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1996:勝者爲王笔趣-第125章 顛倒黑白的曹老師閲讀

重生1996:勝者爲王
小說推薦重生1996:勝者爲王重生1996:胜者为王
警察来了,把人带走。王文凭一家作为被害者、唐求和薛小鲜作为当事人也去派出所做了笔录。
事实很清楚,弓虽女干未遂、携带刀具并伤人,足以定性为比较恶性的事件了。
魔尊的战妃 小说
總裁老公,乖乖就擒 唐輕
现在唐求已经知道了,小萍并不叫小萍,而叫王文凭。
文凭文凭,这家人是多么希望女儿拿一纸文凭?
植物系统之悠闲乡村 糖醋丸子酱
这时候正值中国第二次严打,按照从严、从重、从快的处理方案,凶手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无论是薛小鲜还是王文兵家人,都觉得这次能够狠狠地治一治犯罪分子,为小凭讨回公道。
不过嫌疑犯倒是满不在乎,进了派出所就大喊:“我要见你们所长!我要打电话!”
唐求知道不对劲,这小子肯定是有后台的,不然在前生不会犯下那么大的事竟然还能从容逃脱。要不是那正义的一刀,对王文凭家人来说,这世界就太黑暗了。
民警也是有几分眼色的,竟真的让他打了电话。和对面说了几句之后,他嚣张地看着唐求:“小子,我要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明明是他干了坏事在先,唐求是见义勇为,却能被他这么威胁,倒让唐求笑了。
“好!我知道你有后台,但是你后台再大也大不过一个‘法’字,黑就是黑,永远见不了白,我等着你的表演!”
如果自己只是前生的唐求,空有一身正气,只怕也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怀有一丝恐惧。但是多出二十年的人生经历之后他就淡定了。干坏事的人很多,但干坏事还那么嚣张就少见了,一看这就是二世祖,不知道怕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是八十年代了,民风渐起,报纸和网络的力量开始展现,国家对舆论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别说他在小小的运上县称不了霸,就那个“我爸是李刚”的李某某,一样不成功地坑了爹?
只是事件在一个女人到来后起了变化。
半个小时的功夫吧,在唐求包扎好伤口之后,一个一脸富贵气的中年女人急匆匆走进了派出所。她第一件事不是讯问案情,而是扫了一眼唐求等人,接着气势汹汹地问办案人员:“是谁打了小龙!你们有没有管?”
这话说的,难道他被打不是罪有应得吗?没当场打死是上帝网开一面!
不过办案民警似乎认识她,很恭敬地说:“曹老师,到这边来说话。”
一个老师都这么嚣张?唐求有九成九可以断定,这只是前站。警察所看的,肯定不只是她这个身份,后面还有大鱼。
过不多时,曹老师从办公室出来,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狂妄,却仍然语气强硬:“哪个是唐求?”
唐求很淡定地回答:“我就是。”
“你为什么打我的儿子?”
“你的儿子?哪一个,他很出名吗?”
最看不惯这些有了点权力就踩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僚,唐求既然管了这事,就不会让自己受屈,他才懒得管你有什么背景—-县长不也和我一块相谈甚欢?事实俱在,还能真让你颠倒黑白不成?
那个叫曹老师的女人估计从来没有人和她这么嚣张吧?满县人谁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公安局长?
“我的儿子在正常谈恋爱,你不分青红皂白把他打了一顿,这件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你!”她的口才真是一流,脑袋转得也很快,但估计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吧?肯定有高人支招。
咬准了谈恋爱,那就根本不存在弓虽女干的事;没有这个前提,唐求打他儿子就涉嫌殴伤他人—-还真的被她反咬一口了!
“这件事你说了不算,那么多人都在场,我的刀伤也能作证,你的儿子干的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于我打他,既是正当防卫,也是见义勇为…别说什么放不放过的话,要说肯定不放过的,是我!你儿子涉嫌弓虽女干伤人,好好回家收拾一下,准备让他吃牢饭吧!”
曹老师见状不怒反笑:“我倒要看看,谁能把我的儿子送到牢里去!”
唐求无所谓地笑笑:“那就看看,先看负责民警怎么说吧。”
见从唐求这里打不开缺口,曹老师也不急,又转向缩在王文兵怀里的王文凭:“这个小姑娘就是和我家小龙谈恋爱的吧?你可要据实说,别被坏人吓坏了!”
王文凭本来已经渐渐平息的情绪一下子迸发出来,她还是个未谙世事的小女孩,当然不能接受这种拿着她的名誉胡诌的说辞。尽管由她妈妈抱着手脚不方便,还是哇地一声哭了:“我不认识他!他是个坏蛋!”
见妹妹这样,王文兵不干了,忍不住动了粗口:“放你妈的屁!我妹妹还不到十五岁,你儿子竟敢对她做这种事,还想诬赖脱罪!谈你妈的恋爱!”
要说他是火爆脾气呢,虽然有点痞,可是对妹妹的疼爱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怪不得前世他能做出那么令人决绝的事来。
唐红梪 小说
曹老师可能也没想到王文兵说话这么带有强烈的人身攻击,脸色一变,又换了另外一种语气:“我知道了!你们串通一气,想借着跟我家小龙谈恋爱的幌子来合伙来搞仙人跳!警察同志,你们可要为我家小龙做主啊!”
好一张如簧的巧嘴啊,来这一会功夫,竟然被她想出三个理由来,真有她的!
“我算是领教了这位曹老师的口才!可惜的是,她这付好口才不是用来教育学生、而是想方设法为她儿子脱罪上!国家有你这样的老师,那是我们运上县的耻辱!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母亲,才会有做出这种没有廉耻没有法纪事情的儿子来!你还有什么花样?尽管拿出来用,也让大家看看你的嘴脸!”
唐求才不会给她好脸色,他有十足的把握认为,那个叫小龙的凶犯之所以有今天,与眼前的这位曹老师绝对脱不了干系!
凤唳江山
就像那位“我爸是李刚”的李刚的儿子犯下的事,开始如果没有李刚的纵容和袒护,绝不可能越陷越深的!虽然今生在唐求的干预下,他没有机会犯下更大的恶,但本性是难改的。
唐求坚持要让他接受应有的惩罚,也有悲天悯人、治病救人的积极意义。
只是对方领不领情就管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