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愛下-第57章 我家的野猴子鑒賞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小說推薦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门病娇
听到庄凉这般话语,庄叔心里对虞陵便生出了几分愧疚。
之前不了解她跟自家少爷还有这样一段渊源,遂对她有那么几分不客气。
不过想来那姑娘应该不是个睚眦必报之人,自己过去的小小得罪,应该不会让她记恨太多太久吧?
“少爷,你与虞姑娘相处这么久,你觉得她这个人脾气怎么样?”不过自己毕竟对虞陵了解不够,这人人品怎样,还是要问问清楚。
万一将来做了自己的女主人,却才开始找自己报复怎么办?
庄凉不知道庄叔心里的小九九,只当他是想要多了解一下虞陵。
微微沉思了一下开口:“还不错,怎么了?”
“那就好那就好!”庄叔小声的窃喜道。
“好什么?什么好?”
“没事没事,少爷,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庄叔笑眯眯的看着庄凉问道。
庄凉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点点头。
“的确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少爷吩咐!”庄叔神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想要你先回一趟庄家,将我父亲请出来,咱们是时候应该正式的去虞家提亲了!”
“提亲?还要家主亲自出马?少爷,这会不会太……”庄叔想说会不会太隆重了。
但是想想,向未来庄家女主人提亲,不隆重一点也不对啊!
“我知道了,我会很快就去办好的,只是少爷你知道的,家主一直在闭关修炼,这段时间又是最关键的时候,打扰他本来就不应该了……”
“父亲的情况我知道,最近几日的确是没有办法出山的,所以你此番回去主要是传信,以及见一见我奶奶!”
“见老夫人?”庄叔有些不理解了。
老夫人已经很多年不管事了,而且她生活习惯讲究的很,一般人一般是根本就见不到她的。
庄叔虽然不是庄府的一般人,可也不是说要见老夫人就可以见得到的。
“你将这东西拿着同去,届时只需要将这东西递给三姑姑,自然就可以顺利见到我奶奶了!”
庄凉说着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块晶莹剔透的雪白玉坠。
庄叔一见这玉坠那是立马就肃然起敬起来了,腰板都挺得比之前直了好几分。
突然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了,庄叔整个人都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当晚没怎么睡得踏实,第二天一大早太阳都还没出来,他就已经出门了。
虞飞鸿没有他那么赶,便在王奶奶家里多住了两日,第三日才离开。
虞陵不是一个喜欢睡懒觉的人,身为一个修炼勤勉的人来说,每日晨时,太阳破晓的那一刻,是一整天里修炼最好的时刻。
日月之精华往往在那一刻是最能将整个大地的灵力聚集在一起的时刻。
所以虞陵在日出那一刻,就已经在王奶奶家的阳台上打坐修炼了。
虞飞鸿临上车之前司机碰了碰他的手臂。
“先生你看,咱们家小姐可真是勤勉啊!”
虞飞鸿转头,看到正认真修炼的女儿,心里顿时没由来狠狠的痛了一下。
重重点头,很是难受的开口:“是啊,只是可惜她天生就不是一个适合修炼的人,兢兢业业这么多年也不过只是一个筑基中期!”
其实放在现代这样的修为也够用了,甚至能够在如此年轻的年纪修炼到这种境界,可以称得上是天才。
只是筑基中期这等修为,在其他隐士修真家族面前不够看,不足以担当家族族长之位。
筑基中期这等微末的修为,连眼前的这个司机都敢说自己比自家未来的主子还厉害。
“如果那小子当真恢复了他的修为天赋,倒也配得上我们家阿陵。”
虞飞鸿苦涩的笑着坐上劳斯莱斯,挥挥手示意自己的司机开车离开。
“先生有跟小姐说过你先走了的事情吗?”莱斯莱斯缓缓驶离王奶奶的家,司机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虞飞鸿点点头:“说过了,昨天晚上就说过了!”
还以为自己的女儿会跟往日一样赖床睡到日上三竿,结果竟然起这么早。
早知道这样,那自己昨晚根本没必要在她屋子里待那么久,说那么多。
直接今日早上交代不就好了?
“问问你太太,夫人是不是快要回国了?”
虞飞鸿突然对司机说了这样一句话。
司机立马就笑了。
“您和太太还在闹别扭呢?其实这女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哄的,先生有些时候还是让着夫人一点好!”
冥婚夜嫁:鬼夫王爺,別過來
“我干嘛要让她?我又没有做错!”虞飞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这司机在开车,他肯定一脚揣上他的屁股!
“女人才不会管到底是谁错了,她们要的只是自己开心,男人的宠爱而已,先生若是脾气稍微软和一点,也不至于连太太今日早上十点到的飞机都不知道呀!”
司机很是想笑,但是他又知道此时此刻他是不能笑,也不可以笑的。
只能一个劲儿的憋着,都差点要把自己憋出内伤来了。
“回来了挺好的,等会儿你将我送回公司之后就先去机场接她,见到她之后顺便跟她提一嘴,庄家可能要上虞家提亲了!”
“提亲?这么快?这一次小姐会同意吗?”
司机只知道当初虞陵在家里因为嫌弃庄凉是个没有灵力修为的废物,而要拒婚的事情,并不知晓昨日这一出。
“我觉得若是小姐不愿意嫁予庄家的少爷,夫人肯定是会帮着她的!”
“帮?帮得了一时帮得了一世?现下女儿比较年轻她不着急,所以帮帮也就帮帮了,但是若是再过上三五年,就算是我不催,她也只会比我更加的着急,迫不及待的就要去催婚了!”
天下父母都一个样,杨师傅家也是个女儿,自然知晓女儿年纪尚幼时父母的不舍,以及女儿上了年纪以后,父母的焦虑。
“说起来你家云清也不小了吧?找男朋友了吗?”
提到这个事情,杨师傅的眼神就有些闪躲起来了。
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还……还不太清楚,这方面我都不管不问的!”
“还是要问一问管一管,毕竟这女儿家不比儿子,儿子不听话不乖直接拖出去暴打一顿就行了,但是女儿不行!”
“是啊,话说重了怕她放在心里伤心难过,话说轻了又害怕她听不进去,不听劝,可真是太难了!”
杨师傅在这方面倒是十分的有话语权。
因为他最近正在经历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情。
“不过你家云清乖,跟我家这个野猴子可不一样!”虞飞鸿虽然好像是在夸赞别人,可那满脸的笑容全都是因为想到了虞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