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開局召喚西廠廠花 txt-第六百三十七章霸道與傲慢相伴

開局召喚西廠廠花
小說推薦開局召喚西廠廠花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徐清扬得到郑铭的旨意之后,就开始走访中天域众多二三流势力。
万古第一神 小说
他去的第一个势力自然是赤阳宫。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 小說
宫玉婷在听到他的讲述之后,什么也没有多说,直接同意加入同道盟。
在宫玉婷看来,如今他们赤阳宫就是大璃的第一个附属势力,无论未来如何,赤阳宫都将跟大璃捆绑在一起。
这不是她的选择, 而是形势如此。
爆笑冤家:霸寵小蠻妃 蘇珞檸
因为她很清楚,就算是她想让赤阳宫脱离大璃都不行。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個。
不过徐清扬的出访之路并不是很顺利,在离开赤阳宫之后,徐清扬一连拜访了三个势力,结果都被拒绝了。
虽然他们对徐清扬的到访表现的格外的欢迎,但是当徐清扬提出联盟的时候, 他们几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天域的局势变化。
郑铭以为就算是三大皇朝止战, 中天域众多二三流势力依然会人人自危,但是他忽略了人的侥幸心理。
在这些二三流势力看来,既然三大皇朝已经止战,那未来中天域应该不会再爆发太大的冲突,而他们只要紧靠在其他一流势力身边,就可以恢复以前的平静,根本无需加入什么同道盟。
徐清扬出师不利,而郑铭这边同样也不顺利。
他乘坐飞舟,从西到东穿过了整个中天域,终于来到了圣沧海域。
结果抵达圣沧海域之后, 圣沧海神居然避而不见。
郑铭伫立在海岸上的一块礁石, 清爽的海风撩动着他的鬓发和衣袂。
望着那天和海交界处, 云和浪汇集处, 郑铭眉宇微皱。
圣沧海神对他避而不见, 这让他有些头痛。
他也没想到圣沧海神居然如此不给面子,他都亲自来了,居然依然不出来见他。
“超脱神祗果然都是一群傲慢的家伙, 怪不得仙地内的强者都不愿意与他们打交道。”
郑铭不满的说道。
“陛下,不如让我去找找她吧。”小敖丙站在郑铭身后,轻声说道。
郑铭低头看了看他,微微颔首。
“也好,朕也不能白跑一趟。”
“她不愿出来,那就逼她出来。”
说着,他眼中露出了一抹凌厉的精芒。
说实话,此时郑铭心中有些恼怒。
无视是最大的羞辱。
他好歹也是璃皇,当今仙地四大帝尊之一。
居然被人视而不见,说来真是可笑。
其实只要圣沧海神愿意出来见他,他就不会生气,哪怕圣沧海神拒绝了他,他也能够理解。
毕竟他想拉拢圣沧海神,而圣沧海神自然有拒绝的权利。
可是如此视而不见,他却不能不生气。
听到郑铭的话,小敖丙一脸肃然应了一声。
尔后。
他飞身一跃而起。
吟~~
一道龙吟声骤然在天海间乍响,磅礴的威势如同一道道狂风般席卷周围数百里的海域,顿时平静的海面波涛汹涌。
银白色的龙身在天空上腾云驾雾, 尔后, 一头扎入海面之下。
敖丙本是东海龙宫的三太子,并且身怀灵珠, 虽然如今修为依然是仙台境九层,但是他的势力远超登仙级强者,更何况这里是海域。
在敖丙进入海中后,顿时海底中的水流涌动起来。
无数海流转动,百丈高的巨浪直冲天际,仿佛眼前的海域要被倒覆一般。
海底深处,无数海妖族见此,纷纷惊慌逃窜。
作为海妖族,控制海水是他们的本能,可是面对敖丙这般翻江倒海的本事,他们哪里敢上前。
更让他们惊惧的是敖丙身上的气息,属于龙族的气息,对一切海妖族都有着强大的威慑力。
海妖族惊慌逃窜,海中的鱼虾鳖蟹更是惊得四处乱窜。
暴乱的海流,波及数百里的海域。
而此时此刻,圣沧海神就隐藏在深海之内,正远远的观察着郑铭。
她不想见郑铭,因为她还在等。
等一个契机,等一个让他们这些沉寂万载的神祗可以重见天地大道的契机。
她想过这个契机就在郑铭身上,但是她无法确定。
因此在没有确定契机就在郑铭身上之前,她不想与郑铭又太多的交集。
至于这个契机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也许是诛仙之战,也许是其他。
反正她就是想等待,等待着一个合适的契机。
可是她没想到郑铭居然会逼她现身,更没想到郑铭身边居然有一位龙族强者。
“龙族,消失万年的种族居然再次出现?这怎么可能?”
她看着在海域中翻腾的敖丙,柔美的面容上出现了惊愕的神色。
上古时期,龙族虽然稀少,但并不是没有,经常会有具有龙族血脉的妖族出现在世人眼前。
但是自从诛仙之战,最后一位龙族强者损落,龙族就彻底消失了,除了一些龙族血脉薄弱的海妖族外,仙地内,妖魔海域内已经没有龙族血脉浓郁的妖族了。
更何况眼前的这位还是一位血脉纯正无比的龙族。
“难道这世间还有隐藏的龙族!”
“那大璃与龙族又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大璃的崛起就是龙族的支持?”
一时间,她心中千思百转,生出了无数猜想。
不过,她很快就终止了心中的猜想,因为她不得不露面了。
圣沧海域是她的神域,而敖丙却是龙王之子,虽然不是神祗,但论对大海的操控,他一点也不比圣沧海神差。
可以说敖丙是一切水系神祗的克星,他应该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影响到水系神祗神域的存在。
如果圣沧海神再不露面,敖丙就要将她的神域给分割了,到时候她或许会失去一大片海域的掌控权。
这一点她是无法忍受的。
“龙族,住手吧。”
圣沧海神飞出海面,俯瞰着下方翻腾的敖丙,有些无奈的说道。
敖丙闻言,顿时收了神通,出现在圣沧海神面前。
他身穿龙鳞金甲,手持珍珠锤,稍瘦的身躯悬立在半空中,稚嫩的脸庞上尽显冰冷的寒意。
“尔等居然敢对陛下不敬,该打!”
话音刚落,他便欺身而上,冰寒的气息弥漫开来,瞬间将周围十几里的海域冻结。
双锤猛地朝着圣沧海神的轰击而去。
圣沧海神见此,微微一愣。
她没想到敖丙居然会出手。
她都出来了,怎么还要动手?
敖丙还是很善良的,他只说圣沧海神该打,没说该杀。
在他看来,敢对郑铭视而不见,就是大不敬之罪,岂能轻易放过。
眼看那两颗珍珠锤已经近在眼前,圣沧海神脸色骤然变幻,心中暗生恼怒。
太欺负人了!
我不想见你们,你们就逼我出来。
我出来了,你们还要打我!
真当本尊好欺负吗?
郑铭因为她的视而不见感到恼怒,而她又因敖丙的逼迫感到恼怒。
说到底,其实都是心中的傲气在作祟。
郑铭身为帝皇,虽然平时表现得温尔儒雅,但是他的骨子里早就充满了帝皇的霸道,他不允许任何人无视他的意志。
而圣沧海神作为一位存在上万年的神祗,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远高于其他神祗,而那些强大的修炼者,在她眼中也是一群后辈而已,所以她心中总是存在着高高在上的态度。
面对任何人时,她都会产生轻视的心理。
哪怕是面对颜书画时,她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揭颜书画的短,甚至还将此作为笑谈,可见她心底对颜书画是非常轻视的。
而对于郑铭也同样如此。
帝皇又如何?在她看来帝皇不过是一个凡俗之人。
五百年的寿命相比于她上万年的存在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一个霸道,一个傲慢,两人初见时都保持着和气,但是再见之时却出现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冲突。
面对敖丙的突然攻击,圣沧海神气恼的一挥手。
刹那间,下方的冰封的海面崩碎,一道道水流蜂拥而出,直冲敖丙而去。
而敖丙怡然不惧,消瘦的身躯上散发了彻骨的寒意,任何靠近他的水流都被冰封。
并且他的双锤依然朝着圣沧海神急速的轰击而去。
轰~~
两人碰撞,狂暴的气浪瞬间掀飞无数冰晶,涛涛海浪疯狂的涌动。
轰轰轰~~
紧接而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的碰撞。
一时间,两人打的难分难舍。
圣沧海神拥有神域优势,可以利用大海带来的神力,战斗力十分强悍。
而敖丙同样不弱,甚至还比圣沧海神强上一丝。
毕竟他并不惧怕圣沧海神的神域能力。
圣沧海神越打越心惊,她自己的实力她最清楚。
不敢说当世无敌,但是在神域中她绝对不惧怕任何人。
哪怕是被称为人族第一强者的玄清道尊来了圣沧海域,她不觉得自己会败。
但是面对敖丙,她却有种打不过的感觉。
其实,论实力,敖丙应该比玄清差一点,大概也就跟颜书画差不多,但是对付水系神祗,敖丙的战斗力要提升三成,这一点是玄清和颜书画做不到的。
海岸礁石,郑铭望着两人的战斗,一脸淡漠。
既然已经动手,那就打出个接过来。
本来他想跟圣沧海神好好谈一谈,不想使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是如今他改变主意了。
他要击溃圣沧海神心底的傲慢,要让圣沧海神明白帝皇的意志不容忽视。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间,两刻钟便过去了。
虽然敖丙稍微强上一丝,但是圣沧海神也不是轻易之辈。
两人的战斗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分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