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術師手冊討論-第773章 第一次約會 腊月九日暖寒客 语不惊人死不休

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喀啦。
別墅防盜門猛不防被排氣,一位服官服的長髮丈夫提著購物袋踏進來。金黃短髮自由束起擱在牆上,衣袖挽到半袖發自細高的上臂,襯衣領消滅全扣,發自大天鵝般的脖頸兒以及優雅的胛骨。
亞修瞥了一眼,為怪問明:“你裝扮成菲利克斯幹嘛?”
“我不妝扮成他的姿態何許出去買玩意兒?”尹古拉寸門反鎖,乘便將一側的簾幕拉下車伊始,順手一抹,臉相馬上換回本質。
“你美容成他的容顏就不會被展現?”
“即令被發現了那第一罹難的也是他,我們至少有緩衝辰。”
尹古拉這才閒暇著重一樓廳裡蟲蟻翻湧的死靈舊觀,難以忍受皺起眉峰:“這是自己的家,哈維你在幹嘛?”
太好了!
二樓的菲利克斯多多鬆了口吻,聽見尹古拉的申飭,她歡快得直白見原尹古拉詐成她的一言一行,想想不虞還有一番正常人!
對啊,她記憶尹古拉一進去就去洗了兩鐘頭澡,眼見得是重度潔癖病包兒,如何或忍耐力終止哈維這種汙跡衰弱的死靈儀軌?
快,口角他,梗阻他,強姦他,打開端吧!
瞞哄師齊步走去,橫亙一同上的蚰蜒蛛蛛,一手掌抽到死靈術師的後腦勺。
“吃晚餐去香案哪裡吃,你如此端著吃得匝地餘燼誰掃除啊?那裡過錯咱的場合,重視點禮。”尹古拉刻意派遣道。
菲利克斯氣得怒氣從足掌燒到印堂,腳指頭彎脣槍舌劍收攏趿拉兒,無言的辱罵被堵在嗓膽敢罵曰誰叫你經意這種寥寥可數的小細枝末節了啊啊啊啊!
哈維微微操之過急,極端竟自端起餐盤去亞修那兒,途經棺材的時辰附帶將陽蛋扔進棺材裡,議:“菲利克斯給你做的。”
太陽蛋一秒中間就被蟲蟻漩流侵吞收場,棺裡的人影冉冉抬起右手,成千上萬蛆蟲蜈蚣蟑螂在雙臂內部死皮賴臉互食,友人地朝二樓的菲利克斯揮了舞弄。
探灵VLOG
卡擦。
恍忽間,菲利克斯嗅覺和樂腦海裡某根弦崩掉了,隨後她錯過了對身的克,她真切地凝眸著燮的身軀凡軀全速失卻機動性與拉力,童孔傳來,拆失禁,人肌群變得一個心眼兒,皮輩出血液墜積的文藝復興瘡疤,完充塞嗚呼哀哉神聖感的見鬼屍斑……
尹古拉走上二樓端走早飯,睹菲利克斯童孔取得螺距,全身披髮出銀調,靠著檻不得要領眼睜睜,猶如人被拉入其它一下含混園地裡。瞞騙師沉凝敦睦是否做得過度火了,歸根結底資方長短為他倆做了早餐。
“哎?”
當尹古拉在一樓六仙桌坐來,三人應時被光幕裡的緊要通拉承受力。
諜報頻道彈出一張捉住令,但跟她倆三個不相干。
“……征服者在迦樂世中南部域流落,發現痕跡者切勿尋蹤招來,請旋踵稟報警力架構。一無得征服者的的確資訊,但此名侵略者是祁劇術師,岌岌可危度極高,上告濟事資訊者嘉勉500馬克,捕懲罰500000蘭特,目前彈星中軍仍然起兵,請城裡人裁汰去往,留心潭邊境況,若相見殘渣餘孽切勿抗禦,伏葆自各兒……”
歷史劇查扣令!
除外他們三個外邊,還是再有中篇小說術師在這段期間闖入星斗國!
“是維希嗎?”亞修馬上想起者惡貫滿盈之源,復生怪胎,半神之屑。
“遵照你所說,陰魂賢良線路沁的戰力止聖域吧?”尹古拉吃著帕夫尼,商談:“單這種洗號重來的邪魔,臨時性間內再爬到鈺山也不竟。”
“非要說以來,我志願不是幽靈賢良,並且這種入侵者多多益善。”
哈維講話:“讓星星國大忙掛念我輩三個聖域嗎?”
“不,是倒逼日月星辰變動策。”尹古拉晃著叉子計議:“統統戰略都器一期司法資產,當執法工本不遠千里超出純收入,星體國家沒原故會一連保衛下來。”
“如永存不足多的要職術師征服者,繁星相信心領識到大穿越時代是別無良策阻撓的史乘倒流,貴國作風人為也從‘一去不返通連軸轉後路’轉動到‘安閒發展合營共贏’。”
成梦酱陷入了泥沼
尹古拉瞥了一眼亞修,“截稿候,你恐怕就有幹路變為榮星星人,拿走雙星社稷的長住憑信,是否很逸樂?”
“也不復存在啦……”亞修稍加扭捏,“我今昔不顧亦然電視劇術師,何等霸氣如此不扭扭捏捏非要入籍星辰社稷?本當是雙星求我才對!”
“即使日月星辰邦向你時有發生逮捕令,倘或你將吾儕繳付給星球就能成恥辱平民,你會該當何論做?”
“尹古拉你咋樣誓願!?”亞修七竅生煙了,“我看起來像是賣友求榮的嗎!?我輩牢不足摧的友情而是從一路叛逃裡作育下的啊!”
尹古拉接住話茬:“故……”
“因故爾等應該流失澹忘對勁兒的奇絕技術吧?”
亞修眨閃動睛,“我隕滅其餘興味,獨爾等依戀過血月囚牢、捷報監牢、森羅囚牢,假定不尋事一個星體看守所,總感想爾等的可靠之旅相同差無缺……”
哈維叉起陽光蛋一口吞下,諸多搖頭:“牢,水牢與四柱神教,是咱倆半途裡唯二未能失卻的生命攸關到位。”
亞修看著他們將早餐吃了大半,才嘻嘻笑道:“對了,你們的晚餐是菲利克斯做的。”
“嗯?”
“但那是我逼他給你們做的,他說諧和即若不敢毒殺,也很或是在中間加涎。”
哈維看了他一眼,面無神將剩下的早餐整體飽餐。尹古拉休閒喝著咖啡,籌商:“我拿的儘管菲利克斯給我方備災的早飯。”
二樓的菲利克斯終久從殪令人心悸裡緩過連續,正庖廚裡吃著早餐。她聞這句話即刻愣了一瞬間,按捺不住都起吻,神約略煩憂。
尹古拉打了個響指,靜音有時候如泛動般失散,掩蓋著三屜桌海域,那些殺敵掀風鼓浪缺一不可的生小古蹟根基都是譎師的營業圈,“不扯談了,亞修,然後你有怎麼著斟酌?”
“這個嘛,”亞修信口商酌:“今宵劍姬會來見我,從此我三平明會將你們送回捷報。關於我怎能送爾等回喜訊就別問了,臨候爾等會家喻戶曉的。”
“哦?”哈維勐地掉看和好如初,“她叫劍姬嗎?”
“她今晚就會來見你?”尹古拉揚了揚眼眉。
“你們的節點不應該是三黎明回教義嗎?”亞修商量,“是以我們不會進星獄,更不會絡續跟四柱神教死氣白賴,我輩會齊聲回來激盪健在,喜訊社稷的專家都在等待俺們返回。”
“某種瑣事怎麼都好。”尹古拉用人數過多擂鼓談判桌,“任重而道遠是你今宵的碰頭啊!”
“今晨分手哪邊了?”
“在今晚事前,你有不比體現實裡見過外方?”
亞修一怔,“……不如。”
“是以今宵是你們長次表現實裡的幽會啊!”
尹古拉掃描亞修一眼,人臉都是厭棄:“你能不許拔尖辦理一下子和樂?你寧就準備以這副尊嚴來迎迓你的主要場約會?”
亞修睜大眸子看著尹古拉,中樞像是被緊繃繃攥住,一瞬喘而氣來,盡委曲與酸澀湧眭頭,同悲得說不取水口。
尹古拉如何美這樣說他?這也太甚分了!
他明瞭仍舊修整過團結了!

精华言情小說 術師手冊 起點-第670章 心懷鬼胎熱推

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半小时后,遥彼空域出现千年一遇的奇景。
本应分割在无数泡影里探索的圣域术师们,此时却齐聚一处。
煌煌乎两千术师展开圣域,飘行于空,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还有许多术师舞动三翼迅速赶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血月术师打破梦中天国的消息,简直如同瘟疫般爆发,以秒速蔓延六大国度。
无论你是福音国度里的市长要员,森罗国度的教派高层,繁星国度的贵族教授,还是默默无闻的隐修,除非是之前受到重创又或者收不到消息,否则此刻都无一例外赶赴这场史无前例的纷争盛宴。
每一个赶过来的术师,看着金色泡影外那数以千计的圣域集群,几乎都难以压抑自己心里激荡的情绪。
明明什么都没抢到,但光是这個场面就足以让他们毕生难忘—一这应该是他们一辈子里,唯一一次见到最多圣域的时候了。
在这一刻,他们才终于明白,「虚境是所有术师的归乡」这句话,到底有多沉重的份量。
血月,繁星,森罗,乐园,地渊,福音!
血月圣域在虚境引起的巨大动静,让全世界圣域在半小时内就闻风赶来!
六国术师齐聚!
哪怕是圣域术师,一生也难以离开自家国度。对于他们来说,其他国度的术师,就像是遥远的童话,
里的故事,屏幕后面的虚拟人物,是知道但无法接触的存在。
在知识之海,白雾笼罩,一翼术师游行万里,没遇到其他术师简直再正常不过。
在时间大陆,金雨遮掩,危机四伏,二翼术师就算能遇到其他术师,但除非认识,基本都会迅速远离保平安。
在遥彼空域就更别提,术师们被分割在一个个泡影里,而泡影数量何止万千?这相遇概率比时间大陆还低。
但是,从圣域开始,如果术师们相遇了,确实更趋近于交流氛围,很少会一见面就打起来一因为打又打不死。
圣域就是安全感,安全感就是平等交流的前提。
你换成多个二翼术师在时间大陆碰面,他们肯定第一时间准备防御奇迹,没有防御奇迹就躲起来,不打起来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交流?
或许会有人奇怪,至于术师都会提防别人,就不可能双方都是好人吗?确实大多数术师现实里都是遵守规则的普通人,但当他们进入虚境,那就很难说了。
虚境有两大特性:随时登录退出,难以从虚境追踪现实。
简单来说,你在虚境砍人,就算没砍死他,别人也没法拿你怎么样,毕竟你们可能一生就只遇见这一次。
一个匿名、无规则、不影响现实的区域,要是出现在线上帷幕,那就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巨魔粪坑。
而从古至今,虚境一直都是这样。
哪怕你现实里是连拉拉肥都没宰过,看见陌生人死亡都会哀悼的普通人,但当你在虚境遇见其他术师,你突然心生恶念想杀了他试试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反正也没人管你。
而且,就算你没这个想法,你怎么保证对方没这种念头?
更别提还有许多因素影响,警如你是福音精灵术师,而对方恰好是受到社会迫害的血月哥布林术师,
你一辈子没歧视过哥布林,却因为血月社会体系而被哥布林追杀。
另外杀戮术师其实是有收益的一正常来说,术师就算被杀,也只是会丢魂,不至于彻底死亡。而他丢的魂里,大概率会留有术灵,这就是战利品。
虚境一二层,就是一个大家能互相猎杀且没有任何惩罚的黑暗森林。
但到了三层,圣域的出现,让一切都改变了。无法迅速击破的绝对屏障,让信任萌芽,让恶意消散。
游兵散勇敢聚集起来商量组队,甚至隐隐敌视代表神主而来的术师部队,就是因为有圣域给的勇气。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 雨画生烟
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都相信圣域能挡住一二,然后他们就有机会逃离反击!
退路是冒险最雄厚的本钱!
于是乎,便出现两千圣域术师虎视耽眈的盛大场景。
目前遥彼空域,总计可以分为四个集群:血月圣域,乐园圣域,地渊圣域,以及其他所有圣域。
前三者都是百人左右,而最后的其他却是有两千人!
不过,这其他两千圣域别说统一带队,甚至没有十人以上的团队,不少是三三五五的小队伍,更多是独自行动的孤狼。别说战斗,如果遇到有价值的宝物,他们自己就能先打起来,只是聚在一起看似声势浩大罢了。
他们就像一群遮天蔽日的秃鹫,在等待狮子们留下的残剩饭,但如果狮子受伤了,他们也不介意让神主丢脸。
因此拜狱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乌合之众,他盯着远处的咒精灵以及寄生术师,挠了挠自己宛如鸟巢的头发,右手捏紧红色闪电:“极主可没跟我说过还有对抗环节”
这时候,咒精灵走出一名女术师。咒精灵跟普通精灵一样,拥有尖尖的长耳朵,除了肤色较为苍白,
咒精灵与普通精灵最大的不同,在于蛇发。
像这位衣着雍容华贵的女咒精灵,就有仿佛具有独立意志的九根青铜蛇发,微微吐舌,跟本体一起注视着拜狱。
“浊咒。”她声音不大,但半径一公里内所有人都能清晰听见她软糯缓慢的声音。
寄生术师那边也走出一位戴着面罩的青年,全身都笼罩在衣服里:“恶兆。”
“血罪。“拜狱随便给自己取了个代号:“极主给我们的指令是夺取幽魂传承和梦中天国,不知两位能否通融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少加点班”
浊咒缓缓说道:“我们,一样。“
“连奖品都没看见,现在打起来是不是太早了?好歹先将梦中天国剥成小可爱呢。”恶兆看向远处虎视耽耽的乌合之众:“而且还有那么多排队的,我们如果打起来,说不定他们会找机会攻击代表神主的我们一相信我,没有人能抵抗亵渎神圣践踏高贵的诱惑。”
拜狱也不愿意多引波折:“那就先进天国,然后各凭本事。“
“清,场?”浊咒问道。
“哇喔,好凶残的精灵,我喜欢。”恶兆调笑着表达出寄生术师们的同意。
然而拜狱断然拒绝:“血月不参与无差别杀戮,”
这可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场合,想要清场,就必须三方同时行动,否则两方跟外围术师战斗的时候,
血月圣域忽然从后面夹攻他们,那他们可以彻底退出幽魂竞争了。
现在既然血月一票否决,恶兆和浊咒也不再坚持。
拜狱收起红色闪电,静静望着他们一想要参与这场盛宴,先请出示自己的资格,区区百名圣域可够不到门槛。
契約100天,薄總的秘密情人 南風泊
而且,如果恶兆和浊没有神迹在手,阴拜狱可没必要跟他们分享,毕竟他手上的红色闪电还能再用一次,对任何一方而言都是无法承受的沉重打击。
浊咒举起手,一把炽烈的橙色巨弓出现在她手上一在铳术大爆发的年代,弓箭对大多数术师而言都相当陌生。
与此同时,咒精灵们的蛇发都吐舌撕叫,蛇眼冒出莹莹橙光,凝望着最前方的浊咒。跟血月同盟类似,咒精灵统合圣域力量的方式也是通过同族血脉共鸣!
数秒后,橙色巨弓就迅速膨胀到百米长度,浊咒手上的巨箭变大到堪比拜狱的血色闪电。那强烈刺眼的光芒,光是注视就能让视网膜燃烧,圣域术师不得不移开视线!
神迹·荣耀光矢!
巨箭破空的声音震动,在术师们的圣域上溅起阵阵涟漪!
轰!
巨箭准确无误射到金色泡影那一个手指小孔上,将其扩大成躯干大小!
“到我为可爱的梦中天国做扩张手术了。”恶兆漫不经心地一指,金色泡影的孔洞忽然被翡翠玉石填上,然后翠青色不断扩散,直至崩裂出一个可供两人进入的洞口!
神迹无穷碧!
拜狱和浊咒都微微眯起眼睛—一没有任何吟唱步骤,没有飞行距离,甚至不知道有没有统合其他圣域的力量,恶兆近乎是将这一招神迹瞬发出来。
唯一的缺点,恐怕是伤害范围较小,不像血色闪电和橙色巨箭能变成群攻模式,但也不排除有群攻变化。
这时候,拜狱让一位月影圣域去洞口试探。月影圣域在洞口附近尝试了一下,朝着拜狱比了一个V的手势,高兴说道:“一翼术灵没有限制,二翼术灵增大50%术力消耗,三翼术灵增大100%术力消耗,并且同一时间最多驱使三个术灵!”
“梦中天国终究是破碎了,就算幽魂先知修修补补添加许多封印,一旦被打破就没法维持对术灵的压制”拜狱一边回忆极主给的资料,一边带领血月圣域率先闯入幽魂传承。
咒精灵、寄生术师紧随其后。
等他们进去后,蠢蠢欲动的外围术师里,立刻响起各种声音:
“梦中天国那么大,他们总不可能搜刮干净,漏下来的边角料也够我们吃了吧?“
“如果幽魂先知还布置其他陷阱,他们肯定也帮我们踏平了。”
“他们是神主眷顾的术师,就算没有幽魂传承也能知道如何到达红宝石山以及更上一层。但我们如果错过幽魂传承,就永远无望红宝石山之上!”
“神主们都已经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为何还跟我们抢幽魂传承呢?半神传承,人人都有分享的权利,怎么可以让他们独吞?”
“打破传承垄断!”
当第一个人冲入洞口,圣域术师们彻底沸腾起来,前赴后继涌入梦中天国!
“博金先生真厉害!”奇卡拉看着回来的伊古拉,惊叹道:“你居然真的将圣域术师们都煽动起来了!哈哈,有他们当炮灰,我们在后面专心看谁捡到好东西再打劫就行了!”
“怎么可能。”伊古拉平静说道:“虽然以声音作为媒介的心灵奇迹比其他奇迹更容易穿透圣域,但也不至于能对上千圣域生效……如果我没感觉错,刚才至少有数十位心灵圣域在施展奇迹,所以才能这么轻易就激起其他人的贪梦与愤怒。”
“跟我们打着同样念头的人,可不少呢…”
一想到刚才跟其他心灵圣域默契施法,伊古拉心情也忍不住激荡起来一—他生来就是向往大舞台大场面的欺诈师,而此刻六国圣域云集的遥彼空域,这份诱惑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古战场之于哈维!
不过伊古拉很快稳定心神,因为真正的挑战现在才开始。
哈维望了望四周,若有所思地说道:“亚修距离登录虚境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
“走吧。”伊古拉没有回答哈维的问题,直接说道。
死灵术师看了欺诈师一眼,点了点头。
英雄聯盟之天秀中單 小說
伊古拉、哈维、奇卡拉从洞口进入梦中天国,光线由亮转暗。
梦中天国里,赫然是完全黑暗的巨大世界。但非常奇妙的是,术师们的视线却非常清析,所有物体边缘都勾勒出白边,世界仿佛变成黑底白线的简笔画。
在黑暗中,无数巨大的黑球在高速无序移动!
轰!
伊古拉进来就看见一个圣域术师因为撞到黑球,整个人被轰出百米远!
现在圣域术师都在尽量贴近边缘,好躲避黑球的高速冲刺!
然而血月圣域、咒精灵和寄生术师都在攻击同一个黑球,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奇迹,居然愣是让高速移动的黑球迟滞下来,然后不断用奇迹轰击,片刻后终于将其击破!
当黑球溃散的瞬间,数十个术灵、经验光团迫不及待地从里面逃出来。他们定睛一看,发现黑球里面赫然就是他们非常熟悉的试炼地下大厅!
虽然神主术师们立刻留住这些奖励,但还是有些术灵光团漏出去,被外围术师抢到。
“黑球里面就藏着幽魂传承!“
“打破黑球就能将里面的奖励全部爆出来!“
圣域术师全都激动起来,他们通过一关试炼才能拿到一份奖励,而且还很可能是临时术灵。而现在打爆黑球就能直接抢到奖励,而这里的黑球有数百个,每个黑球藏着上百份奖励!
而目里面,说不定就有幽魂外传、正传、乃至总传!
相比起兴奋的外围术师,拜狱、浊咒、恶兆三人的脸色却极其难看!他们观察其他黑球,终于发现幽魂先知留下的陷阱。
“不愧是幽魂先知”拜狱有气无力地苦笑道:“这下我们麻烦可大了。”
幽魂先知绝对预料到有人会强攻梦中天国抢夺传承,所以拜狱他们一直很小心,但他们没想到,幽魂先知居然如此别出心裁—
黑球被破坏后,里面的能量会融入到其他黑球里,增大黑球的体积与速度!
当他们黑球破坏得足够多,剩下黑球的速度就会被增幅到一个夸张的速度,哪怕他们有圣域也会被撞得七晕八素,难以抗衡!
黑球恐怕是梦中天国的碎片,所以才能全自动运转重组。也就是说,他们不仅是抗衡幽魂先知,还是在抗衡虚境的力量!
而且这还只是第一层陷阱,幽魂先知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等着他们!
但他们没办法解决,也没办法回避!
因为幽魂传承就在黑球里面,除非他们能直接找到总传所在,否则就要一个一个黑球打过去!
就算他们有预言奇迹可以慢慢找,但旁边还有两千名贪婪圣域啊!
这些人现在只想着捞一波就跑,抢不到总传就抢不到,怎么可能为了让拜狱他们顺利抢到总传就乖乖停手不抢?
神主大晒啊?
这个完美利用贪梦与短视所布置的黑球陷阱,足见幽魂先知对人心的洞悉。
但不是没有好消息,拜狱他们发现二翼术灵和三翼术灵的额外术力消耗降低了。黑球是梦中天国的碎片,击破黑球就等于继续重创梦中天国,越到后面他们受到的压制也越少。
拜狱、浊咒、恶兆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动手。“
三方圣域,再次减缓一个黑球进行猛攻!
奇卡拉和哈维看向伊古拉,伊古拉看着外围圣域们正在以四百人一组,截停强攻三四个黑球。虽然黑球还有很多,但圣域们输出也高,更别提神主术师们还捏有强力神迹,梦中天国的陨落已成事实。
欺诈师知道亚修等人就在黑球里面,所以他要做的,就是阻止圣域们攻击黑球。
但这是逆着大势的愚蠢之举,现在圣域们都忙着抢幽魂传承,谁会愿意停下来?
所以,他要制造另外一个大势潮流…
一念至此,伊古拉示意哈维和奇卡拉跟着自己,然后他们来到离神主术师们不远的地方停留。等神主术师将黑球打破,他们立刻冲过去捡漏,然后迅速撤退避免被神主术师追杀。
要是换成乌合之众,肯定会有人追杀伊古拉三人,但神主术师现在由拜狱、浊咒、恶兆三人领导,他们三个当然不愿为了这几个占便宜的苍蝇节外生枝。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不将苍蝇迅速拍死的后果,就是引来一大群苍蝇。
注意到伊古拉三人的举动后,在外面等着捡漏的圣域越来越多。
他们看着神主术师攻击黑球,就像是食客等着厨师上菜,学生等着班主任发作业似的。等黑球破碎,
他们立刻冲过去狂捡白嫖,然后迅速后退等下一份,
这实在是太器张,拜狱他们忍不了了,便让团队分散开包围黑球,打算将所有奖励都包揽下来,不让外围术师占到便宜。
但分散开,就意味着术师密度降低,并且更容易被黑球干扰!
当一名咒精灵准备躲避黑球的时候,忽然耳边一阵刺耳爆鸣,强烈的精神刺痛让他愣在原地,旋即被黑球撞飞百米外!
“谁!”他尖声咆哮,头上的蛇发随之吐舌,瞪向外围术师们:“是谁刚才用心灵奇迹攻击我!?“
外围术师自然没人应答,而拜狱、浊咒、恶兆对视一眼,默默将队员们聚找起来。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打爆黑球时,奖励就不得不漏出去了。
虽然似乎什么都没变,神主术师在打黑球,外围术师等着捡漏,但一阵风雨欲来的压抑气氛,逐渐蔓延整个梦中天国。
奇卡拉和哈维看向伊古拉,伊古拉缓缓摇头。
那个攻击咒精灵的心灵奇迹,跟他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