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 起點-第一百三十六章 周洋的代言?

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
小說推薦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情商这玩意,周洋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的。
但不是很高。
同样表达一个意思,为什么一条短信就显得轻贱,而一通电话就显得很重视?
这个问题困扰了周洋好一会儿,等后来代入其中想了想后,周洋才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区别。
文字是冰冷的。
你根本不知道文字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情绪、心态、是情愿还是不情愿……
但声音却不一样,它至少是有问题的,潜移默化中,你就会产生一丝被重视的心理。
当意识到这点以后,周洋懂了宋依依为什么会生气了。
突然挺愧疚。
不过……
宋依依倒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为难周洋多久,而是在把问题说开了以后,就跟他聊起明天走红毯的情况了。
这一聊。
还真聊出了一大堆问题。
“周洋,你得伸出手,让你背挺得稍微直一点,但没让你挺得这么僵硬啊……”
“……”
“燕尾服很漂亮,穿得也挺合身,柏林和戛纳不一样,柏林的红毯没有戛纳那么隆重,法国人都崇尚浪漫与优雅,这些经纪人没有跟你说吗?对了,你的经纪人呢?”
“……”
“我们从这里试,我挽着你的手,这样走,跟我心里一起念,一步,两步,三步……不要突然加快速度,我明天会穿长裙,你会踩到我的……”
“……”
“面对镜头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板着脸,你要笑,而且要笑得自然一点……像一个绅士,什么绅士你知道吗?就像你当初站在柏林的舞台上,说感言时候的那种绅士感……”
“……”
房间里。
宋依依挽着周洋的时候,一遍一遍地模拟着明天走红毯时候的情景。
她一边模拟着一边告诉周洋在红毯上面对一些稀奇古怪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怎么走才能踩中焦点位置。
周洋听得似懂非懂,只觉得脑子涨乎乎的,尽管宋依依将一些英文字母刻意翻译成中文告诉周洋,但周洋依旧懵逼。
他模仿能力很强,学习能力同样很强,但这些得建立在他能理解,他看过的层次……
折腾到了凌晨的时候,宋依依依旧非常不满意,坐在床上气鼓鼓地盯着周洋,觉得怎么看周洋怎么像一根立着的木头。
没有情感、一点都不优雅,不管怎么认真走,都没有当初在柏林时候,自己见到的那种绅士感。
周洋一遍一遍走着。
身体上倒还好,精神上面却很累,犹如小学时候那种一直琢磨不透的方程式一样……
甚至,渐渐对红毯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更想不通明明就是走几百米的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的注意事项。
那是一种非常不自由的感觉。
越来越不舒服!
………………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
吃过早餐以后,周洋就被“马桶哥”的团队围在了一起,进行反复地各种雕琢。
他试了一件又一件衣服……
脸上被抹了一层又一层说不上来名字的“液体”,抹完以后,“马桶哥”还非常不满意地在远处端详了好久,又继续撤下来继续进行着各种装扮。
因为做同一个动作的关系,周洋的脖子被整得很僵硬,肌肉又酸又痛。
“哎,周导,您的皮肤如果再保养一个月就好了,现在皮肤太黑了……”
“马桶哥”无奈地说了几句,声音之中充满着说不出来的失落感,仿佛一件本该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突然就变得不那么完美了。
周洋又感觉到了那种不自由感。
奉子成婚,親親老婆請息怒 玉生煙
身体里很闷。
耐着性子,折腾了四五个小时以后,“马桶哥”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周洋如获大赦一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穿着高档燕尾服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晾衣服的架子。
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以后,周洋就下楼了。
一路上……
周洋看到了许许多多异样的眼光。
特别是很多西方的女孩子,看自己都看直了……
“天!小周,你特么又脱胎换骨了?”抽了根烟的王帅看到周洋下楼以后,他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当周洋这幅模样跟剧组这帮人凑在一起的时候,特么简直就是王子和平民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王帅总感觉这货比柏林那时候帅了。
他甚至都不太愿意跟周洋一起走,总感觉跟这货在一起,自己就是跟着陪衬的。
“咳,咳……”
周洋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就在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剧组里所有人的目光又看向了另一边,身穿浅白色晚礼服的宋依依在助手的保护下,一步步地优雅走了下来。
笑容甜美,活脱脱一个圣洁的天使一般,特别是那双目温柔的眼神,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迷人。
“妈的!”
“虽然挺不想承认,但你们俩还真有种金童玉女的感觉!”
“你们干脆在一起得了!”
王帅看以后随手将烟头掐灭塞进垃圾桶里,无语地看一眼周洋。
………………
“怎么样,这身礼服漂亮吧?这可是卡迪亚专门为我定制……”
“嗯,嗯,好看。”
“还有其他形容词吗?”
“漂亮,嗯,优雅。”
“还有吗?”
“我仔细想想哈……”
“嗯,不急。”
豪车上。
周洋跟宋依依坐在了一起。
宋依依特喜欢逗周洋,特别是当看到这货努力在想一些赞美之词,却憋了半天都想不到以后,她觉得挺开心。
她这个人其实平日里一直很低调,也不爱炫耀身上的一些东西……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遇到周洋以后,她就特喜欢炫耀心爱的藏品,特别是在看到周洋那没见过世面,却惊叹并且希望让自己多说一点的模样,她的心中就种说不出来的虚荣感!
倍儿爽。
“你知道我们走红毯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吗?”
“什么?”
“红毯就是一个时尚潮,全世界很多高端的时尚品牌都会盯着红毯上的男男女女,这对争取代言来说有很多加分项,你懂吧?”宋依依看着周洋认真听的模样,虚荣心又开始爆棚了起来,开始孜孜不倦地普及着知识。
“哦……”周洋如同一个学生一样点点头。
“你知道这个著名的十大高端奢侈品品牌是什么吗?”宋依依嘴角笑得跟一轮弯月一样,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看起来特漂亮。
“什么?”
“卡迪亚就是我穿的这件衣服、百达翡丽我戴着这块表,ksao我的这双鞋子……”宋依依笑嘻嘻地介绍着自己一身的装扮。
“啊,总共是多少钱?”周洋上辈子很普通,接触不到这么高端的品牌,这辈子也是这样,他盯着宋依依的衣服看了许久以后,依旧没有看出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你猜猜?”
“应该,挺贵的吧,十万?”周洋下意识地问道。
“这块表百万起步……”
“草!”周洋感觉一个崭新世界的大门正在为他开启,他忍不住就跟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震惊。
“奢侈品的代言,相当于一个艺人在圈子里的地位,很多公司和艺人打破头都想争一个品牌代言,你现在明白吧?”宋依依笑着看着周洋,挺得意。
“嗯,明白了。”
周洋点点头。
随后,他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默当中。
普通人在底层苦苦地挣扎,赚了一年总共也才几万块。
而有些人手上戴着的看似乎平平无奇的一块表,却是价值几百万……
不女装就会死
当明白这些差距以后,周洋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难怪人人都想进娱乐圈,难怪人人都想红……就连现在的小孩子,都想当明星而不是科学家了。
他默默地看着车窗。
情绪突然就很失落,突然不说话了。
……………………
戛纳的红毯,到处都透露着优雅,庄重、严肃。
法国戛纳的电影宫前,人山人海,充满着热潮与疯狂。
周洋下车的时候,不自觉就有一种乡巴佬进城的感觉。
戛纳和柏林完全不一样,整体的牌面和气氛,比柏林要高端得多……
“走得丑一点没关系,但步调一定要一致,不要让我摔倒啊!”
“哦,哦。”
“还有,别走太快,戛纳的红毯只有三十多米,每组展示四十秒钟左右……”
“哦哦,明白,我得做什么动作吗?”
“你……算了,随便吧,你站着就好。”宋依依想起昨晚周洋怎么练都像一根木桩后,终于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哦,好的。”
周洋看了一眼热火朝天的戛纳。
然后再看了一眼苦逼的王帅……
王帅似乎不太想鸟自己了,只提醒让他们两人离他稍微远一点以后,就没有再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了。
周洋看了一眼前方的红毯。
所有华夏电影人心中象征着灿烂、荣耀、殿堂、梦想的戛纳红毯在周洋眼中突然变得有些恐惧。
仿佛是参加一次考试一样,充满着紧张感,大脑突然就变得一片空白。
他看着一组一组的国际巨星走过红毯,在万千荣耀之中光彩夺目,大脑空白得更厉害了,甚至都不会走路了。
他!
发现自己竟然紧张了起来。
“轮到我们了,你还好吧?”宋依依注意到周洋脸上的异样以后,下意识问道。
“应该还行!”
“走吧!”
呼!
周洋点点头。
颇有种视死如归的精神……
他本来以为自己走戛纳红毯的时候,自己没什么人关注。
简单地走过去就好了。
可是……
没想到当宋依依挽着自己的手,准备踏上红毯的时候,场下居然传来了一阵阵激动简尖叫声音。
然后,一眼看去,一群金发女粉在尖叫,一张张周洋的照片海报被这些人给举了起来……
“你请的群演厉害啊,都快盖过那帮巨星了。”
“我没请啊。”
“真的?”
“真的。”
“那他们是……”
“不知道啊!”
在宋依依的惊讶下,周洋跟着她踏上了红毯,心中的那种紧张感越来越强烈,大脑也空白得可怕。
站在展示区里,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破木桩子。
好不容易走完红毯以后,周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随后,他跟宋依依分开……
他正准备趁着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长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却看到一个金发姑娘朝着他走了过来,然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话。
他挠了挠头。
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那个姑娘见他懵逼一样,第一时间拿出了名片递给周洋。
周洋低头看了看,随后依旧茫然。
他看不懂法语,也看不懂英文……
不过这个姑娘好像不是记者。
他最终拿着名片找到了宋依依。
“怎么了?”
“宋老师, 这名片里写的是啥?我看不懂,你给我翻译翻译?”
“好吧,帮你翻译你得请我吃饭啊!这次和上次算两顿了!”宋依依点了点头,随后接过名片看了一眼。
起初她是漫不经心跟周洋开玩笑的。
但随后……
她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周洋。
“这名片哪来的?”
“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我的,好像要跟我聊什么……但是我听不懂她说什么……”
“你……”宋依依深呼一口气“周洋,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开玩笑啊……”周洋就觉得挺委屈“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啊?”
“路易威登,全球十大奢侈品品牌!”
宋依依紧紧盯着周洋,犹如大白天活见鬼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