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有一枚兩界印 起點-第三百五十章 拍馬狂魔趙文容推薦

我有一枚兩界印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兩界印我有一枚两界印
赵文容愣愣的看着英娘化为厉鬼,凶勐的扑向自己,他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实在不行,变鬼就变鬼吧,总比直接烟消云散强吧?
就是有点后悔,怎么没有把那位道长直接请回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这位陆公子还是太年轻了,要是谨慎点,请几位师门长辈一起过来就好了,也不至于把性命一起送到这里。
赵文容轻轻叹息一声,等待自己灵魂出窍,化而为鬼。
嗯,以后还要跟英娘相处,必须转变心态,和她处好。
感觉到肩膀被拍了拍,赵文容缓缓睁开眼睛,挤出一丝笑容。
“英……嗯?”
入眼处,却是陆征一脸古怪的看向自己。
“你这一脸温柔的样子,是给我看的?”陆征呲了呲牙,手指轻动。
“英娘呢?”赵文容愣愣问道。
“你说呢?”
赵文容一脸呆滞,愣了片刻,试探着问道,“死……死了?”
“怎么,你还想跟她继续双宿双栖,永世欢好?”
“不想!不想!”赵文容急忙摇头,这才反应过来。
他刚刚看到英娘气势十足,那么一脸自信的要杀陆征,还以为陆征肯定不是英娘的对手呢。
合着英娘也犯了和自己一样的错误?
原来陆征这么厉害啊!
原来陆征不只是身份厉害,他本身就是一根大腿啊!
赵文容直接就跪下,“赵文容多谢公子救命大恩!”
这一下可是真心实意。
陆征伸手一托,赵文容就被托起来,“行起来吧,我说过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见你被鬼物缠身,也不好看你就这么死了。”
“公子您真是心胸宽广,豁达凛然、风光霁月,气度非凡……”
“够了!”
“诶!”
赵文容立时答应一声,恭恭敬敬的束手而立。
“那柄拂尘是怎么回事?”陆征问道。
然后赵文容就讲了自己晚上回家时遇到了一位道士的事。
陆征点点头。
身为道家修士,既然遇上了人遭鬼害,自然不好不管,可是人家不领情还怒怼,
自己也不可能上赶着去救。
既然如此,那就先借出一柄拂尘,让目标认识到事实真相,然后自然就会求到自己头上了。
这位道长很自信,认为自家的拂尘可以护住赵文容,对方不会为了赵文容就付出重伤的代价。
结果没想到人家女鬼是真的想和赵文容做一对鬼鸳鸯,宁愿受伤都要杀死赵文容。
幸亏陆征来了,否则赵文容这个鬼算是做定了。
赵文容也知道此中关隘,所以神情中有点自艾,也有点埋怨,毕竟这位道长差点提前把自己送走。
如此一来,陆征对赵文容的恩情可就更重。
“公子不记仇怨,仗义出手,大恩大德,我赵文容绝不敢忘,以后您让我往东我就……”
“行了行了!”
陆征再次打断了赵文容,“你没事别来烦我就算报恩了。”
赵文容,“……”
“对了,那位道长住在桐来客栈是吧,明天记得把拂尘给人家送回去。”陆征说道,“我……嗯……算了,给我吧,我去送。”
“公子忙碌,不仅日理万机,还要修行炼气,这种小事怎能麻烦公子,我……”
“我去送!”
“诶!”
然后赵文容就一熘小跑的出了院子,去帮陆征捡拂尘了。
陆征走出房间,看向隔壁。
英娘已死,隔壁的鬼气开始缓慢消散,估计再经过几个白天的太阳照耀,就能变为普通民宅了。
“执念太深,化而为鬼。”陆征摩挲着下巴,然后就看到赵文容拿着拂尘一路小跑而来。
“公子,拂尘。”
“嗯。”陆征接过拂尘,“毕竟和鬼物风流了一个月,如今外表看不出来,其实你已经元气受损,去开点补药的方子吧。”
“是是是!”
赵文容连连点头,正要再说点什么,就看到陆征将拂尘在自己眼前一挥,自己只是下意识的眨了个眼,陆征就消失不见了。
“嘶——”
赵文容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就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老周!”
……
另一边,陆征回家,继续和等在家里的柳青妍开始第二场。
……
第二天一早。
陆征和柳青妍结伴出门,“我去见见那位道长。”
柳青妍点点头,扭头看向巷子里面,就看到杜月瑶和她的护卫一路跑了过来。
“柳姐姐!陆大哥!”
一路小跑,杜月瑶停在两人身前,喘了两口气,一脸期待兼害怕的看向陆征,“昨晚怎么样?救下那个人了吗?那个女鬼呢?”
陆征呵呵一笑,“救下了,那个女鬼被我灭了。”
“陆大哥真厉害!”
几人一起向外走,看到杜月瑶好奇期待,陆征就大概说了一下昨晚的事。
“啊!哇!呀!”
杜月瑶听的一惊一乍,她身边的护卫也是听的心惊胆战,心道若是换成自己,估计就被那鬼物把心脏掏出来了。
走到仁心堂,杜月瑶和柳青妍进门准备出诊,陆征也一路往桐来客栈而去。
……
桐来客栈。
一个中年道士来到大堂,要了一碗稀粥和两个馒头,刚刚吃了两口,就看到一个俊秀的书生手持拂尘,走进客栈。
“嗯?怎么换了个人?”
道士一脸懵逼,看着陆征在自己旁边坐下,又将拂尘送到自己跟前,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白云观外门居士陆征,见过道友!”
“白云观?”
中年道士吃了一惊,嘴里的馒头差点把自己噎住。
“张纯元,师承青松观!”
极道高校生
……
青松观陆征没听过,从张纯元的话里也能听出来大概是个小观。
并不是是个道观,就是白云观或者金华观这种大派。
张纯元就是在自家道观呆腻了出来转悠的,顺便出魔卫道。
当听到陆征关于昨晚的描述以后,张纯元也不由有些尴尬,对陆征连连感谢,帮他弥补了失误。
两人论道半日,又一起用了午饭,张纯元这才告辞离去。
……
就是一场普通的相遇,虽然没有气运之光的收入,不过陆征也没失望,毕竟大部分日子都是平平常常,哪能整天有事不是?
送张纯元离开,陆征悠哉悠哉的回到仁心堂,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柳老先生真是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养生有道,医术惊人,慈悲心肠, 这才能教出来柳姑娘这等神仙天女一般的人物!”
“柳姑娘真乃妙手心仁,医术出神入化,就彷佛是画中仙子,济世神女,和陆公子真是绝世良配,令人拍手赞叹!”
“杜姑娘心善,钟灵隽秀,能和柳姑娘与陆公子为友,以后定然可以医术有成,济世救人,在下先在这边厢恭喜杜姑娘了!”
廢少重生歸來 無方
转进医铺,就看到赵文容正在疯狂拍马屁。
“你来干什么?”
赵文容连连躬身,“我这不是被鬼物耗了元气嘛,仁心堂乃是县里最好的医馆,柳大夫也有小医仙之称,在下想让柳大夫给看看诊,顺便再开些补气养生的汤药。”
陆征撇撇嘴,没想到这赵文容还是个会来事的。
毕竟仁心堂已经在医术上超出县里其他医馆一截,所以在药材上的价格反而还要贵上两成。
陆征上次就不收他们的礼,昨晚上也强调了让他别打扰,所以这次赵文容也不敢送。
来仁心堂看病,一是能得最好的医生看病,二来能高价多买些名贵的药材,也算是一种感谢。

精品都市小说 神秘復甦-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會議上的大事件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陆志文脑海里仿佛已经有了张羡光的档案一样,将他的名字,出生,乃至于父母,甚至是以前在什么地方任职的信息都说了出来。
这非常不可思议。
因为杨间明白,张羡光是很早就混迹灵异圈的存在,几十年前进入过鬼邮局,之后就一直失踪了。
水 箭 龜
这样的人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什么线索信息,就算是有,那些信息和线索都会被灵异隐藏和覆盖,真要挖掘出来的话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原来凶手叫张羡光么?还以为这个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没想到也是有迹可循,既然你有他的档案资料,那么能告诉我们一些他目前的线索资料么?”李军认真的询问道。
其他队长的目光也都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陆志文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些只是张羡光的籍贯资料而已,实际上他最后的行踪是任职于双桥镇小学教书,而他教书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一年不到,之后张羡光辞职了就再也没有他的信息线索了。”
“他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直到今天才冒出来。”
李军立刻思考了起来。
曹洋此刻皱了皱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信息的作用并不大,42年出生的,算算时间今年已经有八十岁高龄了,而且期间失踪的时间长达近五十多年,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一直混迹在灵异圈的话,那么经历了什么难以想象。”
“而且我不相信这个人隐藏了这么久今天突然冒出来就只是单纯的为了鬼画而已,他肯定是在图谋着什么。”
“有道理,老而不死,隐藏多年,一定有所图谋。”李军点了点头。
其他人虽然没有发表意见,但也默认了这个说法。
一个八十多岁的人用灵异的力量维持着三十岁左右的相貌,并且活跃至今,期间既没有在灵异圈露面,也没有加入总部成为队长,难不成一直在养老不成?
如果是养老的话那这次一露面就杀了一位总部的负责人,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所以必定是有所图谋,而且图谋很大。
“不管这个叫张羡光的人在图谋什么,这个人一定是十分的危险,你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个人将其杀死,让他的图谋都给我见鬼去,绝对不能放任这个家伙不管。”
曹延华立刻义正辞严的说道,似乎给所有人下了一个死命令。
监禁
他嗅觉敏锐,从目前的信息情报上来推断他心中觉得这个张羡光会带来很大的危机,必须尽早解决。
“这个当然。”李军点头道。
不过除了他回应之外,其他的队长都沉默不语,似乎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做一回事。
而在这短暂的沉默过程之中,那个新成为队长的林北笑着开口道:“副部长,这事情没这么简单,一个人如果真的为了什么事情筹划了几十年的话,那么他的计划一定是非常缜密的,撇开这个张羡光本人将其危险不说,难道他就没有其他的同伙么?”
“没有什么准备就去找凶手的话,下场多半是和高明一样,死的很惨,之前杨间不是和那个张羡光交过手了么?实力已经得到了验证,我觉得如果没三个以上的队长联手的话想要干掉他基本不可能。”
说完,林北看了看旁边的周登。
周登立刻就道:“你看我做什么?你觉得我打不过那个张羡光么?”
“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新人还是比较容易死的。”林北说道。
“你不也是新人嘛。”周登说道。
林北笑了笑道:“我当驭鬼者的时候你还在偷电瓶车呢,要不是为了解决厉鬼复苏的问题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然我早就成了队长了,现在不过是迎头追赶罢了,所以严格意义上我并不是新人。”
他能当队长不是靠资历,而是最近都在不断的处理灵异事件,既是保护自己所负责的城市,也是有刷功劳的意思。
他很清楚,现在这个世界诡异多变,只有成为队长才能站得高看得远,活得久。
如果退缩不前,那么很快就会时代淘汰,毕竟驾驭厉鬼的人等于走上了一条没有回头的路,要么死,要么就拼尽一切硬着头皮往下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说这话我就不开心了。”
周登看着他说道:“说的好像谁没有经历过厉鬼复苏似的,我也是从那辆公交车上下来的,你要是觉得我不配当这个队长你可以出个价,我卖给你,怎么样?”
说完他上下打量着林北,似乎在掂量着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就随便说说而已,你别在意。”林北耸耸肩也不再多言了。
周登盯着他看了看,决定回头让他走路回家。
其实其他的队长也有些看不起周登。
林北好歹占个资历老,活得久,而且自从下了那辆灵异公交车之后也的确解决了不少灵异事件,所以这才能当队长。
反观周登样样不如林北,能当队长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他最近解决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灵异事件:恐怖博物馆,再加上现在处于队长更换时期,算是捡了个便宜,要是换做以前第一次选队长的时候,一件级别为a的灵异事件还真支撑不了一个队长。
“讨论就好好讨论,不要说一些和事情无关的话题。”杨间此刻说了一句。
明眼之人都看的出来林北对周登很不满。
但周登当队长是总部定的,而总部的评价是很公平公正的,没有任何的问题,所以哪怕心里有不服也不能当众表现出来。
“抱歉,是我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了。”林北见到杨间发话,还是当众道了歉。
王察灵这个时候缓缓开口道:“副部长,你费这么一番功夫召开队长会议不会只是让我们给高明报仇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发一个通缉令,我们如果遇到了那个张羡光自然是会对付他的,何必坐在这里互相吵起来。”
他对张羡光的存在不感兴趣,只是想要跳过这个话题,看看这场会议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的确,凶手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剩下的无非就是追查而已,但是所有人聚在一起只是为高明报仇的话那未免太过大材小用了。”
柳三点了点头,赞同了王察灵这番话。
曹延华说道:“会议主要是五件事情,第一件事是确定十二个队长人选,第二件事是高明被杀一案-,如今既然有结果了那么这件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回头会议上再次处理,这第三件事则是执法队长的事情。”
“你们不少人应该已经提前收到消息了,关于在十二个队长之间选一位做执法队长的传闻,现在我可以正式告诉大家,这件事情不是传闻,并且执法队长的人选已经定了下来,就是大昌市负责人鬼眼杨间。”
他当中宣布这件事情。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过程还是要走。
“驭鬼者需要被束缚,队长更需要被约束,杨间不归总部调遣,他是独立于总部之外的存在,拥有对所有队长的征调和处置权,如果你们对执法队长的职责权限不太明白的话可以去看你们面前的档案资料,上面说的一清二楚。”
“当然,你们如果对杨间成为执法队长有什么不满亦或者是有其他意见的话可以现在就说出来。”
曹延华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众人的神情。
可惜那一张张冰冷麻木的死人脸实在是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也不知道这些队长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总部的意思是队长以后也有人管,是吧。”
何银儿说道:“队长需要被约束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谁有来约束杨间呢?他的权限范围太大了,甚至连队长都可以杀,如果他乱来的话我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非常时候,非常办法。”
曹延华认真的说道:“十二个犯错的概率大,但是一个人犯错的概率就小,而且我相信杨间会很好的做好这份工作,你如果不放心的话那就让时间来证明,现在你不能以莫须有的理由来反对执法队长的设立。”
“你都这样说了,那我没意见。”何银儿说道。
这个时候林北说道:“副部长我倒是对设立执法队长这个位置没什么意见,这是一件好事,避免有些队长无法无天,肆意妄为,但是我对人选有些疑虑,为什么会是杨间?如果执法队长是从十二个队长之中选出来的话,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参与竞选?”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杨队,你也别生气,这事情敞开了说比较好,免得到时候成一根刺扎在大家的心里谁都不愉快。”
杨间脸色平静,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曹延华立刻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刚成为队长的林北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这是要对杨间发难么?这个林北不会这么蠢吧。”
王察灵面带微笑,微微看了看那个光头。
“他的评分最高,仅此而已,你们觉得有问题可以和杨间的档案资料进行对比,他处理的灵异时间很多,s级灵异事件参与了也不少。”
此刻那个陆志文平淡的开口,给了大家一个可以服众的解释。
“那如果有人解决的灵异事件超过了杨间呢,那么执法队长是更换,还是依旧是杨间?”林北又继续问道。
曹延华想要说话,这个时候却被杨间挥手制止了,他说道:“很简单,谁干掉我,谁就是新的执法队长,如果干不掉我,那么任何的意见都给我憋回去,规矩,是我制定给你们遵守的,而不是你们来制定规矩约束我的。”
“有谁不服,现在就站出来,我会用我的办法让你服。”
他很简单,粗暴,甚至非常嚣张。
可是这话虽然粗鄙,甚至有些无脑,但是却很纯粹。
这种不加掩饰的态度按理说会招来别人的反感才对,可是此刻迎来的却是所有人的默许。
因为和杨间打过交道的人就会明白,他真的具备足够的实力,以至于可以不加掩饰表现出自己的强势,哪怕在别人看来这很粗暴,无脑,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这一番话让人实在是没办法反驳。
毕竟,灵异圈就是这样。
没有人会去听一个可以被自己轻易干掉的人说的话。
如一旁的曹延华一样。
身为普通人对队长毫无约束。
是曹延华不过聪明,不够有地位么?
都不是。
只会是他不是灵异圈的人,自身太过弱小,小小的灵异就能让他致命,这怎么去管理所有的队长。
“你还是以前的态度,那就好。”林北笑了笑,似乎放下心来了。
杨间瞥了他一眼:“从灵异公交车上活着下来你的确不简单,但是现在已经和那个时候不一样了,希望我们能和上次一样可以好好的合作。”
“当然。”林北点了点头道。
“这话题跳过,说手第四件事情吧。”
杨间此刻如同话事人一样,让曹延华直接跳过执法队长的事情,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
曹延华继续道:“第四件事情……”
说完他看了看左右,然后才压着声音道:“关于诺亚方舟计划。”
“这件事情目前是机密中的机密,但是从今天开始不是了,我放在今天说是为了让大家心里做好准备。”
“诺亚方舟计划?听上去像是要火星移民一样,虽然驭鬼者没了氧气也能生活,真要移民也不是不行……”周登开始唠叨起来。
重生現代:丹神仙妻 凌裡希
曹延华脸一黑,立刻打算了他的话:“诺亚方舟计划不是亚洲总部制定的计划,是国外的驭鬼者总部联合起来制定的一个计划,关于这个诺亚方舟计划的消息也是最近张隼在国外那个国王组织内探听到的。”
“是真是假我不能肯定,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计划,我也只是知道一个大致。”
“副部长,说一说国外那个诺亚方舟计划的大致内容,我挺有兴趣的。”王察灵扶了扶眼镜,认真的询问道。
曹延华道:“国外的驭鬼者已经不想去处理一件件层出不穷的灵异事件,顶尖的驭鬼者不愿意以身犯险冒险,底层的驭鬼者疯狂求生,再加上很多资本家在灵异事件面前整日恐慌不安,于是乎诺亚方舟计划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制定了出来。”
“这个计划的大致内容是,尽可能的把国外所有的灵异事件引到我们这里来,利用我们的力量去解决那些灵异事件,既能确保他们那边的安危,维护自身的利益,又能打压我们,防止我们在灵异事件结束之后崛起,超越他们。”
“这些混蛋。”
李军听完之后双手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哪怕是带着墨镜,他眼眶里阴森的鬼火依旧在剧烈的跳动着,显得非常的愤怒。
柳三此刻脸色那抹微笑也瞬间冰冷的下来:“这是在挑起国内外灵异圈的战斗,他们如果敢做,那就让他们全死光,这个世界少了他们一样照转。”
“他们这是在找死。”
卫景麻木冰冷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森然之色。
“正好,我新盖的太平古镇还空着一堆没名字的牌位,想刻一些外国人的名字在上面。”
何银儿也脸色阴沉,冷冰冰的吐出了几个字。
周登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竖起了两根中指。
王察灵摘下了眼镜缓缓道:“无风不起浪,有这消息传出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确定了计划实行时间我建议先一步动手直接截杀他们,让他们这个诺亚方舟计划胎死腹中,我们稳住现在的局势已经很不容易了,一旦诺亚方舟计划实行成功,那可就彻底完了。”
“果然,还是外国人狠,杨间,你的鬼域可以更改地貌,而且范围很大,要不要试着把那些岛屿,大陆什么的翻个面,帮他们洗一洗上面的污秽?反正他们也不想活了,那就让我们送他们去见上帝。”曹洋咧嘴笑道。
杨间面无表情道:“我算了一下,目前我的鬼域做不到这点,而且你这种做法很不人道,可行性也不高,对方也不是一个驭鬼者都没有,肯定会出面阻拦的,只有先杀光他们那边的驭鬼者这个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
“他居然还说曹洋不人道?”
曹延华额头上冒出冷汗,看了看杨间。
陆志文此刻非常冷静道,他僵硬的开口道:“计划之所以还是计划,而不是行动,肯定是不具备实行条件的,只要我们的实力足够强,对方这个计划实行的概率不大,这次队长会议召集所有队长应该就是预防类似的事情发生,以求在某个关键时候所有的队长都能聚在一起。”
这话一说,所有人心中立刻就明白了这次队长会议的重要性了。
这次就相当于一次预演。
一旦真有大事发生,十二个队长必须联手。
“不过你们要防范他们针对队长级人物的袭杀。”
杨间忽的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大澳市的负责人骆胜是个叛徒,前不久我去大澳市游玩的时候被他们袭击过一次。”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王察灵愣了一下。
“确实有这样的事情,那次事情的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回头我会让工作人员将资料送到你们的手中,这件事情是一个很不好的苗头。”曹延华凝重的说道。
轰隆!
还未说完,一声惊雷响起,城市的上空异常酝酿许久的暴雨倾盆而下。
但是众人的头顶依旧阳光催促,丝毫没有遭受影响。
此刻所有人脸色凝重,重新审视着这个问题。
有人居然想要干掉总部的队长?
“张隼,不会有事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李乐平这个时候关注点却有些不同,他做出了一个提醒。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玄玉道途笔趣-第四十一章:石門分享

玄玉道途
小說推薦玄玉道途玄玉道途
与此同时,只见这杆血色长枪只是一闪,便已经是消失在原地,瞬息之后,躲在远处角落的吕乐似是感觉不远处有一阵细小的灵力波动。
察觉到女子的攻击,吕乐却是一声冷哼,身体却是早已做好了准备,正不偏不倚的右移了一步,堪堪将这血色长枪闪避而去。
“铮”的一声响起。
却是那龙纹剑已然出鞘,荡出一抹长虹而去。
虽然没有其他修士出手那般绚丽多彩,但就在吕乐果断出手的这一瞬间,“龙纹剑”已经无声无息的朝着妩媚女子激射而去。
只见那淡金色的剑光,仿佛是要将这灼热的空气割破一般,其疯狂骤增的剑速,便已是让妩媚女子不禁皱起了一丝眉头。
见吕乐出招如此迅猛,妩媚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慎重,显然她是有所低估了吕乐,但她毕竟是见过了风浪的修士,并不惊慌。
只见这女子朝着虚空轻点几下,那血色长枪已然回身防守。
待到这血色长枪在回到女子身前后,突然的化作无数血红色的圆圈,显然是准备将王元这迅捷的攻势给尽数化解,然后再行反击。
“轰….”
二者就这么在女子不远处这么一撞。
妩媚的女子惊觉吕乐剑身上的力量非但大的异乎寻常,而且还颇为后劲有余,蕴含着极其浑厚的法力。
一时间,一边是血光弥漫的无数圆圈,一边却是划过长空的淡金色剑光,两种截然不同的神通法术在空中不断的交织着。
每一次的碰撞都会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每一次碰撞也都会散发出那令人难以睁开双眼的璀璨光芒。
而就在这两种神通在空中拼的难舍难分之时,王元与妩媚的女子似乎也有些忍耐不住,只见二人在这璀璨的光芒照耀下。
或是一下跃高,或是一下低伏,又亦或是随手挥出几发瞬发的法术攻击,双方斗的你来我往,迅捷如风。
这若是周边有观战者,必定会看的两眼翻花。
bs11 anime
偶尔之间,两人却是手与手在空中对拼着法力力,只见双方身影回转之间,犹如那飘飘如烟的仙神一般。
吕乐与女子已经在空中对决了有数十记灵力左右,双方见一时间难以分出高下,骤然间,情势在变。
只见二人在分开数十丈后,同时朝着那还一直在角力的法器一招,一时间,一人横剑于胸,一人背握血枪,蓦然相对!
……
此时的灼热峡谷外,夜无星而暴雨骤然降下,伴随着天雷的炸响,却是惊的沉睡的凡人矿工们,突然坐起。
而灼热峡谷某处的矿道内深处,一人青衣黑发,一人血衣血发,刚刚一番激烈的战斗,似乎是没在双方身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陡然的,吕乐以掌代剑,迸发出的数道焰型长剑撕裂着灼热的空气,朝着妩媚女子激射而去,无尽的法力凝在焰型长剑身后,随着焰型长剑贯向矗立在数十丈之远的妩媚女子。
随着一点一点的靠近,瓢泼在灼热峡谷的暴雨骤然消散,好似本来这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夜晚。
但就是这个暴雨骤然消散的时候,一直矗立不动妩媚女子突然动了起来,只见她似乎不为王元所激发的焰型长剑所动。
翩翩起舞之间,其所披的半透明轻纱,随着妩媚女子周身逐渐充盈的血色灵力开始显化开来。
两者相撞,并没有滔天之声,有的只有一声声好似撕裂布匹的声音,灼热的长剑与阴寒的轻纱互相交织着,除了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外,便是还有那浓郁的白色烟雾。
这等交织并未持续多久,沉声便是在白雾之中响起,旋即一道略显狼狈身影便是蹬蹬的倒飞而出。
原来是吕乐将自身的法力凝结成无数根银针,隐匿在这数道焰型长剑之中。
“噗”!
这无数根银针所携带的锐利法力,直接就将那妩媚女子的防御法器直接洞穿开来,生生的就刺在了其身上。
要不是妩媚女子,反应极快,瞬间运起周身的血色灵力,将自己的娇躯硬生生的朝着身后倒射而出,说不定此时的她早已凶多吉少了。
感受着自己腹部那一直在破坏自己肉体的锐利法力,妩媚女子的娇躯略微挣扎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其怨毒的目光直盯盯的看着前方的吕乐。
“嘭!”
一声血爆之声在这一刻陡然响彻,只见之前女子所在的平坦地面,“嘭”的一声,便被其踩出道道巨大的裂纹。
而一阵不输妩媚女子之前的气息从她身上,朝着周边扩散而出,心中响起一道充满杀意的咆哮,只见那女子手掌猛的一握。
血气犹如毒蛇一般缭绕着其白皙的手臂,然后其右手的掌心重新凝聚出一杆血色长枪,而其双眼,也是逐渐的转化成血红之色。
见到这一幕的吕乐也清楚,此刻便是真正战斗的开始。
一道道充满杀意的低吼从女子口中传出,而后便见这女子的身影一闪便就突然消失,瞬息之后,便见这女子一脸狰狞之声的出现在王元不远处。
只见其手提着一杆血色弥漫的锋利长枪,就这么直冲冲的朝着王元脑子这么刺了过来。
女子的所有迅捷的动作在吕乐那宛如练气九层的神识下,自然是有迹可寻。
只听的王元一声冷“哼”,掌中长剑早已经是准备好。
剑身之上不知何时,已经攀附上无穷的法力,随后只见吕乐猛地一挥,数道金芒陡然射出,而这数道金芒在吕乐强悍的神识影响下,突然便化作一柄三尺长的金色法力长剑。
同时射出的还有吕乐手中的龙纹剑。
龙纹剑与金色法力长剑交织在一起,好似不分彼此的比翼鸟一般,携裹着无尽威势朝着女子奔腾而去。
想象中的法器对撞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只见那血色弥漫的锋利长枪在与王元的攻击将要相撞时,握枪而来的女子,却是乍的一顿。
然而就在这顿一下的瞬间,吕乐所激发的双剑,带着无尽之势竟然就这么翻转了半圈过来,而那手握长枪的女子似乎是突然呆住一般,双眼闪过一丝呆滞。
虽然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对于女子来说,便是永久陷于黑暗之中去了,只见那翻转半圈过来的双剑,斜斜的对着女子的头颅,下一瞬间便从其的头颅瞬间穿击而去。
双剑速度不仅速度极快,其所带的锐利之势更是尤为胜之。
只见那女子的头颅在接触到这股灼热之势后,也“崩”的一声,炸了开来。
爱情的叛徒
吕乐见女子已经爆头而亡,其紧绷的心弦,却是缓缓落下,吃力的将双剑召回后。
他便一口将早已准备好的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吞了下去。
这一场战斗,若是换做一般的练气八层来,必然是被这妩媚女子所斩杀。
要不是吕乐所修习的法术神通,早已经全部大成。
要不是因吕乐长期服用鬼芍草而神识强大,刚刚最后与女子决一胜负的一击,便不能偷偷将神识攻击隐于双剑之后,令妩媚女子在不知情况之下,被他的神识攻击所扰,这才让他赢得了这场战斗。
恢复了一些法力之后,吕乐先是去将张居乐掉在地面上的储物袋捡了起来,而后又朝着那女子的尸体走去。
然而一番搜索后,才发现此女身上并无储物袋,至于其刚刚所用的长枪,也是早已在战斗的余波之中报废了,无果的他来到了石门前面。
“这是?”
吕乐小心的将手放在这光滑如镜的石门前,随后就将手伸向石门中间的一个拉环,轻轻一拉。
“嗯,这……”!
吕乐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这石门在被吕乐这么轻轻一拉后,竟然就打开了一个能够容纳一人通过的口子,吕乐朝里面看去,只觉得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与此同时,一股充沛的灵力扑面而来。
而正在吕乐心中打着退堂鼓时,石门所打开的口子内,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吸力,而吕乐也是一不留神被吸了进去。
白光耀眼!
……
随着吕乐被强行吸入进这石门内,只听“嗡”的一声,王元便发觉手脚竟然变得完全不听使唤。
而体内那刚刚恢复了些的法力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的双脚却也同时是不由自主的朝着自己面前白光的发源地继续前进。
“热”!
这白光照耀在吕乐的身上,给他唯一的感觉便是如此,就好似一个小太阳一般。
同时随着吕乐越来越靠近那耀眼的白光,身体的水分也被这白光所烘了出来,变成一滴滴汗水朝着身下流去。
又是“嗡”的一声。
却是吕乐终于不受控制的走入到了那白光之中,而其的身体也瞬间被那耀眼的白光所淹没。
而就当吕乐被那白光所淹没时,便觉得眼前突然一花,而后人便又出现在了一处由橙红色岩石所形成的台阶上。

精华都市言情 蟻道 又是一年春-第四十七章 道蟻(三)

蟻道
小說推薦蟻道蚁道
崔府君最后千叮万瞩不可泄露道蚁之事,否则此事一旦传出,必会引出许多不出世的老怪物,到时再弄到手可就麻烦。
燕十郎见此蚁对自己修炼有莫大好处,自然也就更加上心了,跟对方闲聊了一会儿,便又转到了那张兽皮的身上。
“毕兄,为了找出详细病因,可否将那张发现的兽皮让我一观?”
燕十郎试探地问道。
“小兄弟,此事说来惭愧,为兄没什么财物,神魂又受到损伤,回到猎宗后,便将其和储物戒一同卖给了千宗拍卖行。
用它换了三千下品灵币,买了一些养魂丹,才坚持到了现在。
后来听说此物,将要于下月十五日,在举行的七宗交易会上进行拍卖。”
毕胜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
“想必此物定是不凡,虽然拍卖会上鉴定师,也不认识上面的古文,但是他们也曾联系过宗门上层。
掌门和大长老相继拿来后也看不明白,翻阅过不少宗内藏阅的古籍,才知晓此文就是在远古时期,也是少见的冷僻文字。
听说他们特意花费高价,要从别处请来学过远古文字的大师,前来进行甄别。
毕竟要进行拍卖的话,如何不了解其上的内容是何,哪里会有人又肯出价购买。
又有人说上面有可能记载着,远古时期玄品以上的修仙功法,反正一时间是众说纷纭,令人难辨真假。”
毕莹将近些日子听来的小道消息,都一一吐露而连出,说话间脸上,还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
毕竟此兽皮,是哥哥差点用命换来,也是自己亲手变卖出去。
如果真是上面记载了什么了不得的功法,相当于与天大的机遇错失交臂。
“什么狗屁功法,那古修定是名虫修,花费巨资将蚁卵孵化后,因寿限已到或其它意外,导致自己身亡。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道蚁极有可能饿极,咬破虫袋后自行跑出来觅食。
最后遇到了毕胜这个倒霉家伙,加上护主心切,才上前攻击了他。
所以那兽皮八九不离十,会是详细记载着饲养此蚁的方法。”
崔府君不屑地传音说道。
这道蚁别说这些筑基期修士不认识,就是来上一些凝元或金丹期的高修,也多数是睁眼瞎,肯定不识得此虫。
但事情总会有意外发生,保不准哪位曾看到此类的记载,并凑巧将其认出,到时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要知道,修士境界达到越高时,本身的灵根对修为进展,再无决定性作用。
此后每突破一小阶,都要花费上数十年,甚至百年,还需要在不小的机缘下,才有可能破阶。
对此,崔府君深有体会。
但是一个修士的神魂,如果异常强大时,便会令这些修为瓶颈突破起来,变得不说是轻而易举,也会将其阻碍削弱三成。
毕竟一个修士在修炼时,每次晋阶都会始终遇到两大屏障,一是神魂力量和质量的蜕变,一个便是灵力的变化。
然而,神魂的蜕变则是破障时所遇到的最大难关,很多天赋奇才,哪怕穷尽毕生之力,都无法顺利解决此事。
那些化神期大修,如果知道世上还有此蚁的存在,就是翻地三尺,付出所有,也会将其找出来。
接下来,燕十郎不动声色跟对方姐妹俩闲聊了一会后,对方便告辞而去。
待对方走后,燕十郎眼前顿时出现两道虚幻的身影,分别是满脸笑意的崔府君和皱着眉头的慕容月儿。
只见月儿手捂着俏鼻,一脸嫌弃地看着燕十郎,抢先脱口说道:
“满身的汗臭味,快要熏死本小姐了,还不快去洗洗,否则休要让我再上你身。”
燕十郎闻言后神情尴尬,他左右看看,发现屋内连个盆都没有,进来时到是发现有一个水井,可是无物可盛,颇有些犯难。
他双手一摊,有些为难地对月儿说道:
“你总不能让人脱光后,跳进井里去洗吧?”
慕容月儿这才想起,对方是一个没有丝毫法力的家伙,根本不会什么水系的法术。
刚想张口讥讽对方几句时,突然听见崔老又急急地说道:
強婚奪愛:總裁的秘妻 小說
“都什么时候了,还洗洗的?
如果有了道蚁,我的伤势恢复有指望了不说。
你,还有你!一个可阴魂凝固,甚至可化神为体,拥有了身体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吧?”
“还有你,一旦修炼起来,功法事半功倍,大功告成,指日可待。
甚至一些罕世难见的魂系神通,也能修炼出几种,不说越阶挑战,就是横扫同阶无敌,也可轻而易举。”
崔府君将手指向燕十郎和慕容月儿,接连说出让他们惊世骇俗的话语来。
燕十郎倒没有表现出太过的神情,到是让慕容月儿有些惊呆万分。
当时崔府君传音时,并没有隐瞒着对方,外面发生的事情和双方的对话,她当时听得一清二楚。
却没有想到,此蚁还能给她带来如此惊人的好处,顿时神色有些激动起来。
“那,我们先进山寻蚁吧?”
慕容月儿变得有些焦急地说道。
此刻,她哪里还在乎什么臭不臭的小事,满脑子都想着道蚁的行踪。
要知道如果她有了躯体,修炼的进程加快数倍不说,意味着她又重新活了过来,对于生命的渴望,身为一个鬼魂,自然是远胜他人。
“道蚁擅长隐身,如果不自行现身的话,非一些天眼通法术或化神期的修士外,其他修士根本看不见。
况且此蚁天生不惧五行法术,纵使抓到,如何束缚、驯化和饲养都是问题,所以必须弄到那张兽皮。”
崔府君略一思索,便将其中的难点一一倒出。
动力之王 小说
“你的意思是……去偷?”
燕十郎知道就是有这笔钱,然后光明正大的去参加拍卖,恐怕时间上也来不及。
那么摆在面前的唯一办法,就只能去偷。
这时,崔府君和燕十郎这一老一少的目光,渐渐聚焦到了月儿的身上。
慕容月儿脸色不由地一红,焉能不知他们心里的算盘,神情慌乱之下,连忙低声喃喃说道:
“小女子,从小到大都没有干过这事,是一点经验也没有。
况且小女子修为低下,收藏和看管此物者必是筑基期的前辈。
恐怕到时东西没到手,还会身陷囹圄,将自身搭进去不说,到时还得添乱。”
崔府君想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看来此事只能由他亲自出马。
可是一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判官,竟然来到凡间去偷低修的东西,万一事情以后传出去,这老脸可往哪搁。
看看面前有些不成器的两人,他咬牙切齿之下,猛然一跺脚,身体化成一缕黑烟,缓缓飘出屋内,消散在茫茫夜色之中。
燕十郎觉得有些发懵,有些事情转变的太快,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有些茫然看着屋外,不知所措。
“看什么呢?赶紧去洗一下!”
慕容月儿,双手一掐腰,横眉立目指着他说道。
燕十郎叹了口气,意外地没有与其斗争一番,而是顺从地走了出去。
对方如此的反常,令月儿有些不解,甚至有些不习惯。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堆上,根本找不到受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