这丫头,快别哭了,婶子啥时候说不答应了,做什么丫鬟,你就在婶子家安心住下,住多久都行,这苦命的丫头,唉。”
姜素素偷偷给顾易竖了个大拇指,又转头偷偷对着宋明狡黠的笑了笑,像只得逞了的小狐狸。
姜素素让宋明领着许前三人去了隔壁新买下来的房子,其中最大的一间当做作坊,其余的几间小房间已经被改成了卧房。
她自己则是带着顾易去了家里的书房。
“小易,这是我家里的书房,最近没什么人用,一会我给你买张床放进来,你先暂时住在这屋吧。”
姜素素把房门关上,坐在茶桌旁边,给顾易也倒了一杯茶。
“给,你也渴了吧,喝点茶水吧。”
顾易接过茶杯,咕嘟咕嘟把一杯茶水灌下肚,嘴里余下的茶味苦的她皱了皱眉头。
“素素姐,这茶好苦。”
重生種田生活 天然無家
姜素素笑了笑,“那肯定是比不上现代的珍珠奶茶好喝,我刚来的时候也喝不惯呢,对了,你跟我仔细说说,你是怎么到这边来的?”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就是放了学走在路上,好像有个花盆从天而降砸了我的头,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这样了,素素姐,你是咋来的啊?你来了多久了?”
“我跟你的情况差不多,我是五年前过来的,出了车祸醒了以后就变成这样了,我猜你那个身体的原主应该是第一次撞头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所以你现在才能在她的身体里活着。”
“五年…”顾易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忧虑,“素素姐,你都在这边呆了五年都没回去,是不是…是不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连高考都还没有参加,爸爸妈妈一定还在家里等我…”
“我没找到过回去的方法,而且我觉得,即便我们回去了,原来的身体可以也已经死亡了,现在我在这边有丈夫有孩子,真让我抛下他们,我也是舍不得的。”
她又话锋一转,“不过小易,你不一样,你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如果真的有机会回去的话,我一定尽力帮你找到方法!”
顾易是个大咧咧的性子,听到姜素素这么说了,她也一扫刚才的阴霾,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先适应这里的生活,再慢慢找机会回去也不迟。
“素素姐,你给我讲讲这里跟咱们生活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吧,我也想尽快适应,不然说错了什么话,被人当成妖怪,怕是也会给你惹麻烦的。”
“你这个身体不过十岁的年纪,即便说错话也不会有人当真,不过你说的有道理,以防万一,明天我带你去街上逛逛,还有我的书院。”
顾易有些吃惊的看向她。
心理负距离
“素素姐,你在这边开了个书院?”
姜素素点点头,把自己开设书院的初衷讲给顾易听,顾易像是在听什么精彩的故事似的,听得十分入迷,还一边愤愤的表达出对麓山书院做那些事情的不满。
“哇!那个什么麓山书院的院长也太可恶了,没想到这里也有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还好他们书院现在关门大吉了,不然还要祸害多少学生呀!”
姜素素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交给小易。
“小易,这个匕首你拿好了,用来防身,这世道不比现代,并不是处处都有王法的,要是不小心再碰上什么人牙子,你也好有能力自保,下次可别做傻事用脑袋去撞墙了!”
顾易嘿嘿一笑,“知道啦,素素姐,我当时是想着,没准撞晕了我就能回去了呢。”
她把小匕首小心翼翼的揣进袖子里,却听到啪嗒一声,从她袖口里掉出来一个东西。
“咦?这是啥东西?”顾易把那东西从地上捡起来,姜素素也凑过去看。
“好像…是块玉佩。”
修真猎手
泠雨 小说
姜素素对这东西一窍不通,也不懂这东西值不值钱,而且在这个时代,玉佩也不是什么罕见的物件,大街上的小摊,几文钱一块的也一抓一大把。
“素素姐,这东西值钱吗?这要是能带回去,得是个古董级别的吧?”
姜素素笑着拍了一下顾易的脑袋瓜,“你这傻孩子,天天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倒是看不出这东西值不值钱,不过既然是你身上掉出来的,应该就是你这具身体原主的东西了,你好好收着吧,别弄丢了。”
顾易端详了那玉佩半天,上面的图案也看不出是个什么瑞兽,看着倒是十分威严,她乐呵呵的把玉佩上的绳子打了个结,挂在了脖子上。
姜素素这才注意到,她还没洗漱,衣服也因为逃跑的时候,被扯的破破烂烂的。
“我先给你打些水回来洗澡,至于衣服,我女儿的衣服你应该穿不了,我儿子倒是跟你差不多大,不如你先穿我儿子的衣裳吧。”
“好啊,我也觉得这女孩的衣服太繁琐了些,走也走不得,跑也跑不了的,不如男款的衣服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