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有一枚兩界印 起點-第三百五十章 拍馬狂魔趙文容推薦

我有一枚兩界印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兩界印我有一枚两界印
赵文容愣愣的看着英娘化为厉鬼,凶勐的扑向自己,他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实在不行,变鬼就变鬼吧,总比直接烟消云散强吧?
就是有点后悔,怎么没有把那位道长直接请回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这位陆公子还是太年轻了,要是谨慎点,请几位师门长辈一起过来就好了,也不至于把性命一起送到这里。
赵文容轻轻叹息一声,等待自己灵魂出窍,化而为鬼。
嗯,以后还要跟英娘相处,必须转变心态,和她处好。
感觉到肩膀被拍了拍,赵文容缓缓睁开眼睛,挤出一丝笑容。
“英……嗯?”
入眼处,却是陆征一脸古怪的看向自己。
“你这一脸温柔的样子,是给我看的?”陆征呲了呲牙,手指轻动。
“英娘呢?”赵文容愣愣问道。
“你说呢?”
赵文容一脸呆滞,愣了片刻,试探着问道,“死……死了?”
“怎么,你还想跟她继续双宿双栖,永世欢好?”
“不想!不想!”赵文容急忙摇头,这才反应过来。
他刚刚看到英娘气势十足,那么一脸自信的要杀陆征,还以为陆征肯定不是英娘的对手呢。
合着英娘也犯了和自己一样的错误?
原来陆征这么厉害啊!
原来陆征不只是身份厉害,他本身就是一根大腿啊!
赵文容直接就跪下,“赵文容多谢公子救命大恩!”
这一下可是真心实意。
陆征伸手一托,赵文容就被托起来,“行起来吧,我说过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见你被鬼物缠身,也不好看你就这么死了。”
“公子您真是心胸宽广,豁达凛然、风光霁月,气度非凡……”
“够了!”
“诶!”
赵文容立时答应一声,恭恭敬敬的束手而立。
“那柄拂尘是怎么回事?”陆征问道。
然后赵文容就讲了自己晚上回家时遇到了一位道士的事。
陆征点点头。
身为道家修士,既然遇上了人遭鬼害,自然不好不管,可是人家不领情还怒怼,
自己也不可能上赶着去救。
既然如此,那就先借出一柄拂尘,让目标认识到事实真相,然后自然就会求到自己头上了。
这位道长很自信,认为自家的拂尘可以护住赵文容,对方不会为了赵文容就付出重伤的代价。
结果没想到人家女鬼是真的想和赵文容做一对鬼鸳鸯,宁愿受伤都要杀死赵文容。
幸亏陆征来了,否则赵文容这个鬼算是做定了。
赵文容也知道此中关隘,所以神情中有点自艾,也有点埋怨,毕竟这位道长差点提前把自己送走。
如此一来,陆征对赵文容的恩情可就更重。
“公子不记仇怨,仗义出手,大恩大德,我赵文容绝不敢忘,以后您让我往东我就……”
“行了行了!”
陆征再次打断了赵文容,“你没事别来烦我就算报恩了。”
赵文容,“……”
“对了,那位道长住在桐来客栈是吧,明天记得把拂尘给人家送回去。”陆征说道,“我……嗯……算了,给我吧,我去送。”
“公子忙碌,不仅日理万机,还要修行炼气,这种小事怎能麻烦公子,我……”
“我去送!”
“诶!”
然后赵文容就一熘小跑的出了院子,去帮陆征捡拂尘了。
陆征走出房间,看向隔壁。
英娘已死,隔壁的鬼气开始缓慢消散,估计再经过几个白天的太阳照耀,就能变为普通民宅了。
“执念太深,化而为鬼。”陆征摩挲着下巴,然后就看到赵文容拿着拂尘一路小跑而来。
“公子,拂尘。”
“嗯。”陆征接过拂尘,“毕竟和鬼物风流了一个月,如今外表看不出来,其实你已经元气受损,去开点补药的方子吧。”
“是是是!”
赵文容连连点头,正要再说点什么,就看到陆征将拂尘在自己眼前一挥,自己只是下意识的眨了个眼,陆征就消失不见了。
“嘶——”
赵文容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就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老周!”
……
另一边,陆征回家,继续和等在家里的柳青妍开始第二场。
……
第二天一早。
陆征和柳青妍结伴出门,“我去见见那位道长。”
柳青妍点点头,扭头看向巷子里面,就看到杜月瑶和她的护卫一路跑了过来。
“柳姐姐!陆大哥!”
一路小跑,杜月瑶停在两人身前,喘了两口气,一脸期待兼害怕的看向陆征,“昨晚怎么样?救下那个人了吗?那个女鬼呢?”
陆征呵呵一笑,“救下了,那个女鬼被我灭了。”
“陆大哥真厉害!”
几人一起向外走,看到杜月瑶好奇期待,陆征就大概说了一下昨晚的事。
“啊!哇!呀!”
杜月瑶听的一惊一乍,她身边的护卫也是听的心惊胆战,心道若是换成自己,估计就被那鬼物把心脏掏出来了。
走到仁心堂,杜月瑶和柳青妍进门准备出诊,陆征也一路往桐来客栈而去。
……
桐来客栈。
一个中年道士来到大堂,要了一碗稀粥和两个馒头,刚刚吃了两口,就看到一个俊秀的书生手持拂尘,走进客栈。
“嗯?怎么换了个人?”
道士一脸懵逼,看着陆征在自己旁边坐下,又将拂尘送到自己跟前,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白云观外门居士陆征,见过道友!”
“白云观?”
中年道士吃了一惊,嘴里的馒头差点把自己噎住。
“张纯元,师承青松观!”
极道高校生
……
青松观陆征没听过,从张纯元的话里也能听出来大概是个小观。
并不是是个道观,就是白云观或者金华观这种大派。
张纯元就是在自家道观呆腻了出来转悠的,顺便出魔卫道。
当听到陆征关于昨晚的描述以后,张纯元也不由有些尴尬,对陆征连连感谢,帮他弥补了失误。
两人论道半日,又一起用了午饭,张纯元这才告辞离去。
……
就是一场普通的相遇,虽然没有气运之光的收入,不过陆征也没失望,毕竟大部分日子都是平平常常,哪能整天有事不是?
送张纯元离开,陆征悠哉悠哉的回到仁心堂,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柳老先生真是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养生有道,医术惊人,慈悲心肠, 这才能教出来柳姑娘这等神仙天女一般的人物!”
“柳姑娘真乃妙手心仁,医术出神入化,就彷佛是画中仙子,济世神女,和陆公子真是绝世良配,令人拍手赞叹!”
“杜姑娘心善,钟灵隽秀,能和柳姑娘与陆公子为友,以后定然可以医术有成,济世救人,在下先在这边厢恭喜杜姑娘了!”
廢少重生歸來 無方
转进医铺,就看到赵文容正在疯狂拍马屁。
“你来干什么?”
赵文容连连躬身,“我这不是被鬼物耗了元气嘛,仁心堂乃是县里最好的医馆,柳大夫也有小医仙之称,在下想让柳大夫给看看诊,顺便再开些补气养生的汤药。”
陆征撇撇嘴,没想到这赵文容还是个会来事的。
毕竟仁心堂已经在医术上超出县里其他医馆一截,所以在药材上的价格反而还要贵上两成。
陆征上次就不收他们的礼,昨晚上也强调了让他别打扰,所以这次赵文容也不敢送。
来仁心堂看病,一是能得最好的医生看病,二来能高价多买些名贵的药材,也算是一种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