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落地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面显异色。
在浩漭有界壁时,是将星空异能以界壁净化,内部又精炼一番,形成纯净的天地灵气,供人族,妖族,所有诞生于浩漭的血肉能量采集。
那般纯净的灵气,造就了人族的修行者,也令无数大妖涌现。
龙族,地魔,鬼物,都以纯净的灵气而受益。
因韩邈远的决策,终年环绕浩漭的界壁消失了,让满含污浊杂质的星空异能,毫无阻碍地灌泄下来。
没有料到,源界星河无处不在的能量,在现在的浩漭,居然也悄悄发生着变化。
变得,慢慢和深渊世界的力量靠拢了。
浩漭仿佛在呼吸,深藏地心的那样深渊奇物,定然在默默转变浩漭,让浩漭变得和深渊一般。
ONE ROOM ANGEL
或许不用太久,留在浩漭的那些人族强者,就能感觉出从地缝喷薄出的奇异力量,他们也是能直接吸纳的。
能完全融入到血肉体魄,帮助他们强壮骨头血肉,令他们如异族般体魄强健。
深渊的异能不会进入他们丹田的黄庭小天地,和他们灵诀的运转方式不同,是像异族、妖族那样直接淬体。
在虞渊暗暗惊奇时,忽感应出了曹嘉泽。
以韩邈远期待的“魂”之大道,融合一股本源精炼出神位,识海多了一根灵魂柱的曹嘉泽,此刻不在玄天宗,而是在陨月禁地。
曹嘉泽就停留在,那个和灾惑魔渊连接的深坑,盯着可能在任何一刻,都会降临的外来者。
他在尝试以元神沟通地下意志。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现身浩漭之外的虞渊突然被触动,觉察出了曹嘉泽的动向。
“您,当真有智慧意识吗?”
“神王极慧,和我宗的韩宗主,我该听信谁的?”
“为何,我觉得你……时而在浩漭地心,时而在天外的某处?”
曹嘉泽的灵魂之音,在虞渊的识海,在他的主魂内泛起了涟漪。
沟通地心意志的曹嘉泽,他的每一缕心声,都反应到了虞渊的灵魂。
让虞渊有种,正在被钟赤尘,太虚,还有安梓晴等人询问意见的错觉。
如此异常,让虞渊更加肯定了一件事。
在他自我封禁的主魂深处,必有那样深渊异物的极深痕迹!
此物,因为侵染或吞没了源魂,才让曹嘉泽的沟通,能部分反应到自己的身上。
突然间,一股来自于地下的意志,渐渐地浮升。
那股意志向曹嘉泽的灵魂注入时,表现为一道模糊却令虞渊熟悉的魂影,出现在曹嘉泽脑海的那根灵魂柱。
也在这一刻,虞渊和曹嘉泽之间,存在的一种精神连系,被蓦地斩断。
他再也感受不到曹嘉泽的存在。
出现在曹嘉泽灵魂柱内的,那道模糊却令他感到熟悉的影子,就是目前浩漭地心意志的一种展现。
它聆听到了曹嘉泽的心神呼喊,做出回应的时候,该是觉察到了自己的存在。
它有能力切断自己和曹嘉泽的精神连线!
……
“洪前辈。”
有“天水之剑”称呼的剑宗大剑仙,从那一轮清冷圆月飞来,没有敢于接近虞渊和斩龙台,就在外空停住,拱手行礼道:“离太始约定的那个时间,还有十来日,洪前辈这是要先来看看?”
郁牧表现的很客气,但也显得很疏远。
“我来了,他们也能随时过来。”
虞渊脚下的斩龙台,耀出七彩光芒,一圈圈空间涟漪荡漾着,令这座绚烂的神台,瞬间成了最奇妙的“星河渡口”。
灰域,泯然跨域,湮灭星域,灾惑魔渊,歧幽星域。
但凡有神魂宗和商会“星河渡口”坐落地的区域,属于神魂宗的修行者,就能瞬间出现在斩龙台之上。
此刻的虞渊,自信在目前的源界,没有谁能破坏他以斩龙台搭建的“星河渡口”。
便是虚空灵魅和罗维复活,阿瑟斯脱离邪神圣殿,也没有能力以擅长的空间力量,破坏他以斩龙台铺就的渡口。
“是这样的。”
郁牧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因约定的那个时间没到,韩前辈,还有我们的宗主,包括祖安等人,在极慧的邀请下,以临天山脉的空间秘门离开了。”
“目前,浩漭的那些至高,还没有归来。”
面对虞渊的时候,即使双方已处在对立面,郁牧也没有敢隐瞒。
或许,也知道隐瞒没意义。
“极慧的邀请?我大概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虞渊轻一点头,微笑道:“这样吧,你陪我一同在浩漭走走。太始没来,这块神奇的大陆,也不会说碎就碎。”
“哦,对了,太始来了也不能轻易碎裂此方天地了。”
王国
虞渊感慨道。
浩漭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多基础法则生出了异常。
“现在就去?”郁牧微惊。
“放心,我会等韩邈远他们回来再说。”虞渊摆摆手,示意郁牧领路,“我没有以灾惑魔渊过来,没有虚空横移直接抵达,而是这样光明正大地,从外向内慢吞吞过来,就是一种态度了。”
郁牧沉默片刻,一咬牙:“那好吧。”
于是,这位到了自在境后期,也有望在不久后,去冲击至高席位的大剑仙,便亲自为虞渊引路。
两人,途径那一轮月亮时,并没有停留一霎。
许多自在境和阳神级的人族修行者,见到郁牧和虞渊,一前一后地向浩漭飞去,心情全部沉重起来。
他们频频地看向远处,觉得太始、太虚,还有传说中的摄魂,也会很快现身。
“就虞渊一人?”
“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是虞渊的本体吧?他和我们一样,还只是自在境?”
烘焙王~超现实~
萧宠儿 小说
恶堕的学生会
“这小子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他只是以自在境的本体过来,郁牧到底在怕什么?”
寒阴宗、灵虚宗和太渊宗的修行者,等两人远去以后,才议论开来。
这些人消息不算灵通,只知虞渊的阳神奇妙非凡,具备和妖凤一战之力。
韩邈远一直抛出橄榄枝,要求的也是虞渊以阳神归来。
也从而导致,虞渊的那具阳神,被浩漭的那些人视为大凶器。
而虞渊的本体真身,由于只是自在境,没有晋升元神,在他们心中不算什么。
郁牧一看到虞渊和斩龙台,在远方显现出来,所表现出的那种紧张和凝重,让他们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
“药神宗,地火山脉。”
半空中的虞渊,看着那片红褐色的区域,有些缅怀地说道:“这里有我很多的回忆,我先去那里落脚吧。”
“好的。”
郁牧乖乖在前领路。
“虞渊!”
“虞渊!”
浩漭的各方大地,许多人昂首望天,都看到了和郁牧一同现身的斩龙台。
还有斩龙台上的那道身影!
此刻还敢留在浩漭的,全都是以往征战天外星河的各宗强者,还有一部分因本源宽裕,而从天外回归谋求的老怪。
这些仅次于元神的人族巨擘,知道即将发生的那场惊世之战,而且都在准备着。
可时间明明还没到,也没看到神魂宗的大举涌入,韩邈远等人又刚刚离开。
虞渊为何突然现身?
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死死追随着虞渊在虚空中的身影,看着他和郁牧两人,向着地火山脉而去。
在暗地里,不知有多少消息在互通着,汇聚向了玄天宗,剑宗,还有魔宫。
“你怎么……突然就来了?”
地火山脉的辕莲瑶,将她的那口红魔钟,从一座沸腾的火山之心捞出来。
忽然发现郁牧和虞渊从天而落,她娇媚明艳的脸上,布满惊色道:“就你一人?”
“你是在尝试以地心之炎问鼎至高路?”虞渊询问。
辕莲瑶芳心顿现慌乱涟漪,忙道:“国师说,我的终极之路就在脚下,不论如何我都应该试一试的。”1
她以为虞渊不高兴了。
前不久,她和周苍旻还在灰域,在那块神奇的泰亚主星。
太始表态要和韩邈远在浩漭决一胜负后,她和周苍旻两人离开灰域,重新来到了浩漭的做法,看着的确不太妥当。
“试试倒也无妨。”
虞渊轻轻点头,知道背地里有无数目光盯着他。
面对眼前因莫白川的死亡,特意从灰域过来的佳人,他没有多说别的,而是问:“可是有一只火凤凰出现过。”
“一股火焰血魂化作的火凤凰,依附在国师体内,被吸入底下了。”辕莲瑶回应。
“地下?”虞渊眉梢一动,他从斩龙台上落下,蹲下后,以一只手按向了地面,道:“我来看看。”
……

優秀言情小說 蓋世 愛下-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浩漭在呼吸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阿德里娅显得颇为无奈。
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其实一直活在虞渊的阴影中,从她刚刚懂事起,她就跟随在大魔神贝尔坦斯的身旁。
贝尔坦斯传授她众多和灵魂相关的秘术,带她游荡此方世界的各大星域时,和她多次说过虞渊的第一世——那位斩龙者。
她从小就知道,她父亲贝尔坦斯在她生活的世界,就是无人能及的存在。
可每每说到浩漭的那位斩龙者,她父亲贝尔坦斯竟多是赞誉,做为女儿,她能知道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很清楚,那位浩漭人族的领袖,能够淬炼出元神,能够为人族开辟出修行体系,背后也都有她父亲的身影。
她的父亲,明明是那位的领路人,是那位的老师。
可在她父亲的心中,却将那人视为……同路人。
最高权限
追寻更高大道的并肩者!
这点阿德里娅始终不明所以,不知道在贝尔坦斯的眼中,那位浩漭人族的斩龙者,凭什么能够和他并肩?那什么和他相提并论?
就连阿德里娅本人,居然也早早在她父亲的安排下,成了神魂宗的一员。
天外的神魂宗,能在泯然星域存活下来,能够涌现一位位神王,她父亲暗地里出力甚多。
与其说,她父亲是对神魂宗有所偏爱,不如说真正偏爱的就是那位斩龙者。
这样的偏爱和器重,让做为女儿的阿德里娅都感到嫉妒。
而“新浩漭”计划的推行,还有天外神魂宗的许多做法,居然也是依循那位留下的方针和策略。
身为后来的神王,在现今的神魂宗拥有极高地位的阿德里娅,就只是个执行者。
执行,当初那位斩龙者留下的方针。
一向觉得自己聪慧过人的阿德里娅,拥有着天魔的灵魂,和人族的躯体。
在她的心目中,她不论是修为境界,对源界的认识,还是对众多灵魂奥术的理解,都早已超越了当初的那位斩龙者。
凭什么,在那位陨落了以后,还要以他的理念来行事?
阿德里娅一直想要摆脱虞渊的阴影。
当她有天忽然知道,虞渊就是那位的新生和转世,她便存着暗暗较劲的想法。
想看看这位被她父亲器重的师兄,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凭什么值得她父亲,反复地提起,让她父亲都在那位“陨落”后,主动去推行众多神魂宗的计划。
她内心深处,一直是不服输的,她相信自己更强。
但现在,她父亲的魔魂沉落到了创生之地,被众多邪神镇压在圣殿中,挣扎着传来的最后一道讯念。
竟然还是让她追随虞渊,让她支持虞渊的所有决定。
阿德里娅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
“请你不要让他失望。”
表明了态度的阿德里娅,又懒散地说道:“在你的那具本体真身,以斩龙台抵达浩漭时,我会以星河渡口过去。”
话罢,她那具高挑,英姿飒爽的倩影,就在此地消失。
她进入了她专属的陆地,去了她的那座宫殿,闭门不出。
“银鳞族,和神魂宗的结盟不变。”
老蜥蜴在阿德里娅表态后,化作银鳞族老叟形态的他,也决定了一个族群未来。
十级血脉的杰西卡,还有几位九级的银鳞族族人,自然没二话。
兽神侵入银澜星域的时候,银鳞族的那些族人几乎死绝,有老蜥蜴血脉的深海巨翼蜥,也遭受了兽神的虐杀。
是虞渊陪同老蜥蜴,还有溟沌鲲去了银澜星域,救了他那幸存的子嗣。
就因为这个,老蜥蜴不管人族的根源出处在不在深渊,都坚定地选择了虞渊。
“巴洛,阿德里娅的意思,就是贝尔坦斯大人的意思。”
里德看向星族的族长,还有女妖族的蕾贝卡,剩下的那些异族领袖。
神圣守护者
“既然是贝尔坦斯大人的意思,那么……”女妖族的蕾贝卡,对大魔神贝尔坦斯,也有着骨子里的崇拜,道:“女妖族维持原状。”
“星族,目前不会有什么异动,我会跟着去浩漭看一看。”巴洛发话。
暗灵族,星族,女妖,银鳞族,翼族,还有不死鸟女皇,深渊巨蜥,这些能够决定天外局势的族群和强者,相继摆明了态度以后。
因深渊之门碎裂,人族出自深渊一事带来的巨大动荡和风波,被暂时地压住了。
天外的各方异族,没有立即和神魂宗撕破脸,还维持着脆弱的同盟。
他们选择观察和等待。
都想知道接下来,神魂宗的诸多神王,去了浩漭的世界以后,会和以韩邈远为首的宗门势力,发生什么样的冲突。
“大人,我们当然会坚定地与你同行。”
太虚低头轻喝。
天启以拳头抵住胸腔,朝着虞渊行礼,以行动表明态度。
安梓晴,格雷克,所有的血魔族九级魔神,因为和虞渊已有血脉上的极深牵连,更加不可能有异议。
剩下的,就是通天商会、星月宗、古荒宗这些,先前结盟神魂宗的人族势力。
星月宗的段奕生道:“我们想回去看看。”
鬼醫毒妾
石景儿犹豫了一下,也说:“我们要先弄清楚真相,然后再做决定。”
钟离大磐也是一样的看法。
“应该如此。”虞渊点头。
随后,他在他的那座宫殿,单独回见了妖神绿柳。
“我没有跌境。”
略显昏暗的殿堂内部,绿柳指着胸口心脏的部位,“我以萨尼亚告诉我的方法,在剥离了本源以后,从九级的血脉,重新晋升到了十级。我杀了萨尼亚后,以为会有袁离的力量,将我妖神的血脉遏制。”
“但并没有。”
绿柳感到很迷惑。
“我来看一下。”
虞渊的一截指头,落在绿柳的妖心,他意识和一束束血芒随之渗透,将绿柳的妖心照耀的秋毫毕现。
一条条血脉晶链,交织如天外银河,和水相关的法则秘术,在绿柳妖心内不断涌现,衍化着种种奇妙。
他血魂意识在绿柳妖心,如置身在九天银河深处,能清晰看到绿柳领悟的力量。
“不用看了。”
并没有太久,虞渊的血芒和意识纷纷收回。
“你一点问题都没,也没袁离留下的印记。他所告诉你的,去冲击妖神的方法,就是荒界那些兽神,最常用的突破之道,并没有特别之处。”
虞渊知道他担心什么,先安他的心,“袁离无法像对待荒神般,隔空附体你,夺舍你的妖躯,抹杀你的血脉印记。”
“可我失去本源后,明明跌境了啊!”绿柳轻喝。
“这是因为,你当初晋升妖神的方法,是被那股浩漭的本源推动着,才令你冲破了此方世界源血,对所有异兽、妖神的终极之血封禁。浩漭的本源,具备这样的力量,让你打破了那种,原本你破不掉的桎梏。”
“但是,从虞蛛跌阶以后,重新晋升为妖神的那一刻,源血对异兽、妖神的血之禁锢就破裂。”
“你剥离本源跌阶,是因为你第一次晋升妖神的方法,走的才是捷径。你第二次重返妖神行列,是因为血之封禁没了,你只是正常的晋升罢了。”
“所以,袁离并没有帮你什么,你也不欠他任何东西。”
……
浩漭之外。
嗖!
银亮的斩龙台,犹如一道流星划破幽暗星空,在一块寻常的陨石停下。
此地,虞渊以眼睛能看到蔚蓝色的球形浩漭,能看到附近的日月,连驻扎月亮上的各宗派楼宇,仔细凝神也能望见。
浩漭果然没了界壁的环绕,暗含几十种星河渣滓,有着各种属性气息的力量,直接就灌入到浩漭大地。
原来的许多植物已经死亡,适应不了没界壁的严苛环境。
然而,也有新的狰狞植物,似乎破开了地壳,顽强地冒出头。
在这种复杂而可怕的星河能量下,新生的植物,壮大着自己发生蜕变。
呼!呼呼!
闷骚的蝎子 小说
浩漭裂开的地表缝隙,不时有星空异能涌入其中,不久又被喷涌而出。
久别重逢、裸裎相见
在外域星空,借助斩龙台的力量,默默观察了一阵子的虞渊,觉得浩漭仿佛在呼吸一般。
它吸入外界灌入的星空异能,而呼出的力量,竟然……透着狂暴和混乱。
竟隐隐有着深渊气息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