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斂月芳菲 線上看-第三十二卷 村西湖畔玉湖苑鑒賞

斂月芳菲
小說推薦斂月芳菲敛月芳菲
粟晚他们一行人来到杏湘村中最大的一个客栈,门匾上写着“湘栖客栈”。
他们走进客栈里,坐在客栈最中央的那个位置上。
冰月大声呼唤:“小二,小二——”
上来一位身穿褐色衣衫的公子,向他们六人鞠了一躬:“几位客官,是打尖儿呢还是住店呢?”
粟晚转头望着他:“您是这儿的店家还是伙计?”
他鞠躬:“回禀公子,我是这湘栖客栈的店家!”
亓渊应声答道:“如此甚好!”顺手取下腰间的钱袋递给他,“我们先吃饭,后住店,把你们客栈的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他接过钱袋一看——里面全是金子。他惊呆了:“这…用不着这许多呀!”
亓渊微微一笑:“无事!你都拿去吧,备点好酒好菜!”
他深鞠一躬:“好嘞!”走了下去——
冰月和粟晚相视一笑。
“姐姐——”
“小川儿——”
我喜欢的女孩也太帅了
粟晚又转头望了望亓渊:“亓渊,你们魔界不是很穷吗?何时有这么多银两了?”
冰月捂着嘴偷笑起来。
亓渊撅起嘴:“我们魔界何时很穷了?”
粟晚百思不解:“那你们魔界还去抢掠财物!”
亓渊欲言又止,竟无言以对。
粟晚讪笑:“这四海八荒皆知,我们…芈花界、圣月界和圣医界对他族宝物并无任何贪心,因为这三界之内的宝物数不胜数。而你们魔界,真正算得上魔界之物也就只有三件了吧?一件是这清浅琉璃盏,第二件则是你的贴身法器浴火魇允扇,这最后一件便是你妹妹的法器夭涟!”
桃沂捂着嘴偷笑起来:“沂川公子所言极是!我们尊主还真是…很穷,记得有一次去凡间捉妖,他不好意思向百姓讨食物吃,就去帮妖做内务而讨取食物,还被百姓误以为他是和妖一伙的!”
话音刚落,粟晚他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亓渊怯生生的,刷的一下羞红了脸,并伸手打在桃沂的肩上。
此时,一位伙计上菜了,他将饭菜放在桌上摆好,随后是刚才的店家端起三坛酒放在桌上,鞠了一躬:“几位客官,需不需要给您们倒酒?”
冰月连连摆手:“就不劳烦店家费心了,我们自己来就行,你去忙你的吧!”
他莞尔一笑:“得嘞,您们慢用啊!”下——
冰月打开酒坛,倒了一杯递给桑棘、又倒一杯递给亓渊、然后倒一杯给桃沂,最后再给他自己倒了一杯。
粟晚紧紧皱眉:“姐姐,我的呢?我也要酒!”
冰月微微一笑:“小川儿,不许饮酒!”
粟晚撇了撇冰月:“凭什么!我从小跟着我娘…还有三位长老饮酒来着!”
亓渊品一口酒:“这酒很清香爽口,沂川儿你可以试试!”
冰月撇了撇亓渊:“亓渊,你怎的还怂恿小川儿饮酒!”
亓渊讪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古以来,芈花界就以花酿酒,自然沂川儿的酒量也不会差,让她稍微喝点吧!实在不行,我们都少喝点,看着她点呗!”
粟晚一把夺过冰月手里的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品一口清香爽口:“就是,亓渊此言非常有理!”
冰月微微一笑:“也罢!”
此时,我们左边那桌的两位男子边饮酒吃菜边议论起来……
“听说今日一早,玉姑娘被一位侠客扇了一扇子,脸上便出现了一道很大的伤疤,这不刚才我便看见…看见她的住所有所异动……”
“有这等事?你看见她有什么异动了吗?”
“没呢!我根本不敢上前去看,只是远远的在一里外看见一道红煞之光,煞是怪异罢了!”
“也对!还是不要上前查看的好,否则大祸临头啊!”
“谁能说不是呢!”
………………………………………………
冰月上前来,微笑着:“两位公子,小生刚才听闻你们在说,玉姑娘的住所有异动?”
“是啊,远远能看见一道红煞之光涌出,煞是奇怪!”
冰月百思不解:“那…公子可否将玉姑娘的住所告知小生?”
“你若非要打听的话,告诉你也无妨!但是姑娘切记,万事小心!”
冰月点了点头:“多谢公子提醒!”
“村西湖畔有个‘玉湖苑’,那便是玉姑娘的住所了!”
荒島好男人 大黑羊
冰月鞠了一躬:“多谢二位告知——”
说着,他走过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已查知玉湖的住所了,为了避免她再害人,我们需得前去查看一番!”
彼岸花
他们几人都点了点头,枝桠也点了点头,我们一同走出客栈。
粟晚他们一行人顺着村西的方向前行,来到村西湖畔,看见了玉湖苑——
粟晚冲里面呐喊:“小狐,小狐——”
玉湖迎面走来,嘴角微微上扬:“是你们呐!可喜可贺呀!”
粟晚蹙蹙眉头:“小狐,还请你不要再害人了!”
玉湖解嘲大笑:“不再害人?在众人眼中,我只是个妖,一个没有感情的妖罢了!”
亓渊紧紧皱眉:“九香鼎在你这儿?”
玉湖微微一笑:“是的,九香鼎是在我这儿,那又如何?”
粟晚蹙蹙眉头:“你为何要伤害无辜之人?”
玉湖解嘲大笑:“无辜?他们无辜吗?他们死有余辜,我杀的都是那些负心人,本来已有妻室,还在外面拈花惹草,到处嫖娼,伤害无知少女!!”
粟晚蹙蹙眉头:“生命诚可贵!你怎可肆意杀害他人生命!”
玉湖解嘲大笑:“他们生命可贵,我的呢?我的生命又有谁珍惜过!!”取下她的面纱,“你们也看到我这脸上的伤疤了吧?都是他们害的,都是他们害的!”
粟晚大吃一惊:“你这是……怎么……”
玉湖转身朝玉湖苑走去:“你们且请进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听后若觉得还是我的不对,那就悉听尊便;如若不然,还请诸位不要插手此事!”
粟晚他们一行人也跟着进去了。
玉湖双手伸展开,她闪现八条尾巴……
粟晚他们大吃一惊:“你不是九尾狐吗?你怎么只有八条尾巴了?”
玉湖蹙蹙眉头:“请诸位听我细细道来!”俯下头望了望她的衣袖,“一千年前,我被亓渊收进琉璃盏里,守护九香鼎。我准备潜心修炼,不再害人!而后,我在村西湖畔救下了落水的他……”
她回忆——
在村西湖畔,身穿雪白霓裳羽衣的玉湖一头扎进湖中,将一位身穿褐色衣衫的翩翩公子救上湖畔……
玉湖转身朝玉湖苑走去……
那位公子起身,一把抱住玉湖:“玉姑娘,多谢玉姑娘的救命之恩!”
玉湖百思不解:“你怎知本姑娘的芳名?”
他微微一笑:“村里谁人不知,有一位花容月貌的绝世佳人玉湖住在玉湖苑里啊!”
玉湖眨了眨眼:“公子,还请你松手!”
天堂里的异乡人(1993)
他紧紧皱眉:“能这样近距离接触美人儿,是白楠的荣幸,怎么舍得松手呢?”
玉湖冷冷地:“你想怎样?”
他微微一笑:“这世间有种东西…很美味,玉姑娘难道不想尝尝吗?”
玉湖百思不解:“是什么?”
他凑近玉湖,将自己的嘴唇吻在玉湖的玉唇上,玉湖满脸困惑地站在那里……
半晌,他才放手:“玉姑娘,可美味?”
玉湖满脸困惑:“很奇妙……”
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