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明太師 愛下-第三百五十八章:流放鑒賞

大明太師
小說推薦大明太師大明太师
逼仄阴暗的囚室内,一名健壮锦衣卫将一桶凉水,狠狠泼在一名被捆缚住囚徒身上。
诅咒少女贞子!
后者呻吟一声,幽幽醒转过来。
眼帘微微抬起,模糊的场景逐渐清晰。
“辉祖兄,近来还好否?”
这个囚徒,竟然是曾经大明的魏国公,先开平武宁王徐达的嫡长子徐辉祖。
而站在这徐辉祖面前的,更是当今大明朝权力的巅峰。
太师陈云甫。
“逆贼!畜生!”
徐辉祖这人也没什么素质涵养,对着陈云甫就是破口大骂。
毒醫狂後
后者一不气二不恼,往椅子上一坐就这般坦然的和徐辉祖对视着。
“为什么要反我?”
“逆贼,人人得而诛之!”
第 五 人格 鬼屋
“姑且就算我死了,那你们这么做,最终目的总是要有一个的吧。”
徐辉祖大义凛然的说道:“自然是还位于陛下!”
“朱允熞?还是朱允熥、朱允炆。”
陈云甫不屑的嗤笑一声:“辉祖兄,你怎么总是那么单纯,难道你认为他们掌了皇权之后,就会对你感恩戴德吗,你们聚众谋逆把我铲除,把蓝玉、常茂他们都杀了,重新掌握京营,军变扶持这三位中的而某一个人登上皇位。
他们心里就踏实了不成?不会的,他们会怀疑你是第二个陈云甫,一样会暗中想尽办法诛杀你。”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徐辉祖可谓把愚忠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徐家世承太祖太宗之恩,便是为大明朝粉身碎骨,那也是为人臣子之本分!”
徐辉祖的愚忠和岳飞有的一比,但这是值得歌颂的愚忠,绝不应该被鄙视或者嘲讽!
知恩图报,
是华夏民族文化中,值得褒奖的一种美德。
若是从这一种感情上来说,那陈云甫,甚至都不配给徐辉祖提鞋。
“你提到报恩,我陈云甫,难道就没有报恩过吗。”
“当年太祖兴起郭桓案,导致浙江、直隶、江西三省府县政务空殆,各种小到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太子爷亲办,我陈云甫天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每日夙夜不寐的一件件去办。
我的公主,我的爱人
这不是在报太祖太宗的恩吗?
新婚燕尔,我放着娇妻美妾、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不去陪伴,天南海北的到处去督办地方政务,这不是报太祖太宗的恩吗?
湖广、贵州、两广、云南、辽东、陕甘,这些动乱不止的省份,哪一个不是我陈云甫绞尽脑汁,呕心沥血去想尽办法给安抚下来、发展起来的,没有我陈云甫,哪有现在国税超过四千万石、税银过八百万两的大明朝!
你眼瞎吗,你看不见吗,你知道现在西北的物价有多低吗,你知道现在云贵川老百姓活得有多滋润吗,你知道现在浙江、江西等士绅大省的治安有多好吗,你知道一个广州市舶司每年为国朝带来多少财税吗。
你知道山东旱灾,老子一个月连六十个时辰都没睡到,天天住在荒郊野外喂蚊子,才换来一百多个县百姓不被活活饿死、渴死!
你知道自从中原复兴计划之后,河南如今的发展是如何的欣欣向荣,是如何一日千里。
你知道全天下有多少老百姓念着老子的功、念着朝廷的好!
我不像你们天天就知道满嘴的仁义道德,我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比你们这群人整天只会说空话的人,绑在一起都大!”
陈云甫的怒斥让徐辉祖稍微冷静许多,但他还是不屑一笑。
“你有功,我们从没有否认过,但是有功,就能让你心安理得的去造反、去谋逆了,是吗。”
“造反和谋逆这两个词我陈云甫当不上,更不敢当,不过我知道,你这种人,我没本事劝说你改变。”
陈云甫挥挥手:“来人,把辉祖兄放了吧。”
几名锦衣卫上前给徐辉祖解开锁链,后者晃了晃发酸的手腕和脖子,兀自冰冷的看向陈云甫:“你不用假模假样的释放我,就算放了我,我一样会反你。”
“随便你吧,你去广西反我吧。”
陈云甫冷笑一声:“你一家会被流放到广西,那里还有朱棣一家子陪着你,你们说不准可以找到共同的话题来反我。
包括耿炳文、郭英两家都会跟你一起,不过辉祖兄,我提醒一句,去了广西之后,千万不要在大庭广众下说反我,不然,广西的老百姓会把你们生吞活剥的。”
“去看看广西的大好局面,看看那里的老百姓活得怎么样,再好好考虑你们还没有资格反我。”
撂下这句话,陈云甫直接起身离开,再也懒得去看徐辉祖一眼。
他不像曹操那般,需要杀干净任何一个反对者,他更比曹操要自信的多。
这些愚忠朱明皇室的人,已经所剩不多了,只有苟延残喘的寥寥,就算全抱成团又如何,把他们往广西一扔,就掀不出什么风浪来。
当然也可以扔到山东去。
主要陈云甫担心,扔到山东去没多久,山东那些感情质朴的百姓真会把徐辉祖一家给分食个干干净净。
万家生佛的感恩,就是对陈云甫当年救灾最大的褒奖。
天下有那么多的人感念陈云甫的恩德,便是有寥寥些许如徐辉祖这样的人,又如何呢。
劫龙变
由他们去吧。
陈云甫要回自己的家,好好的陪陪媳妇孩子,至于这些人,流放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只不过这次流放的名单中,不包括徐辉祖的亲弟弟徐增寿。
因为就是他, 把确凿的情况,暗中通报给了陈云甫。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一如历史上,徐辉祖因不愿服从而被朱棣杀,徐增寿却一直暗通朱棣。
朱老四舍得杀自己的大舅哥,但陈云甫却不舍得杀徐达的孩子。
他甚至都不舍得杀朱棣的,但没办法。
徐辉祖比起那些言官要好很多,只是气不过谩骂陈云甫而已,没有口无遮拦的乱骂。
全当他放屁就是。
至于原金吾右卫指挥使范聚、原驸马都尉郭镇两个人就没那么好命了。
他们的归宿只能是五马分尸。
总需要两个倒霉蛋来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