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ptt-411 這波不虧 弥山跨谷 春露秋霜 鑒賞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先不須迫不及待兜攬。”
長老吃下那顆一子子孫孫才老練的蟠桃後,隨身的氣味莫得整整變更,好似吃上的,才個尋常的仙桃。
他被顧陽駁回後,並不鎮靜,依然故我笑嘻嘻地議,“我時有所聞了,你在蓬萊之會上弄到了一顆扁桃。但,你耳邊的妻子們呢?”
“你少兒貪色多愁善感,頗有老夫少年心下的勢派。動腦筋看,濁世隨即行將迎來前無古人的變局,你寧就沒想過,要抬高她倆的勢力嗎?”
“扁桃認可只能用於延壽,看待凡庸以來,食用一顆,火熾頓時羽化。理所當然,如今的扁桃,幻滅了晚生代之時的特效,但花個多日時刻,到人勝地並不手頭緊。”
顧陽聽得心神一動,聽他的天趣,巴望拿一些顆蟠桃來換那本存亡薄。
雖然,蟠桃對他而言,職能都偏向異常大。不過,蘇青芷她們,牢固是他的軟肋。
衝著他的修持愈高,跟他們的千差萬別愈來愈大。
仙凡界別,那也好是無足輕重的。
凡境和神通境,都屬凡人的界限。
差役距拉大到確定化境時,具結決非偶然會生出更改。茲他早就是天人境,而蘇青芷她們,修為高聳入雲的,也一味法術境。低的,仍是凡境。
而明晨旬內,平面幾何會衝破到天人境的,獨兩人,葉凌波和楚惜月。
另人,在凡境時,可號稱佳人。而是到了術數境自此,憑他們的天稟,要熬時,消退一兩平生,徹從未機。
顧陽也低太好的辦法,古時年月那些妙如虎添翼修為的天材地寶,聖藥,都仍舊絕跡了。
他手邊上能一直用以擢用修為的,單獨兩種,一是紅月大聖本體結的桃,一期是蟠桃。
就這言人人殊王八蛋,主要短缺分啊。
若果誠然能用這件靈寶換來好個顆扁桃,每份女人家能分到一顆,毋庸置言是個誘人的建言獻計。
要說虧,也一定,這叫各取所需。
顧陽問起,“先進要這生老病死薄有何用?”
長老見他轉了口氣,就知有戲,講講,“實際,你手上的那本,是仿品。以前的黑帝,搜捕到聯機勾魂使命後,用它造出這件靈寶,透過這件仿品,幾許克找還那本實際的存亡薄。”
顧陽時有所聞是仿品,不怎麼部分沒趣,轉念一想,這也正規。真性的生老病死薄,又奈何可以會被大薩滿這麼樣人所用?
就聽老漢言,“那勾魂使臣既然勾不休你的魂,那你也無法動這件靈寶。留在湖中也是無濟於事。更何況了,這種鼠輩,操縱一次,就會折少少陰壽。用得度數多了,手到擒來爆斃。”
顧陽不由笑了,“設若確實遇見力不從心剋制的冤家對頭,命都保連連了。還放心折陰壽?這唯獨用以保命的豎子。就是我用無間,還有船長。”
弦外之音,這種名特新優精用以保命的靈寶,可不是疏漏哎狗崽子都能換走的。
叟見談得戰平,開價了,“十顆千茲的蟠桃。”
顧陽一臉窘,“少了,十個可以夠分啊。”
我没想大火呀 小说
黑暗文明 小說
“十五顆,力所不及再多了。”
“您看,於今赤明天尊或許無時無刻弄出一番天人三階的化身,如它搞幾個化身來圍攻我,我可擋無盡無休….”
“臭報童,真敢獸王敞開口,加一顆一終古不息份的扁桃,行了吧?”
“拍板!”
顧陽說了這麼著多,特別是以便討價還價,既一錘定音售出生死薄,那行將賣個好價值。
十五顆千年蟠桃和一顆萬世蟠桃,早已達成了外心裡的價位。
他也就見好就收。
此後,兩人手眼交錢,伎倆交貨。
十六顆蟠桃,通統用玉製的花筒裝好。這種性別的仙果寶物,萬一不保留好,讓靈力跑散溢掉,那就太節省了。
顧陽牟崽子後,神情痊,對他的話,這件生死薄的仿品誠然闊闊的,但是對他的話,也就值幾個散便了。
換十六顆蟠桃,十足不虧。
這就表示,以後他實行一次祖述,就能服食十七顆蟠桃。十次東施效顰饒一百七十顆…..
以,迨事後,千年度的扁桃對他全盤沒效應時,仝給蘇青芷他倆,每人一顆再有多。
這波乾脆是大賺特賺。
顧陽臉蛋兒處變不驚,隨著問起,“前輩,剛剛赤明朝尊說的這些,是真嗎?”
老翁謀取生死存亡薄的仿品後,心懷良好,講,“大多數都是實在,僅好幾,該署躲風起雲湧狗苟蠅營的老糊塗們,即駛來塵,也不會隨便現身。”
“這是因何?”
“如果露了行藏,秩後的千瓦時大劫,就躲最好去了,她倆躲都不迭,哪樣會與人世間之事?瑤池之主醉心體面,收了那末多受業,到頭來,還偏差被本人的後生給抗了。”
老記說著,臉龐聊物傷其類。
顧陽頷首,明確他說的才是真。在鸚鵡學舌中,異日的十年裡,他無疑冰釋碰到過侏羅紀叛離的大能。
“長者,近古早晚的元/平方米大劫,到底是幹嗎產生的?”
老者聞夫悶葫蘆,臉孔的笑貌熄滅了,淺地商酌,“告訴你也不妨,那兒,有人埋沒了三個更高檔的大地。以便這三個大地的屬,打得昏天黑地,不知死了多少人。”
“末了,那三個天界,分歧被三個最強的勢攻陷。他們發生,法界一望無際,天候愈真相大白,關於修仙者的話,那是誠心誠意的仙界。”
“麻利,就有音問不脛而走,裡邊一位混元帝尊進而,證得大數。從速後,就有一齊眼波從阿誰天界的進口凝神破鏡重圓,直入紅塵,天時即時傾倒。修仙的水源煙退雲斂。”
顧陽問,“長輩的誓願是,那位帝尊的突破,才搜尋了這場惡運?”
“是與訛,誰也不喻,其後有所退出那處天界,想要一深究竟的人,都再也消退迴歸過。”
老頭子抬末了,商,“看來天宇華廈阿誰道血漬煙消雲散,哪裡,實屬那兒天界的進口。你從此倘諾能成果天數,想必進內去張。”
“好了,現行到此收,別語全勤人,你我相識的碴兒,下無緣再會。”
老漢不欲而況,一舞動間,將顧陽送了下。
……
顧陽咫尺景物幻化,已經回去了文水中。
嗖的倏地,站長迭出在他身邊,一臉莊重地問,“出了呀事?”
顧陽搖撼頭,說“沒關係。”
那位私中老年人既然如此特別叮一聲,他早晚不會說出去。
場長也付之東流多問,見他閒,便逼近了。
心淨 小說
顧陽不絕向摘星閣走去,到了東樓後,破開空間,再一次進了水月洞天,去見蘇青芷他們。
這段歲時,第一為著瑤池之會,背面又有五位天人追殺的職業。他老是回畿輦,都是倉卒而來,急忙而去,沒機時有口皆碑跟他倆歡聚剎那。
今究竟偶間,不可陪陪他倆了。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新亭-266 天人之秘相伴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当叶凌波那句话说出来之后,院子里变得一片寂静。
顾阳心想,这下,肯定得打起来了吧。
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将神兽化身放出来,万一她们打出真火,就及时制止,免得出现悲剧。
四个化身,正好一人一个。
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不对,苏凝嫣,长公主,裴倩兰三女转过头,一起用直勾勾地盯着他。
她们的眼神有些相似,带着一些幽怨与自伤。
苏凝嫣幽幽地说道,“她说的,是真的?”
长公主和裴倩兰没有问,因为她们当时就在现场,亲耳听到了两人结成道侣之事。
叶凌波的这句话,给她们带了致命爆击。
因为,这代表的是名份。
至今,顾阳都没有给过她们名份。
哪怕,只是个承诺。
她们连反击的底气都没有。
……
顾阳被她们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不明白她们怎么突然把矛头转向自己。
面对苏凝嫣的问话,他头脑飞快转动起来。
这种场面,该怎么应对?
他真的没经验啊。
思考了一秒钟,他点头道,“是真的。”
这是事实,总不能事后翻脸不认人吧。
空气中,彷佛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
苏凝嫣什么也没说,转过身,拂袖而去。
顾阳没有挽留,就这样目送她离去。
然后,长公主也走了,走的时候,她同样什么也没说,只是握着长秋剑的手,指节有些发白。显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顾阳目送她离开,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吧。
叶凌波也走了,就像来时一样,走得毫无烟火气息。只是嘴角那抹笑容,透露出她的心情。
她本来是要回去闭关的,半路上,听到学生的议论,得知长公主和一个来历神秘的女人在文院门口争风吃醋,差点打了起来。被周副院长制止了。
她当即赶到周宗业的院子,干脆利落,一句话,就将在场三个女人绝杀。
……
院子里,只剩下顾阳和裴倩兰,气氛有些僵硬。
半年不见,他有心想要问一下苏青芷她们的近况,却见她眼泪扑簌簌而下,心中一软,走上前,将她揽入怀中。
裴倩兰哭得更委屈了。
“你好狠心,把我扔在那里,一个人跑了……”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婚前寵約:高冷老公求抱抱
“你”
顾阳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叹息一声,“我以为,你能理解我。”
一句话,让裴倩兰的哭声顿止,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泪珠。
他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说道,“我仇家遍天下,沉家,林家,天圣宗,还有他们背后的三圣门,赤明天……”
“强敌环伺,我根本无暇顾及儿女私情。若是将你们留在身边,只会害了你们。”
裴倩兰听到他的话,既羞且愧。
“我从未想过丢下你,只有你安全了,我才能安心修炼。”
“对不起,是我不好……”
……
顾阳三言两语,就把裴倩兰稳住了。
当然,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这种时候,他根本没时间和心思谈情说爱。
偏偏招惹了一个又一个女人。
魅力太大,也是一种烦恼啊。
顾阳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后,说道,“我们走吧。”
“去哪?”
“皇宫。”
“啊?”
……
外面的周宗业见里面打不起来,本想离开,还是忍不住多听了一耳朵。见顾阳连消带打,不但安抚住了裴倩兰,还让她主动认错道歉。
心中不由感慨,要是当年……
等听到最后,顾阳居然要带着她去皇宫,更是惊了个呆。
刚刚把太后给气走了。
转头就带着情人前往皇宫,这样,真的好吗?
…………
顾阳也知道时机不合适,但是,他没得选。
此时,沉运应该离神都不远了,这位活了一千多年的不漏境强者,可不是水月洞天里的元婴修士。
不漏境强者,没有任何短板。近战比他更强大,肉身比他更强横,法力比他更深厚……
唯一有点优势的地方,就是神霄六灭克制《太幽噬月功》了。
即便有四个神兽化身,他也不一定是沉运的对手。
退一步讲,就算他把握住机会,打赢了沉运,三圣门那位天人一出现,他就只能歇菜了。
如今,顾阳能去的,只有皇宫。
就算是文院,也保不住他。
问题是,他刚刚才把苏凝嫣给得罪了……
还是模拟一次先吧。
【二十二岁,你已经是法力二重天,斩杀法力三重天的沉舟,举世震惊。】
【你从水月洞天回来,历经一次修罗场。带着裴倩兰,前往皇宫。】
【苏凝嫣收留了你们,你们在皇宫潜修。】
【……】
带着空间重生 纤陌颜
魔王男票哪里跑
【十三年后,星罗宗攻破神都,数位天人降临,将你活捉,带到一处洞天世界。】
【一年后,你耗尽本源而死,终年三十六岁。】
苏凝嫣果然够大气!
顾阳心中暗赞,也放下心来。
不多时,皇宫到了。
顾阳手中有一块苏凝嫣给的令牌,出示给守门的宫人后,不一会,内卫统领亲自出来迎接。
内卫统领将他们带到栖凤阁外。
……
栖凤阁内,苏凝嫣正在看一份奏折,神色凝重,这时,听到通传,说顾阳带着一个女子来了。
她放下手中的奏折,红唇间吐出一个字,“宣。”
不一会,顾阳一个人走了进来,将那个女人留在了大殿之外。
无须苏凝嫣下令,宫女和内侍自动地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她语气有些冰冷,“你还来做什么?”
顾阳说,“沉运来了。”
苏凝嫣听到这个名字,目光一凝。
沉运,沉家老祖,活了超过一千年的老怪物。经历了夏朝的灭亡,见证了秦朝的兴衰,还有大周的崛起。
一千年时间,三个朝代,依旧屹立不倒。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可怕的人物。
法力境,是世间绝顶。
而不漏,已经是超脱于人世的存在。高高在上,超然物外。
像这样的人物,极少会干涉世间之事。
千年以来,一般只有家族门派生死存亡的关头,这种不漏境的老怪物才会现身。
上一次有不漏境强者出手,就是在皇宫内。
道门掌教文珏凭借一人之力,在皇宫那样的禁制之下,拖住宫中两位不漏境。
再往前追溯,就是十八年前,剿灭武家那一役。
当时,共有三位不漏境的老怪物出手,加上三位剑圣,才将武大给杀了。
那一战,打得日月无光,天地色变,死伤无数。
沉运的名声虽然不如武大那么显赫,却也绝不可小视,此人上一次出手,是在秦朝末年,围攻林家那位天人一役。
当时他已经是不漏境的巅峰,实力绝不会比道门掌教文珏稍弱。
顾阳紧接着说道,“沉运还不足为虑,关键是他背后的主子,很可能会亲自出手。”
“三圣门?”
苏凝嫣悚然一惊。
她执掌大权后,从皇室的一些隐秘资料中,看到了不少关于四大圣地的记载。比任何人都清楚,四大圣地的可怕之处。
特别是三圣门和赤明天。
历史上,夏帝之死,秦朝的建立与毁灭,都与四大圣地有着莫大的关系。
事实上,大周太祖当年能够崛起,也是得到了三圣门的扶持。
后来,太祖想要摆脱三圣门的控制,最终虽然成功了,却也落得身死的下场。
如今,赵家能够坐稳江山,有两个倚仗。
一是洛王。有这位天人在,四大圣地除非天人亲自出手,否则,无法动摇赵室的江山。
另外一个,就是皇宫的大阵。
皇宫的大阵已经开启过一次,死了一位不漏境。如今,宫中只剩下最后两位。
真的能挡住一位天人强者吗?
苏凝嫣并没有什么信心。
上次,道门掌教独自一人挡下两位不漏境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换成天人,恐怕只需要一息时间,就能将他们所有人都杀光吧。
顾阳见她神色变幻,没有催促,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决定。
苏凝嫣取出一块明黄色的令牌,抛了过去,说道,“将法力注入令牌中,就不会受到皇宫禁制的影响。”
顾阳一把接过,也不废话,注入法力,瞬间完成了祭炼。
顿时,他感觉到身上压力一轻,体内的法力完全恢复了过来。
有了这个,皇宫就成了他的主场,如果沉运敢进来,就能给对方一个巨大的惊喜。
“拿着这个。”
苏凝嫣又将一样东西送了过去。
顾阳接到手中,正是传国玉玺。也是皇宫这个大阵的中枢核心。
可以说,这是当今天下,最贵重的法宝。不仅是天命的象征,也是力量的象征。
苏凝嫣将这个给他,代表的是沉甸甸的信任。
顾阳珍而重之地这块传国玉玺收好。
苏凝嫣突然问道,“你想知道天人之秘吗?”
天人之秘?
顾阳心头一震,朝她看去。
“想的话,跟我来。”
苏凝嫣说完,转身向里面走去。
顾阳给大殿外的裴倩兰传音一句,跟着走了进去。
后面,是一个荒废了许久的园子,长着许多杂草,最中间处,是一口用石板封住的井。
苏凝嫣掀开井口上的石板,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