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27歲女總裁》-第96章 這一聲“周董”閲讀

我的27歲女總裁
小說推薦我的27歲女總裁我的27岁女总裁
繁星门口处,面对宁冰柔突然问的这话,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了。
“我……”
欲言又止的我,宁冰柔也没有心急,而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继续说下去。
这一刻,我大脑里回想起我有关于我和宁冰柔的种种回忆,从我们相见,然后相识,再到想知,在上一次“那一层纱窗纸”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要和她表明心意了,只是后来过了没多久我就过去云省出差了。
除此之外,还有我上次在云省因为泥石流负伤的事情,她还邱越等人还特地去了云省来医院的病房看望了,这一切,我全都记在心里、看在眼里。作为一个男人,也许,我应该主动说出来才是。
宁冰柔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对看着我:“嗯?”
沉默片刻后,我终于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藏在自己心里许久的想法:“冰柔,噢不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称呼你为‘柔柔’,柔柔……我,喜欢你,在很久以前就对你有好感,只是……一直差了那么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和你来一场告白。”
“没关系,你不是有过这样叫我的吗?”
宁冰柔莞尔一笑,准确来说,这一刻她是笑靥如花,我发誓,我从未在她脸上见过如此灿烂而喜悦的笑容。
坐忘长生 小说
“东黎,其实早在这之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了,只是我们一直欠缺了像你所说的那么一个‘机会’,你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你。”
我喜极而笑,迅速走到她面前,问道:“那……你这是答应我们俩在一起了?”
宁冰柔俏皮一笑,“并没有,我才不要呢!”她抿起嘴来,看着不远处的路灯,紧接着说道:“东黎,你相信爱情吗?”
这话着实把我给问住了,让我回想起了曾经那段挫折不断的爱情往事,是啊,如果不曾见过光明,也许每个人都能习惯黑暗,而如果没有吃过爱情的苦头,也许每个人都相信,就像林俊杰的那首经典的《江南》里的歌词一样,“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那样纯真的爱情,就如同不存在一样。
爱情,它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但也绝不是我们所遇到的那么悲观。
“我一直都相信,尤其是……双向奔赴的爱情,只有一方付出的爱情,其实那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段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奋斗的爱情,这个‘奋斗’,不仅仅是事业上的,更重要的是生活上的,单独作战,那和单身时候孤军奋战的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宁冰柔沉默片刻,问道:“这算是你的爱情观吗?”
我注视着她,坚定地回答:“我认为,属于是。”
宁冰柔面带笑容,看向了前方,“东黎,那你可以来追求我吗?”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哈?什,什么?”
“我说,你来追求我吧,让我们这两个都已经二十好几的人,再一次感受一下那浪漫爱情的整个过程,虽然我们都知道了彼此的心意,但我还不想我们开始太快,好好的感受这一段过程,只有来之不易,才会变得更加珍惜,那些凶猛而轰轰烈烈的爱情,都是昙花一现的。”
脑海里,我仔细的想象着宁冰柔所说的那个“追求”她的画面,这听起来似乎是让我们的爱情路上遥远了一些,但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和意义。
“如果你想这样的话,那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就会对你展开追求,只要最后的那个人是你,那晚一点也没关系。”说完,我朝她走近了几步,近到我能很清晰的看到她那张精致到完美无瑕的脸。
我对宁冰柔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周期是多久呢?”
“那不行,我不能告诉你周期,如果一开始就知道答案,连时间周期都清楚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适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
宁冰柔说话时,她的助理也终于开着车子来到了繁星前面的马路边上。
“我助理来接我了,我要准备回去啦,这位周先生,你确定不要我载你一程吗?”宁冰柔双手交叉放在背后,朝我眨眼笑了笑。
“那我……谢谢宁姑娘了。”
上车后,由于宁冰柔的助理在,所以我们都没有再把之前的话题聊下去,但心里都已经达成了共识。在我的提示下,她的助理把我送回了出租屋外面的那条大马路,也是这一次,宁冰柔知道了我最新搬过来住的出租屋的位置。
在我下车后,宁冰柔落下车窗,对我喊道:“东黎,不要忘了你今晚答应过我的事情。”
“没问题,我知道了!”
回到出租屋后,我先去洗了个澡,随后躺在房间的床上,拿出手机给宁冰柔用语音说了声“晚安”,随后便准备休息了。
我相信,这一夜我会睡得更香、更甜。
……
爱的陷阱(禾林漫画)
短暂的假期很快便结束了,迎来了新的忙碌一周,从周一的早上开始,我就已经接到了赵龙和赵虎他们两兄弟分别给我打来的电话,大概意思是让我过去云虎酒业找赵虎,说是天途的办公场地已经找好了,让我过去一趟。
恶者为王
挂掉电话后,我就出门了,路上我就在想,天途在A市这边,其实也就是成立一个办事处的事情,哪至于说成什么“办事处”,倒是新品牌策划的事情,应该尽快提上日程,这一周开始就要展开执行工作了。
来到了云虎酒业,赵虎亲自过来楼下接我,上来就给我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这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是把你给等回来了,你在云省遇到的那些事,我全都知道了,你小子,这算是因祸得福啊!”赵虎笑了笑,于是又纠正说道:“不对,还没进去公司里边呢,我现在啊,应该称呼你一声‘周董’。”
“虎哥,你就不要再跟我说这种笑话啦,什么董不董的。”
“在新成立的天途,你的确是周董,但在我云虎酒业,你还是我的人,唉,就是不知道你这只狼崽子,还能留在我这多久,说不定哪天翅膀硬了就走喽!”赵虎拍了下我的肩膀,“走吧,咱们进去说,孙宇已经在公司里面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