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這妹妹能處,說造反她真造反 愛下-20.淺撕一下讀書

這妹妹能處,說造反她真造反
小說推薦這妹妹能處,說造反她真造反这妹妹能处,说造反她真造反
这话听着好听,但着实是在戳李霜姒的肺管子——原因倒也简单,她那夫君的官运,皆是托了她这好妹妹的福呢。
李霜姒最不乐意别人提起自己的婆家,闻言刚想嘲讽几句,商少言却也不给她这个机会,而是转向了李霜妍,关切道:“几日不见三娘,三娘倒是瘦了,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还是同二殿下闹矛盾啦?不是我说你,二殿下那般好的郎君,身边莺莺燕燕多些是正常的,你可别往心里去。”
李霜妍:“……”
她气得脸都有些扭曲,因为前些日子,她是听皇后姑母说二皇子纳了个扬州瘦马入府,当时她便气冲冲地想去找二皇子理论,却被皇后打了一巴掌。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因为昭贵妃恰好路过,而后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叫她被向来疼她的皇帝姑父给当众训斥了。
李霜姒见妹妹受了委屈,当即心里一阵快意,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话里有话:“二娘,你同阿叶解了婚约,我心下是难受的。不过好在咱们关系并未受到牵连,往后阿叶同三公主成了亲,你也莫要介怀才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呀。”
李霜妍也附和道:“是这个理。”
然后两人紧盯着商少言,就等着她露出不堪的情绪。
却没想到,商少言听了这话当即笑靥如花,看得人目眩神迷:“我自是不会介怀……我还怕李家姐姐们同我生疏了!如此甚好!陆郎君,快过来呀——方才不敢叫你见姐姐们,怕她们生气,现下可是说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李霜姒、李霜妍:“……?”
然后她们就见了鬼似的看见一个容貌极盛、气质绝佳的白衣郎君缓步走来,手里拿着一个汤婆子,淡淡地冲着她们点点头。
而后,那极好看的郎君不再看一眼她们二人,转头看向商少言,笑着将手里的汤婆子温柔地塞进商少言手里,嗔怪道:“同你说了多少回,天气寒凉,要注意保暖。”
李霜姒第一个反应过来——商少言这个小苟日的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神魂至尊 小說
她当即皱紧了眉头,怒斥道:“商少言!你、你不守女德!”
商少言闻言很是不解,她眨眨眼,有些吃惊:“好姐姐,这话可别乱说呀。女德是前朝才有的东西,你这是在做什么?”
雙重戀愛
李霜姒被这话噎住了,确实,女德是前朝才盛行的,南陈早就废了女德这类东西,但是世家教养女儿仍会用这套方子,历代皇帝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 什麼 都 不 知道
商少言不等她说话,接着不满道:“李姐姐,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别指着我的陆郎君。”
李霜姒这才发现自个儿的手指一直颤抖着指向那俊美郎君,当即羞恼地放下来,对着乔修玉道:“你可知,你捡的是谁不要的女郎?商少言是我承恩公府世子的前未婚妻!”
乔修玉看了一眼李霜姒,而后笑着握住商少言的手:“我竟不知,你的名字这般好听。”
商少言挑眉笑了:“你惯是嘴甜。”
见着这对狗男女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李霜姒、李霜妍简直气坏了——这商少言真是反了天了!
“你等着,我要告诉姑母!”李霜妍气得直跺脚,“你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商少言拉下脸,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乔修玉抢了话头:“跺脚的动作娇嫩,你如今几岁了?”
李霜妍:“……”
她险些气得哭出来。
商少言毫不留情地笑出了声,而后斜了一眼乔修玉:“你听见了没,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还得罪了承恩公府,怎么还敢帮我说话?”
乔修玉温柔笑着,替商少言将垂下的鬓发挽到耳后:“我不听她们的,我只知道你是世间最可爱的女郎。”
商少言这才高兴了许多,在看向李霜妍的时候,眼神一冷:“李三娘,且不提我和你承恩公府已经退了亲,你管不着我。单凭我是县主,你见我得行礼;我阿兄是公爷,和你爹平级。再者,我阿兄说了,我乐意嫁人就嫁人,不乐意他养我一辈子,我想找几个郎君哄我开心就找几个郎君哄我开心。”
李霜妍气得浑身发抖,恶狠狠地瞪着商少言,愤怒中竟生出了一丝妒忌——凭什么商少言命这么好?
凭什么她可以随心所欲?
李霜姒见自己的妹妹立不住了,当即站出来,指着商少言想骂几句,却发现好话歹话都让商少言说完了:“你欺人太甚!这事儿没完,我明日便进宫求见姑母!”